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12)

《聖經.啓示錄》第一次「大審判」「頭一次復活」

作者:壬靜思
1880年英國出版的《聖經‧啟示錄》封面。(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1880年英國出版的《聖經‧啟示錄》封面。(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人氣: 3589
【字號】    

《聖經.啓示錄》的第一次「大審判」和「頭一次復活」

回顧過去的歷史)《聖經.啓示錄》第十九章描述了「聖人出世」,掃除了邪惡勢力。接下來在第二十章中描述了撒旦被神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但是「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後必須暫時釋放他」。)

然後,《聖經.啓示錄》描述了第一次的「大審判」:「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這第一次的「大審判」似乎不是由主神主持,而是由被主神賜予「審判的權柄」的幾位神主持。

在第一次的「大審判」後,有了「頭一次復活」:

第二十章:「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的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是頭一次的復活。其餘的死人還沒有復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

這段描述跨越了相隔「一千年」的兩個歷史時期。如前所述,「一千年」是指神所處時空的一千年,對於人類時空來說可能是個比較久遠的時間。

「那些因為給耶穌作的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從字面上分析,這是指兩次被斬的聖徒的靈魂——在「一千年」前的那期歷史中,聖徒們在生命輪迴中經歷了兩次殉道的魔難:第一次是在那期歷史的前期「給耶穌作的見證」,即為堅持信仰耶穌所傳之法而被斬;而第二次是在那期歷史的末期「為神之道」,即為堅持信仰羔羊所傳之法(「神之道」)而再次被斬。

《聖經.啓示錄》中所描述的「耶穌作的見證」(the testimony of Jesus)其實是指耶穌所傳之法,而「神之道」(the word of God)是指羔羊所傳之法,直譯為「主神的法(話)」。他們傳法是在(同一期)歷史中的兩個不同的時期——耶穌傳法是對應歷史上「約翰」所處時代之前,即歷史的前期,而羔羊傳法則是在《聖經.啓示錄》所描述的歷史的末期。

歷史上的不同宗教門派和學者在是否耶穌就是羔羊的問題上爭議不休。其實無論答案是什麼,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聖經.啓示錄》中是將耶穌所傳之法(the testimony of Jesus)和羔羊所傳之法(the word of God)嚴格區分開的,即耶穌和羔羊所傳的是不同的歷史時期的不同的法。

前文曾經分析了「如今沒有」赤色獸,即赤色獸(撒旦代表,或其在低層時空的表象)並沒有出現於歷史上「約翰」所處的迫害基督徒的時代。那麼,《聖經.啓示錄》全篇所圍繞的在歷史的末期,撒旦及其獸迷惑世人、迫害殺戮,種種事情,其實完全是針對羔羊傳授「神之道」和堅持信仰「神之道」的聖徒。

《聖經.啓示錄》在第六章描述羔羊揭開第五印的時候,其實也明示了在歷史的末期,撒旦及其獸進行迫害殺戮所針對的對象:「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 I saw under the altar the souls of them that were slain for the word of God, and for the testimony which they held……)。這裡「見證」——英語為testimony或witness,原指當眾所作的證言,這裡可能是指與主神所簽訂的誓約。也就是說,這些「被殺之人」是為堅持信仰「神之道」,並且為兌現自己與主神所簽訂的誓約而被殺的聖徒。

在第一次的「大審判」後,那些兩次殉道的聖徒,「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即他們的「靈魂」在第一次「大審判」後有了「頭一次的復活」——這「頭一次的復活」是指在以前那期歷史終結之後,這些生命能夠跨越歷史,在之後的「一千年」歷史中繼續在人世間輪迴,轉生成人。

「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是指在之後「一千年」的反復輪迴過程中,「基督」(彌賽亞或救世主,即羔羊,也就是創世主神)帶領那些「頭一次復活」的生命,成為人類歷史和文化的各方領袖人物(「作王」)。

而在以前那期歷史中的「其餘的死人」則沒有在那期歷史終結後的「一千年」中「復活」(在人世間輪迴,轉生成人)的機會——這是因為他們是在以前那期歷史末期大災難中被淘汰殆盡的不信者和惡人。然而,他們卻會在「一千年」後的這一期歷史中「復活」。

