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女人的呐喊──打了誰的臉

709家屬合照,支持自己的丈夫。(汪艷芳推特圖片)

人氣: 11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18日訊】709律師案到現在為止,仍有王全璋、李和平、江天勇律師沒有得到律師和家人的會見,甚至江天勇現在身在何處,他的家人仍不知道。同樣是709律師案家屬的勾洪國的妻子樊麗麗,看到了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的柔弱與執著、李和平妻子王峭嶺的堅強與悲憤,還看到了他們孩子的可愛與不該背負的沉重,寫下了《一個女人的吶喊──打了誰的臉》。

以下是原文:

一聲「全璋啊!你快回來吧!」包含了一個女人多少的辛酸與淚水。

李文足,王全璋律師的妻子,一個柔弱漂亮的女人,卻不得不離開她的梳妝台上街去打流氓。

他們4歲的兒子小泉泉,已經快兩年沒有見到爸爸了,照顧頑皮的小泉泉,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頑皮的天性也讓他比別的小朋友更容易受傷。

用花瓣製成的「709」。(李文足推特)

一年前,文足在我家陪伴當時情緒低落的我,適逢「有關部門」又在那個時間,因為709案去找遍了她的七大姑八大姨抹黑他們夫妻倆。情緒憤懣的文足,又碰上孩子不小心磕傷了下巴,後來足足縫了十針。堅強的孩子還安慰媽媽說不疼,在去醫院的路上就睡著了。到醫院後醫生抱走了泉泉,文足哭成了淚人,蜷縮在角落裡,自責與無助包裹著她,使她更加瘦弱,凌晨兩點的醫院又頻添了幾分悲涼。

去年,拜「相關人員」所賜,泉泉成了石景山幼兒園的「名人」,他的名氣大到沒有幼兒園敢接收他。所以,至今他跟著媽媽四處「漂泊」。

王全璋兒子 李和平女兒
「709被株連不能上學的李和平的女兒和王全璋的兒子,扮演公主和勇士打敗了怪獸。」(李文足推特)

同樣遭遇的還有李和平律師的女兒小佳美。從沒見王峭嶺哭過,堅強的她,在聽說女兒上不了心儀已久的學校時,憤恨和悲傷席捲了她,任憑眼淚肆意地流淌。

八個月後再次相遇,泉泉和佳美在家自學,陪伴他們的還有一隻叫小黑的狗狗。他們都長大了不少,比以前更懂事了,也更讓人心疼了。小泉泉半夜跑到我的房間,哭喊著說:「阿姨,我想媽媽!」我抱著他,很快又睡著了。這個孩子明顯有了與他的年紀不相符的沉重。

李文足兒子 王峭嶺女兒
倆孩子以狗狗會友,在小區交了不少的新朋友。(李文足推特)

對於父親,或許孩子的印象已經模糊了,文足卻一刻也忘不了全璋所受的苦。而這個家的痛苦和磨難,就只因為王全璋是個人權律師。有消息稱,他們遭遇了非人的折磨和酷刑。

當江律師說起他被酷刑時,哭得像個孩子,那種生不如死的絕望,不是親身經歷是體會不了的。

李文足與兒子。(李文足推特)
「泉泉一本正經皺眉頭思考冰淇淋大計的樣子,也像極了時常愁苦的老爹。」(李文足推特)

柔弱的女人被逼上了街頭,為丈夫吶喊奔走,總被逼遷的她們拖兒帶女總在搬家,失去了安逸卻依然倔強。在今天的盛世中國,現行法律保護不了她們的自由和權利,卻成為迫害她們的工具,這如此的恥辱打了誰的臉?

一個為別人爭取法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的人,卻因此失去了保護妻兒的權利。在媒體和各種社交網絡還在大肆抹黑監獄裡的王全璋時,他卻被提名荷蘭人權捍衛者鬱金香獎──這又是誰打了誰的臉??

709家屬樊麗麗

2017年4月13日夜於承德

「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23個省份的319名大陸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

責任編輯:蕭律生

評論
2017-04-18 8: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