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1)

作者:胡慧嫚

《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人氣: 2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老闆眼中的大紅人石敏,在公司一向就以刻薄出名。平常總是不斷透過身邊的狐群狗黨放話造謠,傷害那些具威脅性或是不跟她結盟的同事,然後創造自己得利的機會。看到聰明的敵手,就造謠對方城府深、會算計人;長得美的,就暗諷她靠身體升官;有個性的,就說他太自我很難搞;會反擊的,就暗指他不合群、尖酸刻薄。很多人都被她傷得遍體鱗傷,但試圖反擊的人往往受傷更重,對石敏卻未必有太大影響。

這是一股職場惡勢力!大家都知道,但受害的人還是一籌莫展,人心惶惶。

最近升官之後,石敏更是變本加厲。

更慘的是,這次她似乎盯上了艾莉。

才一回到座位,艾莉就看到桌上四、 五張便利貼都是石敏急如星火的留言,手機和電腦上也同步出現措辭嚴厲的要求和指令。艾莉知道這次不妙了,可是想破頭也想不到自己是哪裡出了狀況啊!低頭站在石敏面前,莫名其妙地被狂罵一陣,艾莉才搞清楚原來石敏打算拿自己當替罪羔羊,把她捅出的婁子安個罪名賴在艾莉經手過的文件上。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惡的人啊!」憤怒、害怕、厭惡,所有強烈的負面情緒一湧而上,所有難聽的詛咒也已經衝到口邊。

氣到發抖的艾莉覺察到自己的憤怒,可是這段時間以來蘇青帶領她做的練習,讓她不再直接掉入舊的「立即反應模式」裡。

「靜下心來,深呼吸。」蘇青的話語在腦海中出現。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把胸口的憤怒和煩悶一點一點吐出來。原本胸口高漲的情緒逐漸成功降溫了下來,艾莉感覺到自己的內在也穩定了一些。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艾莉在心底默念著這句祕訣心法:「看看自己、看看他人、看看所處的情境。」跟隨著這個內心練習,她開始更全面也更清楚地掃描當下的局面……

石敏的嘴臉是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情。

「怎麼樣?我賴到妳身上又如何?也不看看誰的後台硬?最好妳委屈大哭或者大發脾氣,大家就會覺得妳怎麼又歇斯底里?像個小孩一樣一點都不成熟!」

這個「看見」提醒了艾莉,除了感受到自己的生氣和委屈外,此刻真實的狀況就是屈居劣勢,而且眼前正是一個由石敏挖好的洞等著她跳下去。她再快速地掃描一旁幾位相關主管,幾個跟石敏同黨派的看來也不懷善意,有些居中派的更是一副事不關己,希望事情早早落幕的旁觀看戲心態。

但她也看見了一兩雙關心的眼神,「我並不是完全孤立的啊,只是顯然這次是注定要吃虧了!現在我最該做的事就是保護好自己,盡量讓自己的傷害減到最低,而且要快刀斬亂麻!」

看清楚全局後,艾莉意識到「表達客觀事實並加上柔軟的姿態」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也看見石敏要的就是宣示權力。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開始穩定陳述自己接手這項企畫案時,各部門合作的混亂狀況,繼而話鋒一轉:「不過身為參與其中的一分子,我也要為整個方案的不夠周延致歉,這是很寶貴的經驗,讓我學習很多,接下來我會盡力將它完善收尾。」

艾莉注意到石敏的眼神有了變化,原本的輕蔑和指責開始變得謹慎。

石敏顯然訝異著艾莉不再像以往一樣,一被刺激,就像被按到開關似的委屈或生氣哭泣。這次她竟然表現得如此穩定又柔軟,既巧妙說明了接手時的混亂,又柔軟地承擔責任認錯,甚至還更進一步表達會藉此學習並提升自己的成熟與積極。

艾莉的改變與穩定的反應瞬間讓石敏接不了招,原本囂張跋扈的氣燄也隨之減弱。看到自己的目的已達到,而且幾位主管也開始幫腔,石敏知道這時不是趕盡殺絕的時刻。「好吧,雖然這個案子現在看來一團亂,還好還有點時間,妳也有所檢討,那就繼續交給妳吧!」

這事就在石敏的幾句酸言酸語裡平息落幕了。

回到座位上,大戰一場後渾身乏力的艾莉虛脫地深吐了口氣。友善的王經理經過時,小聲地鼓勵:

「了不起,妳撐過去了。」

接下了她的讚賞眼神,艾莉心底感到一份暖意。儘管覺察到此刻的自己疲憊不堪,心中對於石敏的惡劣與人事的複雜也感到憤怒與無力,但同時,艾莉也為自己的表現感到訝異和震撼。

「妳看,妳是可以的!」

艾莉不禁在心底為自己感到一絲感動和欣賞。

同時,她心裡也浮現了另一句話:

「改變永遠是可能的!」

她還清楚地記得,蘇青跟她說這句話時,臉上的神情是如此輕鬆、平和、愉悅,而且無比堅定……◇(待續)

--節錄自《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胡慧嫚

經歷:

* 《ELLE》(台北)雜誌總編輯

* 《心理月刊 Psychologies》(北京)雜誌執行主編

* 國際薩提爾(Satir)學派認證合格心理諮商師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我們邁入六十歲,我注意到一個變化。首先,他似乎更敞開而樂意交談。然後,隨著歲月流逝,他變得幾乎渴望對我訴說過去的恐懼。
  •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 外星人的現象是個嚴肅的議題,特別是對今天的人類社會而言。這個嚴肅性,已經不僅僅在於考究有無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於認識外星人對人類社會的龐大影響,以及它們對人類的真正企圖。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書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統的告訴讀者外星人來地球的歷史脈絡、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陸續發現的相關證據,以及近來出現對外星人指證歷歷的「高級」證人。
  • 若要介紹臺灣,就必須先從臺北捷運的廣播說起。臺北捷運在廣播站名時會以不同的語言重複四次。以「永春」為例,會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順序廣播,依序是國語(北京話)、臺語(閩南語)、客語、英語。若在鄉下搭公車,最後廣播的有時不是英語,而是當地原住民的語言。
  • 我問時間和地點(我的手機被他們拿去關機了),得到的回答是十一點多,車在河北。
  •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 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蒼白,需要切切實實的求生知識和本領;而我面臨的僅僅是一個真實冒險的開始。這一天我們在暴雪裡,騎行了十小時才到達營地,超過預計時間六小時以上⋯⋯
  • 讀美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念頭,她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綠色拱門的盡頭。 視線範圍內瞬間變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習慣強光。 然後,讀美瞠目結舌。
  • 認識莎拉的人們去書店,都只是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鎮上的其他鎮民或是附近區域的住民大多是一頭霧水。怎麼會這樣呢?突然就出現一個遊客,還有一家書店?他們需要很多不一樣的店鋪,但怎麼會有人選擇開書店?為什麼要大老遠從瑞典跑來開書店?
  • 余松坡覺得氣象部門的措詞太矜持,但凡有點科學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夠用的。能見度能超過五十?他才跳幾下我就看不見了。他對著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噴嚏,除了清新的氧氣味兒找不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學家做了實驗,小白鼠吸了一禮拜的霾,紅潤潤的小肺都變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