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南向攻略 台學者倡4大心法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7年04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曜榮台北專題報導)去年520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兩岸關係趨於冷和,為尋找外交活路,「新南向」頓時成為顯學,相關政策屢屢攻占媒體焦點。不過,相較於政府的動作頻頻,一般民眾似乎「沒那麼熱」,跟日本、韓國等地比起來,國人對於東南亞的印象仍停留在長灘島、峇里島等旅遊勝地。學者指出,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應從「4種心」來著手,否則恐怕只是新瓶裝舊酒,難以發展出新價值。

東南亞十國(汶萊、印尼、柬埔寨、寮國、緬甸、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成立的東協經濟體在2016年1月1日正式上路。據《經濟學人》統計,2016年東協經濟體規模達到2.6兆美元,成為全球第七大經濟體,預計2030年將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和第四大出口市場。

東協龐大的商機不僅日本、韓國、中國大陸搶進,事實上台灣政府早在1990年代初期,前總統李登輝任內即號召台商南進,許多人開始到東南亞耕耘。不過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當時中國大陸在外資撤離的情況下,給予台商許多優惠待遇;加上1994年匯改,人民幣大幅貶值,於是許多南進的資金轉為西進。現在中國大陸各項成本提高後,南向再度出現契機,端看政府如何在舊有的南向基礎上,創造出更大的發展空間。

新南向核心在建立認同感

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WTO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表示,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有個關鍵字,那就是台灣要跟這些國家建立經濟共同體的「意識」,代表我們雖然無法跟他們建立經濟共同體,但希望讓他們「感覺上」跟我們是經濟共同體,也就是彼此之間要建立認同感。

但台灣民眾普遍對東協不認識也不感興趣,李淳說,自己在大學課堂上問同學,印尼的第二大城在哪裡?大部分人會回答峇里島,因為那是除了印尼首都雅加達之外,大家唯一知道的地方;再接著問,菲律賓的第二大城在哪?有人說是長灘島;但若要同學回答20個日本的地名,不能重複,「1分鐘就答完了」。

這是東南亞人說台灣人的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原因,「永遠只有東京、北京、華府,從來不看我們南方,你跟中國不順就來找我,跟他順了就又回去了,有種小三的感覺。」李淳談到,自己在澳洲念書時有個印尼的同學,後來歸國後在當地知名智庫擔任研究員,閒聊時對方總會認為,台灣並不是很認真地想跟東南亞國家互動,「永遠希望對方承認我們,但我們不想承認對方,那怎麼叫經濟共同體?」

東南亞不只有長灘島和峇里島

因此新南向政策有很多思維需要轉變,李淳建議,政府在具體的行動上,應從「4心」出發。第一個是「用心了解」,他常在各場合談到東南亞的重要性,也希望未來自己班上的學生能講出菲律賓至少4個城市的名字,不要馬尼拉完了就是長灘島,印尼就只有雅加達跟峇里島。

第二個是「誠心往來」,李淳說,勿將新南向國家當成備案,兩岸走不通就來南向;兩岸順了就忘了南邊的這些國家。對方感受不到台灣的真心,只看到自己成為兩岸對抗的棋子,想改變對方心態,要先改變自己心態,交朋友要有誠意。

第三個則是要有「同理心」,不應用台北看天下,不能老是思考因為我們想要多賣產品,所以希望對方降關稅;因為我們投資常被打壓,所以就要跟對方簽投資保護協定。我們從來沒問過印尼需要什麼?菲律賓、泰國、柬埔寨、寮國需要什麼?過去政府不太在意對方需要什麼,只知道我們想達到什麼。李淳說,這樣一來只是走回舊南向的老路,新南向不會成功。

別人帶回商機 我們帶回鳳梨酥

最後則是要「用心做好」,一旦了解對方需求,對產業來講就要思考如何從中創造商機。李淳舉例,越南每年有大批護理人員和醫師赴日本受訓,回去的時候帶了兩本東西,一本是醫療器材的型錄,一本是日本藥品型錄,背後的商機綿延不絕;台灣每年也有許多東協國家人員來台受訓,但回去的時候都是帶兩盒鳳梨酥。

