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昆士蘭法輪功學員紀念4·25十八週年

前清華學子:爭取一個中國人應有的權利

人氣: 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24日訊】 (大紀元記者夏玲、林一澳洲布里斯本報導)2017年4月23日,昆士蘭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布里斯本市中心的布里斯本廣場(Brisbane Square)舉行了「4·25」週年紀念活動。他們希望透過紀念1999年4月25日中國法輪功學員上訪中南海的事件,告訴民眾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18年來未曾停止。

當天早上11點,晴空湛藍,大約60名參與活動的法輪功學員聚集在廣場中心,有的安靜地在原地佇立,手持橫幅;有的在打坐;也有的在與途徑此處、好奇的路人交談。

這一場景,勾起了一名活動參與者——前清華學子18年前一段難以磨滅的回憶。曾在清華執教的孟先生(John Meng)親身參與了當年的4·25上訪。18年來,他歷盡滄桑,期間曾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身陷囹圄長達9年,後輾轉出國,現定居布里斯本。

曾在清華大學執教的孟先生(John Meng)(左一)親身參與了當年的4·25上訪,他現在定居於布里斯本。(夏玲/大紀元)
曾在清華大學執教的孟先生(John Meng)(左一)親身參與了當年的4·25上訪,他現在定居於澳洲布里斯本。(夏玲/大紀元)

爭取中國人應有的權利

當被問及當時的經過時,孟先生說:「4月24日當天,我們的煉功點上傳來消息,很多天津學員去了天津市教育學院的雜誌社請願。之前雜誌社發表了一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用了很多不實之詞和謠言。一開始教育學院同意更正,後來突然改變態度不予更正,並要求學員立刻離開,還出動防暴警察進行毆打和抓捕。當時大約40多人被抓捕。雜誌社領導表示,只能去北京中南海向中央領導人反映才能解決。」

他和一些法輪功學員於是決定第二天,即4月25日前去中南海上訪。他說:「當時的兩個主要訴求是:要求中央領導人給法輪功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並釋放天津被抓捕的學員。」

第二天,孟先生和幾個清華大學的法輪功學員結伴前去了中南海,到達時看見已有很多學員聚集在那裏。他們一行人當時是站在文津街。他回憶道:「大家靜靜地站著,沒有任何口號、標語或者過激的行為。非常的理性、祥和。 等待學員中的代表跟中央領導人交涉。有警察在維持秩序,但他們沒什麼可做,都在抽煙或聊天,因為大家都非常安靜的站著。」

「直到晚上大約八點半,有消息說有四名學員進了中南海,和總理朱鎔基進行了會談。總理同意釋放天津學員,並表示對法輪功一直是允許修煉的,從來沒有禁止過。」孟先生說由於事情得到了解決,大家就決定離開了。

據稱,法輪功和平、理性的上訪在當時獲得了國際媒體的高度贊揚。惟事後此事卻被中共扭曲為「法輪功圍攻中南海」,繼而成為後來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借口之一。

當被問及事隔多年,對此事是否有進一步的體會時,孟先生說:「法輪功這麼多年運用這種和平的方式去爭取作為一個中國人應有的權利,所表現出的這種正義和良知,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也越來越顯示出它的窮途末路。4·25的精神可說是歷史的豐碑,展現的是法輪大法弟子的和平、理性、善良。」

民眾:我們應該幫助受迫害的人

參與當天活動的也包括居住在布里斯本的西人Vlad Stevanovic。他表示自己今天參與這個活動是希望幫助公眾多了解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情況,並幫助這些被迫害的修煉者。他認為沉默是對罪犯的縱容,因此覺得自己有責任揭露迫害。

Stevanovic說:「如有人想多了解此事件,我會多和他們溝通。我看見有些人很想要幫忙,覺得很欣慰。」

布里斯本民眾在呼籲聯合國幫助制止迫害法輪功的徵簽表格上簽名。(夏玲/大紀元)
布里斯本民眾在呼籲聯合國幫助制止迫害法輪功的徵簽表格上簽名。(夏玲/大紀元)

一名途徑該處的布里斯本民眾Renato表示自己非常反對迫害。他說:「我曾聽說過(迫害),我覺得非常的難過。我覺得這很不應該。」原籍菲律賓的Renato,已定居在澳洲多年。他覺得讓更多人知道迫害是很有必要的,他說:「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迫害)。我希望每個人都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我們都看看自己,看我們可以給予(受迫害者)怎麼樣的幫助。」

布里斯本民眾在呼籲聯合國幫助制止迫害法輪功的徵簽表格上簽名。(夏玲/大紀元)
布里斯本民眾在呼籲聯合國幫助制止迫害法輪功的徵簽表格上簽名。(夏玲/大紀元)

另一位來自意大利的民眾Danny表示自己並不曾接觸過法輪功。她從這個活動中了解到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並在呼籲聯合國幫助制止迫害的徵簽表格上簽下了自己名字。Danny目前在悉尼念博士,專研分子科學。她表示希望自己的這一舉動可以給予法輪功學員一定的幫助。

她說:「我覺得這(徵簽)是一個不錯的方法。我覺得要在中國裡面採取行動是很困難的,因為那裡是共產黨(執政)。」她認為透過美國及聯合國,應該可以給中共一些壓力。#

責任編輯:李麗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