為什麼「其餘的死人」能夠在「一千年」後的這一期歷史中「復活」呢?本文將在後面解析「大災難」發生的原因時給予探討。

這「頭一次的復活」還揭示了一個重要事實,就是在以前那期歷史中的聖徒,時至如今仍然在人世間輪迴,等待這期歷史大結局的時刻創世主神的「再來」,得到最終真正的拯救。

其實,從各種相關的中外預言來看,以前那期歷史似乎只是為這期歷史安排的一場預演,而這期歷史才是真正的大結局。

(未完待續)@*#

點閱【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系列文章。

**轉引本文請註明作者、出處,嚴禁抄襲或變更內容**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大清洗時期,史達林舉行過三次舉世矚目的「莫斯科大審判」。
  • 對於現代和未來,大部分中國預言都講到了中共的興衰,講到中共就已經接近預言的最後部分了。許多預言預測中共會在二十一世紀初走向毀滅。(網絡圖片)
    中國預言大多是按時間順序講的,因此歷史上的事就比較容易對號入座。對於現代和未來,大部分中國預言都講到了中共的興衰,講到中共就已經接近預言的最後部分了。許多預言預測中共會在二十一世紀初走向毀滅。
  • 最先進的科學,無法準確預測未來幾天的天氣變化;最神奇的預言,卻跨越時空預示千百年來的人類歷史!
    或許人類的歷史真的太漫長,太漫長了!我們知道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有一半,也就是前二千多年,是我們現代人 「不清楚」的,之所以用所謂的「不清楚」來形容,其實意味著我們是知道的,卻漸漸不相信了;另一層意思包含著相對於人的記憶已經遙遠了、淡薄了,一切似乎與現在無關,封塵在記憶的深層裏。五千年以前,我們不知道年代,那更是一段遙遠的歲月……
  • 日前,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報導了這樣一則新聞:廣東省江門市中心醫院心臟移植科值班醫生在12月21日兩次接到海外法輪功學員打來的電話時,公開叫囂:「做了(活摘法輪功器官)又怎樣?是法輪功的,又怎樣?」「我們做的多的是,你可能還沒調查清楚,那太多了。」「數不勝數。」該值班醫生還威脅道:「你敢來,我就把你殺了,我把你殺了,我看你是上天堂還說下地獄。」無疑,這名醫生不僅是人性全無,而且透露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迄今仍未停止!而這樣的罪惡顯然不止在大陸這一家醫院,不止這一人。
  • 紐倫堡審判中,助紂為虐的納粹戰犯在聽審。(維基百科)
    特勒之路是一條排神的路,他腐蝕了德國最優秀的人才,為其邪惡目的所用:他利用了德國人民的忠誠,將他們拖向了無盡無望的戰爭深淵;他利用了德意志民族中最有創意的頭腦,設計了大規模殺人機器;他利用了德國年輕人的勇敢,命令他們到戰場上送死;他將德意志精神的高貴,用邪惡的迫害來玷污。
  • 紐倫堡審判臺上的納粹德國被告:(前排左起)空軍總司令、「蓋世太保」首長戈林(Goering),奧斯威辛集中營指揮官赫斯(Hoess),外交部長雷賓特洛甫(Ribbentrop),德軍最高統帥部總長凱特爾(Keitel),親衛隊受審的最高負責人卡爾滕布倫納(Kaltenbrunner),納粹黨內思想與媒體領袖羅森堡(Rosenberg),波蘭佔領區總督弗蘭克(Frank),第三帝國內政部長弗里克(Frick),希特勒青年團領導人、納粹極端反猶刊物發行人尤利烏斯·施特萊徹(Streicher),經濟學家、經濟部部長、政府新聞總署和宣傳部負責人、國家銀行總裁馮克(Funk),央行行長和經濟部長沙赫特博士(Schacht);(後排左起)海軍元帥鄧尼茨(Dönitz),海軍元帥雷得爾(Raeder),納粹黨青年組織希特勒青年團負責人席拉赫(Schirach),一級上將、國防軍最高統帥部作戰部長約得爾(Jodl),曾任德國副總理(Papen),德佔荷蘭總督賽斯·英誇特(Seyss-inquart),裝備部長及帝國經濟領導人斯佩爾(Speer),曾任納粹德國外交部長妞拉特(Neurath),宣傳部國內新聞司司長弗里切(Fritzsche)(圖片來源:《對暴政的審判(Tyranny on Trial)》
    然希特勒的死並未終結暴政或專制,但通過紐倫堡審判,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不可一世的統治者在法律面前低頭認罪。從此,將不會有任何國家、或任何國家的任何元首,可以完全逍遙法外。
  • 本圖為紐倫堡法庭一景。1945年到1949年間,在德國紐倫堡對納粹的諸多戰犯共進行了12次公開的大型審判,首次出現了「危害人類罪」和「反人道罪」兩項罪名。包括納粹外交部長、元帥在內的19名戰犯被分別判處絞刑、無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納粹魁首集團、秘密警察、黨衛隊被宣判為犯罪組織。(圖片取自《對暴政的審判》一書)
    看70年前著名的德國紐倫堡審判,謹擷取其中的片片浪花,將歷史和現實比肩對照,同時省問我們的內心:我們的眼睛是否足夠明亮,我們的正氣是否足夠浩蕩,我們的信念是否足夠堅強,該如何從內心去尋找我們天性中善良的一面?
  • 前美國智庫研究員、著名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 表示,他想對那些勇敢站出來起訴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說,「你們真了不起!」他還認為,迫害法輪功不是江澤民一人之力,整個共產黨體制應該受到人類的審判。(大紀元資料室)
    一個月以來,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迅速掀起了控告江澤民的浪潮。跟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的消息,從今年5月底到6月11日兩週內,至少3,946名大陸法輪功學員、家人以及因迫害流亡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向中共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控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
  • 隨著習陣營對江澤民集團的全面圍剿,江派勢力江河日下;而近日中國大陸此起彼伏的向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起訴江澤民的熱潮,更是在向人們昭示著:迫害法輪功的元凶、貪污腐敗的「總頭目」江澤民被送上法庭的日子並不遙遠,未來北京進行一場聲勢浩大的審判並非只是傳說。
  • 2014年5月14日,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聯合國廣場集會,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戴兵/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朱江紐約報導)5月14日下午,來自世界各地50多個國家、200多個地區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大樓對面的哈瑪紹廣場(Dag Hammarskjold Plaza)舉行「解體中共、結束迫害」集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代表汪志遠在集會上發表演講。他說,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已掌握了大量的重要證據,隨時可以為司法審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提供法律依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