學者認為,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應從「心」出發,才能突顯新的價值。圖為越南漁民騎著自行車滿載捕魚的竹製魚簍。(AFP)
學者認為,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應從「心」出發,才能突顯新的價值。圖為越南漁民騎著自行車滿載捕魚的竹製魚簍。(AFP)

日韓在產訓結合方面做得非常好,相較之下,台灣過去訓練歸訓練,做生意歸做生意,從未結合在一起。他建議,政府應在醫療人員受訓放假時帶他們去參觀國內的藥廠和健保制度,創造更多商機,例如健保的資訊系統就可以出口到東南亞國家。他強調,政府的核心是要先建立形象,展現台灣想要跟他們成為共同體的企圖心,我們不只想賣東西和投資,還有很多法規制度可以幫助他們建立,這樣一來,才有辦法真正結合東協經濟體,才能真正突顯出新的價值。

東協消費力強 台商應出口轉內銷

過去不管西進或南進,台商主要把當地作為生產基地,以外銷和出口到歐美市場為導向;如今隨著東協市場越來越成熟,發展的機會越來越大,分析指出,台商在這波新南向的浪潮當中,應轉變思維,從以往的外銷導向,轉為重視當地內需市場。

東協人口數量為6.25億人,平均年齡28.9歲,為全球第三大勞動市場,中產階級不斷成長,亞洲開發銀行(ADB)預測,東協的中產階級人口在2010~2030年間將大幅成長;包括越南成長幅度約40%、印尼近30%,菲律賓、泰國和馬來西亞介於10~20%之間,顯示這些國家的消費市場進入快速成長時期,商機龐大。

未來東協國家的中產階級將大幅成長,消費力龐大。分析指出,台商應從以往的外銷導向,轉為重視當地內需市場。(AFP)
未來東協國家的中產階級將大幅成長,消費力龐大。分析指出,台商應從以往的外銷導向,轉為重視當地內需市場。(AFP)

在菲律賓耕耘多年的邦特生物科技執行長兼總經理李明忠表示,東協的內需市場雄厚,可從兩方面原因來看,一個是這些國家多信仰天主教或伊斯蘭教,避孕與墮胎對他們來說是個忌諱,因此很多家庭都是家長才二十幾歲就已經有5、6個孩子,人口紅利大;第二個則是心態上,與中國大陸比起來,這些國家的人民更願意消費。他舉例,在中國設廠,員工辛苦工作後可能把薪水存起來,最後自己出去設廠跟老闆競爭;菲律賓的員工則很願意消費,一場生日宴會,為了邀請親朋好友來參加,可以把整個月的薪水花在上面;心態上的不同,反映出東協市場的巨大潛力。

跳躍式發展 市場潛力大

至於如何觀察,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WTO中心副執行長李淳提供一個「柏油路指標」,目前在台灣已不適用,但對東南亞來說相當重要,若去掉高度開發的汶萊和新加坡不看,菲律賓和馬來西亞超過九成的馬路已鋪上柏油,但像寮國和柬埔寨,全國柏油道路的比率不到20%。

李淳說,東協市場的特色是很多事情都在同步發展中,且很可能出現「跳躍式」的發展現象,例如在柬埔寨根本沒有3G網路,手機一出來就是用4G,下一步就是5G,「他們不是漸進式地發展,很可能在短時間內就追上我們花了10年才建立的機制」,市場的爆發力與潛在能量相當可觀。

不過,除了利基點之外,台商南進也要注意風險,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會長李天柒表示,東南亞有許多國家仍屬人治,並非法治國家,例如前年的越南排華事件,以及台塑鋼廠在越南被重罰的事件,都是值得警惕的例子。

