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11)

《聖經.啓示錄》中的救世主

作者:壬靜思
凡.艾克兄弟的《根特祭壇畫—神秘的羔羊》(«Retable de l'Agneau Mystique»),作於1415年—1432年,整幅祭壇畫約343×440厘米,題材取自聖經《啟示錄》,表達了對神在末世時慈悲救度眾生的讚頌。畫中樹脂油多層罩染技法的出色運用與靜謐精細的寫實風格讓此畫成為油畫史上最為重要的傑作之一。(維基公共領域)

凡.艾克兄弟的《根特祭壇畫—神祕的羔羊》(«Retable de l’Agneau Mystique»),題材取自聖經《啟示錄》,表達了對神在末世時慈悲救度眾生的讚頌。(維基公共領域)

      人氣: 24830
【字號】    

《聖經.啓示錄》中描述了兩位「救世聖人」

《聖經.啓示錄》中描述了兩位「救世聖人」:「主神」和「羔羊」。

「主神」又稱「坐寶座的」、「父神」、「上帝」或「神」(God)。「羔羊」又稱「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神之子」、「人子」或「神之道」。

然而,在《聖經》中,「主神」有的稱謂和「羔羊」有的稱謂卻是一樣的,比如他們都自稱為「首先的,末後的」。

其實,《聖經.啓示錄》的第五章中,在「羔羊」從「坐寶座的」右手裡拿了用七印封嚴了的書卷時,描述到羔羊「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即「羔羊」具有的就是「神」(God,即主神)的靈,奉差遣往普天下。換句話說,「羔羊」就像是「主神」在不同時空的分體或顯像,從主神那裡來到了「普天下」,而他們卻具有同樣的「靈」,是一體的神。

《聖經.啓示錄》在第二十二章中,描述了創世主神在「將一切都更新了」之後,「聖城」中的一個景象:「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這時「神」和羔羊已經合為一體,坐同一寶座,成為「他」。

簡而言之,「羔羊」就是「主神」。

在《聖經.啓示錄》中,「羔羊」是大災難中的「救世主」,即希伯來語中的「彌賽亞」。「彌賽亞」與希臘語詞「基督」意思相同,直譯為「受膏者」。其實「基督」並不是基督教的專有詞彙──基督徒認為耶穌是「基督」,而猶太教徒仍然等待著「彌賽亞」的到來。

《聖經》有關於「基督」或「彌賽亞」於歷史末期再來救世的說法,而佛經有未來佛彌勒於末法時期再來救世的說法,道家經典《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關於末劫時期「木子弓口(真君),當復起焉(再來)」的說法。

從《聖經.啓示錄》中人類歷史重複的時空觀來看,「再來」的真實含義可能不是指同期歷史之內神的再來,而是相對於以前那期歷史,聖人從大災難中救世,在這期歷史的末期,聖人將「再來」從大災難中救世。

《聖經.啓示錄》中描述羔羊「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羔羊也說「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這可能是指在以前那期歷史結束時,為了使得當時的生命不遭到毀滅,而能夠在這期歷史真正大結局的時刻有機會得到真正的拯救,羔羊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換來了所有那些生命的延續;而且,在這期歷史的末期真正拯救生命時,羔羊再次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換得了那些最終獲得拯救的生命。

基督徒以「復活節」來紀念耶穌被釘死後第三天復活的神蹟。其實,神安排一個歷史事件可能不會只是一個孤立事件。因為如同序文所言,人類歷史就像是一場大戲,其中的所有安排都是為了大戲的最高潮作鋪墊。而所有中外預言都顯示,這場歷史大戲的最高潮是:大災難中,聖人出世,拯救世界。「復活節」可能是神在暗示世人關於聖人「再來」(復活)拯救世界的信息。

「復活節」和救世聖人的巧合

其實,如果將「復活節」在西方社會的一些特點同中國歷史預言中關於救世聖人的描述相比較,會發現一些驚人的巧合,比如:
(1)「復活節」Easter一詞的來源至今仍然是謎。East是東方,-er是表示人的後綴,所以Easter有「東方人」的意思。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出生於中國。
(2)「復活節」的主要象徵之一是復活節兔。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屬兔。
(3)「復活節」的主要標誌之一是百合花。在幾乎所有的主要西方語言中──包括歷史上對於西方語言影響最大的拉丁語和希臘語,以及使用人數最多的西方語言英語、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百合花的發音或拼寫都以「Li」開始。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姓李。(關於中國預言對於聖人描述的詳細解析請見《歷史預言中的「聖人」之解密》一文)
(4)「復活節」日期多在西元年曆的四月,黃曆的三月。《五公經》有關於聖人出世拯救世界時,展現神蹟,顯現於天空的描述:「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臺」,即聖人於某個辰年的辰月展現神蹟,拯救世界。「辰月」是農曆三月,可能就是那個「辰年」的「復活節」所處之月。還有其他巧合,恐怕不會盡是偶然。

