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中共迫害的企業家系列】

林輝:全聚德傳人文革餵豬 烤鴨店牌匾被摘

發生在全聚德身上的荒唐事,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一個時代的荒唐,也是遭到中共迫害的私人企業和企業家的縮影。(網絡圖片)

發生在全聚德身上的荒唐事,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一個時代的荒唐,也是遭到中共迫害的私人企業和企業家的縮影。(網絡圖片)

人氣: 1087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4月19日訊】說到北京美食,老字號「全聚德」烤鴨店一定是名列其中,其烤鴨也是很多外國人到中國後必吃的美食。史載,它是清朝時河北人楊全仁(1822-1890)創辦的。據說,楊全仁剛到北京時,在前門肉市街做生雞鴨買賣。隨著生意日漸紅火,遂在1864年盤下了肉市街一家瀕臨倒閉的乾果店「德聚全」,立新字號為「全聚德」,開始經營烤鴨和烤爐肉。

全聚德」的含義

為什麼叫「全聚德」呢?據說楊全仁曾請來一位風水先生給店鋪看風水,風水先生告訴他:「此處形似一座八抬大轎,是塊寶地。『德聚全』揹運而沖了寶氣,如今需将字號顛倒過來,日後必定時來運轉,生意發達!」「全聚德」有三個含義:全而無缺,聚而不散,仁德為先,與「楊全仁」相合。

不過,很多人都注意到,「全聚德」牌匾上的「德」字少了一橫。原來早在一千多年前,「德」就像破音字一樣,可以有一橫,也可以沒有橫。比如現立於北京國子監孔廟的清朝康熙皇帝禦書《大學碑》中的「德」字就沒有一橫。又比如生活在與全聚德創立同期的清代畫家鄭板橋本人書寫的「德」字,也是有的帶一橫,有的不帶一橫。

但還有一種說法是,楊掌櫃創業時,一共雇了13個夥計,加上自己是14個人。為了讓大家同心協力,就有意把牌匾上原本要用15筆寫成的「德」字有意少寫了一筆,表示大家心上不能橫一把刀。

無論是哪種說法,反正在楊全仁的認真經營下,全聚德一天天發展起來,由一個普通的烤爐鋪發展成為一個以掛爐烤鴨為特色、兼有各式炒菜的名副其實的餐館。

全聚德的烤鴨之所以好吃,除了工藝外,還在於其鴨子肉沒有腥味,據說其有專門的養鴨場。此外,全聚德的就餐環境和服務也非常好,早先還曾有外賣,並有「準時」、「不誤」的服務承諾。

除了普通人喜歡吃全聚德的烤鴨,很多名人也都喜歡吃,如《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曾調侃說,有誰想看我的《紅樓夢》並不難,只要他用南酒和烤鴨來招待我就可以。

第四代傳人楊福來

從楊全仁開始,傳到第四代傳人楊福來時,楊家已發展成為一個一百多口人的大家族。家族秉承「以德為本」祖訓,雖沒有做大官的,但也沒有一個吃喝嫖賭抽和敗家子的。

楊福來初中畢業後,先是在日本人開的銀號積昌銀號做學徒,因為他為人本分,踏實肯幹,頗得銀號經理賞識。彼時掌管全聚德的是楊福來的叔叔楊魁耀。在楊魁耀突然得了腦血栓後,楊福來出任全聚德的經理。

此時的全聚德同其他商家一樣,因國共內戰,經濟蕭條,物價飛漲,經營上陷入困境,甚至瀕臨破產。楊福來的妻子普崇芬回憶說,自楊福來當了經理後,便把全部心血都投入了老店,為了給夥計開工資,他寧願自己不拿一分錢,最後還把家裡的自行車推到了信託商店,把普崇芬的嫁妝、首飾也賣了,以做資金周轉。

然而,直到1952年,全聚德烤鴨店仍處於嚴重虧損狀態,楊福來被迫決定停業,變賣全部資產。此時,中共推行了所謂的公私合營,強行將私人企業改為國營企業。全聚德也沒有例外,北京市政府派原信託公司經理劉化龍任全聚德經理,楊福來則任副經理,全聚德烤鴨店得以繼續存在,並成為中共招待外賓的重要場所。

文革發生在全聚德的荒唐事

經歷了晚清、民國的全聚德烤鴨店,在中共建政初期依舊保持著其以往的特色。不過,它最終沒有逃脫文革的狂濤。1966年,毛發動文革後,「破四舊」運動席捲全國,許多老字號牌匾被紅衛兵當作「封、資、修的黑貨」砸爛,全聚德也不例外。

當年8月19日晚上,北京幾所中學上千名紅衛兵闖進了全聚德烤鴨店。在紅衛兵的厲聲呵斥和煽動下,烤鴨店「革命職工」將掛在店門口已經70餘年的「全聚德」的牌匾摘了下來,換上了由紅衛兵事先寫好的「北京烤鴨店」的長條油漆大木牌。

紅衛兵們還走遍全聚德的餐廳、廚房、宿舍,把原來掛在店鋪裡的山水字畫全部撕毀,又推舉出10名紅衛兵作為烤鴨店的「治安員」、「服務員」、「毛澤東思想宣傳員」在店鋪留駐。

很快,留駐的紅衛兵到新華書店訂了100幅毛的畫像,在烤鴨店內四處張貼,毛的語錄也貼的到處都是。紅衛兵還帶領烤鴨店職工進行「政治學習」,讓他們認識到:「全聚德」三個字是資本家用勞動人民的血汗鑄成的,是剝削的象徵,因此要取消招牌。據說,在1968年底北京展覽館舉辦的「紅衛兵破四舊成果展覽會」上,全聚德的百年老匾也被展示出來。

而楊福來也被批鬥,並被下放到南苑的豬場餵豬。後來因不時有中共領導人帶外賓來全聚德吃烤鴨,而被「特赦」。

1973年,和平門全聚德烤鴨店改建,楊福來被調去搞基建,後又回到前門店,由於勞累過度,1982年他突發心肌梗塞,險些要命。其後再次病發,腦血栓造成偏癱,臥床十多年,1995年8月去世,享年73歲。

結語

文革結束後,全聚德在1980年正式恢復老字號名稱,並從故宮找回了百年牌匾,而楊福來去世後,他的二女兒宗滿接了父親的班,成為全聚德的第五代傳人。然而,發生在全聚德身上的荒唐事,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一個時代的荒唐,也是遭到中共迫害的私人企業和企業家的縮影。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4-19 11: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