人治國家 中共因素難排除

他談到,越南是高風險高報酬的國家,而政治上的風險是來自於中國大陸。目前越南的當權者是親共派,上一任的阮晉勇是親美派,後來在權鬥中出局,「如果越南當權者不是親共派,台塑不會有事。」另有不具名台商透露,台塑越鋼廠遭重罰無非兩個原因,一個是台塑過去只押寶「親美派」的阮晉勇,引發親共派不滿,因此權力更迭中,占上風的親共派就拿台塑祭旗;另一個原因是,越南政府盼藉由重罰,要求台塑越鋼廠將處理排汙的下游工程,開放給越南政府屬意的關係企業承包。

台商在新南向過程中,還是要多做功課,了解當地的政經情勢。李明忠建議,投資者要多看、多問,不要貿然投入大量資金,「在外凡事小心一點」。例如很多人擔心菲律賓黑道猖獗,他說,「出門穿破一點,不要穿太好,不要太囂張,大概都沒問題。」

李天柒則以自己闖蕩東南亞30年的經驗,奉勸有意南進的廠商,除了凡事小心謹慎之外,還要循正常軌道發展。很多人喜歡走旁門左道,或聽信親朋好友的建議,「親朋好友不會騙你,但他們會被其他人騙了」,所以他建議廠商有疑問可多向商會或是經濟文化辦事處諮詢。他強調,到東南亞做生意,每個人都有他成功的道理,但簡單一句話講,「蹲得住、忍得了,就是你的。」堅持不懈還是硬道理,並沒有特別速成的捷徑或成功祕訣。

人流+金流 政府雙箭助攻南向

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金流和人流為兩大重點,財政部日前承諾全力支持中國輸出入銀行分年增資,從2016年的新台幣200億元,預計在2018年達320億元,增加公股銀行辦理融資保證和保險的承作能量。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也表示,行政院長林全已核定,政府有50億元的資金專門用在新南向,承保能量擴增到500億元。

政府助攻新南向市場,各種信保基金和銀行提供融資作為台商後盾,人才方面也積極招攬東南亞僑生來台求學。(AFP)
政府助攻新南向市場,各種信保基金和銀行提供融資作為台商後盾,人才方面也積極招攬東南亞僑生來台求學。(AFP)

作為國家政策性的銀行,中國輸出入銀行背後有行政院國發基金、經濟部的推廣貿易基金和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挹注,協助台灣廠商南進;官方則還有中小企業信保基金、海外信保基金、農業信保基金等工具助攻東南亞市場。單看海外信保基金,僑委會日前統計,金額已從11億元擴大到31億元,由政府預算和銀行捐助,今年起分3年增資20億元,承保能量以10倍計算,將從110億元擴大到310億元,台商後盾增強。

至於人才方面,鄧振中表示,來台求學的僑生回國後都變成社會中堅力量,這是台灣很大的資產。目前中、日、韓等國都在經營東南亞市場,各有優勢,但台灣這項優勢是他們所沒有的,未來盼繼續強化,讓東南亞來台灣的學生,從目前的2萬8千人,4年後增加到5萬8千人。

想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必須進一步深耕與東協各國的關係,鄧振中坦言,各國歷史、文化不同,這方面的了解,政府做得還不夠,例如現在有許多穆斯林觀光客來台,國內想要多賣一點清真商品,但社會對於他們的食衣住行、生活習慣不夠清楚,如何能打入龐大的穆斯林市場?所以深入了解這些國家,是政府新南向政策還要努力的地方。

另一點則是要互惠互利,鄧振中說,過去我國在新南向國家付出許多,例如改善當地公衛條件,或是台商出錢讓病人來台灣治療,但這些事情都是單向,未來政府希望能衍生為雙向的交流,並進一步協助這些國家強化當地基礎建設,這些具體工作需要人才。因此教育部今年起推動計畫,到東南亞招僑外生來台念科技大學,就讀期間同時在台灣工廠裡實習,這些人畢業時,技術、學位都拿到了,中文也學會了,政府也會放寬居留條件,讓公司可以把人留在台灣工作,這項計畫未來需要國內企業界配合推動,讓台灣與東協的關係能夠更深度地發展。◇

責任編輯:芸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