《聖經.啓示錄》中的「聖人出世」及其後續事件

下面解析《聖經.啓示錄》中關於「聖人出世」,及其後續的「大審判」、「頭一次的復活」和「第二次的死」等事件的描述。

(1)聖人出世

《聖經.啓示錄》在第十九章尾描述了在大災難中,聖人「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即羔羊)出世,拯救世界:「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神之道。……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帶領「天上的眾軍」同「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爭戰,掃除了邪惡勢力,並將「那獸」和「假先知」(撒旦代表,或其在低層時空的表象)擒拿,「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

從上段提及的生命型態來看,這裡似乎描述了「聖人出世」這一事件在不同時空中都有顯現:既顯現於「那獸」和「假先知」所處的另外時空,也顯現於「地上的君王」所處的人類時空。

前文第三節分析了在一些中國的歷史預言中,也有對於「聖人出世」這一事件表現於人類時空的描述:比如,《推背圖》第四十四圖的讖文「日月麗天,群陰懾服」,《步虛大師預言》描述「相將玉兔漸東升(升於空中)」,以及《五公經》描述聖人「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臺」等,都是描述聖人出世,拯救世界時顯現於天空的神蹟。

從《聖經.啓示錄》接下來的事件描述來看,以上第十九章描述的「聖人出世」,其實是發生於「一千年」以前那期歷史的末期。(未完待續)@*

點閱【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系列文章。

**轉引本文請註明作者、出處,嚴禁抄襲或變更內容**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fotolia)
    《金陵塔碑文》預言全文的僅僅是二十世紀以後中國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金陵塔碑文》是在所有的中國歷史預言中,對於二十世紀以後的中國歷史描述最為詳細的預言,並且時到如今其所預言的準確程度達到百分之百。可以說,劉伯溫認為從二十世紀國共內戰開始至聖人救世,這段時期才是最接近和包含整個人類歷史大戲最終主題的歷史時期。
  • 「中國」是人類歷史大戲的最終關鍵時刻的舞台,其中有聖人出世救世,也將有大災難的淘洗。圖為故宮西北角的角樓與護城河。(Czzhermit/維基百科)
    世上擁有歷史預言最多的是中國,其中很多著名預言的準確程度令人驚歎。這可能有多個層面:中華神傳文化,自有其精深玄奧的內涵;再者,中國歷史上儒、釋、道三教輝映,許多修煉人具備了這樣的超常能力。此外,還有一個更為重大而隱密的原因……中國人有句俗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些著名預言都指向了一場人類即將上演的歷史大戲。
  • 美國彌賽亞學院大學生學煉法輪功。(明慧網)
    3月28日晚,悠揚的東方音樂在美國賓州彌賽亞學院(Messiah College)的課堂上響起。受大學教授帕特女士之邀,法輪功學員前來介紹法輪功。
  • 「一唱雄雞天下白」一句竟然一語成讖,同劉伯溫《金陵塔碑文》所預言的中共滅亡事件完全吻合,不僅預言了滅亡中共的人物,而且還預言了滅亡中共的時間。(大紀元合成圖)
    大漢天子漢武帝開闢絲綢之路,可謂是中國歷史上將中華文化遠揚萬邦的千古一帝。其後兩千年,毛澤東強行使外夷的「共產」異說入侵中華大地,將中華文化摧毀殆盡。這兩個對中華民族功罪截然不同的人物卻有一事相同:他們都在自己的詩文中預言了其各自朝代的取代者。
  • 推背圖第四十四象。(網絡圖片)
    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世界上不同地區的先哲都為後人留下了一些預言。幾乎所有的中外預言都預言到人類歷史上將會出現一位來自東方的救世聖人。尤其是中國歷史上的預言,對於此救世聖人從許多的角度,給予了相當細緻的描述,並且各種描述高度吻合。似乎留下這些預言的先哲們,在無法洩露天機的情況下,費盡了心思,想盡了辦法,希望後人能夠破解一點天機,得到關於這位聖人的信息。他們用心良苦這樣做,恐怕有難言之隱,原因重大‭。
  • 美好的傳說世代頌唱 彌賽亞是久遠的盼望 真正的救主何日降臨 萬年的等待艱辛漫長
  • 凡塵族裔眾,末世迷物新。信神漸淡薄,縱慾失天真。 魔蠱謊言惑,危像亂紛紛。死海顯古卷,傳世神諭聞。
  • 甘肅拉卜楞寺是藏傳佛教宗主寺之一,拉卜楞寺中未來佛彌勒造像為彌勒大佛半蹲半起的鎏金銅像,諭示彌勒佛已起身離座,帶著法輪來到人間救度世人。(新紀元資料室)
    《聖經》預言,在人類的最後時刻,以色列復國之後,救世主彌賽亞將來到人間;而東方的佛經也稱,在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未來佛彌勒已下世普渡眾生。現在,所有預言中的事已相繼出現,東西方的救世主是否已來到我們的身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