辛修祿:觀神韻藝術團演出感言

中國知名藝術家辛修祿2017年2月5日在佛州奧蘭多觀看了神韻演出。(新唐人電視台)
2017/04/14

【大紀元2017年04月14日訊】當從報紙的廣告中得知,神韻藝術團2017年2月5日晚要在佛羅里達州的菲利普斯博士藝術中心演出一場綜合音樂舞蹈於一台的晚會,曾觀賞過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筆者興奮之極,特意從紐約乘飛機提前一天到達佛州,專程觀賞心儀已久的這台晚會。

晚會一開場,第一個節目,就使我身心受到了強烈震撼。在著名指揮家高原先生神奇的指揮棒下,交響樂的氣勢直通天庭,這不俗之樂只有D.F.先生運神筆才能創作出來。這首開場的神曲由淨弦配器,加上陳永佳的編舞,頃刻讓人感受到神性注入心田,奠定了全場晚會傳達「真與善」的正面能量基調。

樂曲由D大調率先展開,如果我沒聽錯的話,在進行中間轉到了G大調,又推向一個新高潮。曾多年擔任北京中央民族樂團樂隊副首席、中國遠洋文工團樂隊首席樂手的我,對於指揮的動作是非常敏感。高原先生灑脫豪放、準確到位的指揮動作,對全曲啟承轉合巧妙靈動的安排,必然能調動起每一個樂手神性的默契配合。

全場晚會的音樂常有以小號為主奏的弦律,那鏗鏘有力、抑揚頓挫的五聲音階為主架的旋律,對於小號演奏者來說,難度是極大的。可小號演奏者遊刃有餘,毫無負擔地流暢奏出了民族之聲、西洋之韻,對觀眾們真是極大的享受。

一個又一個令人目不暇接的節目,一氣呵成地展開。從《漢麗舞長袖》《戲秀彝山》《黃花仙秀》《藏鼓豪情》《仙蓮》,到《頂碗舞》《洞天方一時,地上幾十年》《傘舞》《畫中仙》《絹花飛舞》,眾多舞蹈既是現代的,又是民族傳統的,無疑展現了中華各民族相融相合的宏偉畫卷,內心不由地讚歎,我們中華的先民們給我們炎黃子民留下了多麼豐富的文化寶藏,而對這一寶藏的開掘和發揚光大,正是神韻藝術家們的偉業。

蒙族頂碗女子颯利的抖肩,彝族少女揮動五彩裙裾……舞蹈家們優雅質樸的形體語言真是美極啦。特別使我感到神奇的是鐵扇公主的舞蹈動作,借鑑了中國京劇武旦獨有的「打出手」,設計的巧,表演的美,簡直令人歎為觀止。

小舞劇《善與惡》,有人說是政治宣傳,我說非也。關漢卿的《竇娥冤》,杜甫的《三吏》《三別》,近代程硯秋先生的《荒山淚》等等,正是歷代藝術家基於良心善心而必會表現出的「人民性」,人民性的作品是永葆青春的。

全場最令我激動感佩的兩位著名歌唱家關貴敏、姜敏的獨唱,真是令人繞梁三月不知肉味。關貴敏先生從年輕時就是享譽中華大地的著名歌唱家,如今73歲高齡了,竟然輕而易舉地將高音飆到了「High A」的高度。在大陸,我就是關貴敏先生的鐵粉絲,經常追隨他到演出的劇場,欣賞他的演唱藝術。他當時是中國大陸極少有的能唱到「High E」高度的男高音歌唱家。特別使我讚佩的是他雖功成名就,加入神韻藝術團後仍然又學習實踐了失傳的發聲法並取得了成功。

恰如國畫大師齊白石先生的「衰年變法」——六十高齡又改變畫法、畫風,留下令人嘖嘖稱讚的藝壇佳話。關先生在藝術領域的不懈追求與齊白石先生一樣,在藝術史上會大書特書一筆的。姜敏女士那圓潤的歌喉,通透的胸腔、口腔、鼻腔、頭腔共鳴,真是絕妙無比。

還有那令我難忘的二胡獨奏,樂曲雖短,卻似在我們面前建造了一座小巧的「流動的建築」,特別是她在演奏中自然地轉了一個下屬調性,使我似乎看到這精美的神屋又躍然上了一個二層小樓。我這個曾就讀中央音樂學院民族器樂系二胡專業的學生,又多了個小老師,欣慰之餘,不由讚歎;長江後浪波濤湧,浪淘盡,前朝風流人物。

全場最令大家驚歎的是用聲光電高科技手段使天幕上與舞台上的人物無縫對接,沒有神性的指點,凡人怎能做到?總之神韻,神韻,就是一個字:「神」!#

(本文作者辛修祿,為中國知名藝術家,曾任中央民族樂團樂隊副首席、中國遠洋文工團樂隊首席。)

責任編輯:張憲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