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的分值

作者:Jasmine
只有時時警醒、常常反思,才能避免被表象迷惑。(shutterstock)
  人氣: 2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孩子班上要舉行麵塑比賽,請家長和孩子一起製作小動物。我這幾天很忙,孩子比賽的事就交給老公了。

比賽定在今天下午進行。昨天晚上,老公陪孩子用橡皮泥捏小動物,提前練習。我在房間裡忙,到客廳去取東西時,看到爺倆樂呵呵的,弄了一堆大大小小的褐色圓球。我實在看不出那一堆球能拼出什麼可愛的動物。

我回房間繼續忙,過了會兒,孩子敲門叫我去看他們的作品。我出去看,果然是用剛才的那堆球拼成的小動物。看大致的形狀,胖乎乎的。我問他們:那是豬嗎?孩子更正道:明明是小熊啊。但我只看出一堆褐色的球堆砌在那裡。

老公問我,如果打分,給他們多少。我回答:滿分一百的話,給你們五十。老公不服氣,說那是因為沒用彩色的橡皮泥,有了顏色會很不一樣。我不以為然,也沒多想,又繼續忙去了。

今天下午,老公帶孩子去比賽了。傍晚時候,他們回來,手裡捧著他們的作品,還有一份獎品。我看到他們捏的小熊,穿著天藍色的裙子,還戴了黑色的蝴蝶結。這麼可愛,難怪他們能拿獎。老公讓我打分,我毫不猶豫地回答:一百分!

老公笑,問我,可看出其實是同一款小熊,只是今天的作品是彩色的。我真的看不出眼前的小熊和昨晚那堆球有什麼聯繫。老公給我看他手機上的照片,是他們昨晚的作品,我拿著照片和眼前的小熊對比,果然是一樣的。

我奇怪自己怎麼這麼眼拙,明明是同一款小熊,我卻很肯定地將沒上色的定義為「一堆球」。老公笑,回說:你只是給外表分值比較高……

聽他一說,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判斷這麼容易受外表的影響。沒有亮麗的外表,在我這裡就丟了一半的分。理智上非常清楚看問題應當看實質,外表畢竟只是表象。但潛意識裡自己還是被表象迷惑。看來,只有時時警醒、常常反思,才能避免被表象迷惑吧。

──轉載自新三才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4月21日晚,Lucia Britton和任小學校長的母親Kathleen Britton在珀斯帝王歌劇院觀看了神韻紐約藝術團第四場演出。「(神韻演出)絕對棒。舞蹈演員們如此之優雅,服裝讓人驚艷,太美了!」Lucia迫不及待地分享著自己的觀看心得。
  • 沉迷於貪求更多、求得最大化的心態,到頭來並不能讓它滿足,而只是創造出更多的慾求。沉迷於此,無濟於事。我們能做的,只是留意這種想要更多、想要全部完成的感覺,並且有意識地排斥它。放下奔忙的衝動。一旦你看到自己的習慣成問題,就用一種積極的方式來替代它吧,那就是:實踐慷慨。
  • 既有的理論只是給我們提供參考或工具,我們不能拿那些理論當作尺規來認知這個世界。活在這世上,不可能不學習,天天都會接受不同的知識。但是,學了不一定陷在裏面,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能夠進得去、出得來的能力,才能從自設的牢籠裏解脫出來,不被一時的迷霧遮住眼睛。
  • 鑑識科學是希望以科學的方法發現真實還原真相,達到勿枉勿縱的理想。其實,在中國古代,先人即有這樣的思想與實踐。孟憲輝表示,在《三國志》就有2個最早的鑑識案例。第一個例子呈現了世界最早的投射武器鑑識案例。
  • 今天,已知道正確答案,那就用良知和勇氣儘快的去做對這道「生命的選擇題」吧。
  • 有數據表明,長春的居民人口由圍困前的50萬銳減到圍城後的17萬人。每年的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朋友圈都在高調轉發著對日本人的憤慨,但幾乎沒有一個人,敢公開去質疑這場戰爭:到底有多少人,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中共黨史、戰史裡?
  • 我可能想起授與所有第二次世界大戰退伍軍人的勝利獎章。勝利獎章是銅質獎章,正面為雅典娜勝利女神(Athena Nike)手持斷劍。我可能有想到。有時候我相信我有想到,但最後我真的不知道是什麼促使我做出這個決定。 是運氣?是直覺?還是某種內心的呼喚?
  • 打開大學入取通知書,看到「yes 」是什麼感覺?華裔女生蕭靖彤(Cassandra Hsiao)從沒想到自己會接到一個接著一個的「yes」,同時獲得八家常春藤學校錄取通知,成為備受關注的高中生。就讀聖塔安那(Santa Ana)橙縣藝術高中(Orange County School of Arts)的蕭靖彤申請了16所學校,目前已知放榜結果「全壘打」皆獲錄取。
  • 為道,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指修煉。日損,就是說修煉人要想能修得完滿,在古時稱為得道,升仙或修成正果等,就要逐漸放棄人世間的一切物質慾望,妄念、私心、執著心、嫉妒心、鬥爭心等等,才能輕裝上陣,修得完滿。唐朝開元年間,有張、李二公,志同道合,一起在泰山學道。後來一人得到成仙……
  • 我倆並沒有共同點,但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話匣子一打開後就會沒來由地笑得飆淚。這,大概就是所謂投契的人在一起所產生的化學作用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