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何永遠忘不了4.25那一天──我們的故事

19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3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26日訊】18年後的4月25日,她們依然忘不了18年前的那個日子。「四二五」那一天,鑄就了永恆。暮然回首,依然可見那輝煌。

以下是1999年4月25日北京國務院信訪辦法輪功萬人大上訪親歷者所講述的「我們的故事」:

一位國家二等功臣的女兒的見證

曲平穿了一件咖色風衣,將頭髮整齊地盤在腦後。沒有人能看得出來,這位河北石家莊紡織工業學校的前校醫已經年約60歲了,並且因為堅持信仰飽經風霜──她於1995年大年初一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雖然在中國大陸遭受過開除公職和數次非法關押,但她至今不悔。

親身經歷過四二五和平上訪的曲平。(向海/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梁博美國舊金山報導,在舊金山南灣桑尼維爾的一座小公園裡,曲平說自己感到很榮幸,當初單純、善良的一念使她走進歷史,成為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的上萬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親身見證了1999年「四二五」的輝煌。

曲平是1999年4月24日上午聽說天津學員被抓被打的,「據說打得挺厲害。我那時候煉法輪功已經4年了,血管神經性頭疼和胃病都煉好了,但是想不到煉功還能煉出打人、抓人來,我心裡就挺著急的。當時也有政治方面敏感的人考慮該不該去上訪,我性格比較單純,沒有考慮過。」

曲平的父親是軍人,曾經是國家二等功臣。文革時期,父親暗中保護過不少老幹部,但是文革結束後,他成了替罪羊,被迫離開部隊、趕到地方。「從那以後他對好多事情都很迷茫,但是讓我意外的是,四二五這件事,我父親認為我做得對。 」

回憶上訪那天的情形,曲平說:「剛開始警察真是不了解我們,見到我們非常緊張、非常戒備,身體都是很僵硬的立正姿勢,手裡拿著電棍。上午9、10點鐘的時候,從中南海大門還出來一輛防暴車在我們面前來回轉悠,裡面戴鋼盔的武警舉著很粗的槍口一直瞄準,拿我們當敵人了。 」

不過一個多小時以後,警察們就從立正到稍息了。「他們發現我們全都站在那兒特別安靜,儘量往裡邊靠,把車道和人行道都讓出來,誰都不說話,就站在那兒默默地等。警察他們就比較放鬆了,抽菸、扎堆聊天,有的還跑到我們裡邊要《轉法輪》看。他們把菸頭扔到馬路井蓋的小洞洞裡,很多法輪功學員用裝食品的塑料袋把這些菸頭都收起來。 」

「那一天使很多人明白了什麼叫『真、善、忍』。 」她說。

他們在實踐「真、善、忍」

大紀元記者伊鈴加拿大多倫多報導,現移民加拿大4年的賈女士(Daphne Jia)曾是一名形象設計師,她參加了當年的「四二五」和平上訪。她表示,18年前的「四二五」那天,充分彰顯了法輪功學員實踐他們「真、善、忍」的理念。

賈女士於1999年4月24日深夜接到一位法輪功學員打來的電話,被告知有許多法輪功學員決定於4月25日去國家信訪局上訪,賈女士立即響應,並和先生一道連夜行車300多公里,於4月25日早晨趕到北京,和數萬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一起站在中南海旁邊的信訪辦的圍牆外。

「那天所有去上訪的人都靜靜地站在那裡,沒有喧嘩,沒有口號,沒有標語,神情淡定,舉止從容。靠近馬路最前排的是年輕的同修(指法輪功學員),上了年紀的同修站累了,就到後邊坐一會兒。他們中有的在那裡靜靜地看《轉法輪》,有的在煉功。我看見有幾位同修提著塑料袋來回走動,把食物包裝袋和飲料瓶等廢品收起來,然後放到垃圾箱裡。」

賈女士還談到,當天中午,她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一起結伴去衛生間,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原本骯髒不堪的衛生間被打掃得非常乾淨,衛生間靠牆的一邊整整齊齊擺放著6、7個嶄新的痰盂。原來,是幾位法輪功學員為了不給周圍老百姓的生活帶來不便,不僅清潔衛生間,還自費購買痰盂。

街道管理人員臉上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加拿大多倫多居民劉先生(Jeason Liu)也是當年「四二五」的見證者之一。他說,當時是與妻子帶著保姆和一個1歲半的孩子參加了北京的「四二五」活動。他親眼看到警察由當初的緊張兮兮,變得輕鬆自如,有的警察還主動走到上訪學員中跟學員交談,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先生說,所有的學員都是以慈悲、祥和的心態靜靜地站在那裡,沒有任何出格的言行。中午時,他看到70多歲的老學員在旁邊剝雞蛋吃,這位老學員大約是農村來的,剝了雞蛋順手把雞蛋殼丟在地上。劉先生走過說:「阿姨,我們……」,剛說完我們二字,這位老學員馬上反應過來:「是、是、是,我們是大法弟子。」一邊說,一邊馬上把地上的雞蛋殼全部撿起,放到自己的口袋裡。

當時旁邊站著一個街道管理人員,一直雙眉緊鎖,一臉煩惱地看著這麼龐大的人群,看到那一幕後,她一下放鬆了,臉上還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巨大數量的人群很快靜靜地消失了」

大紀元記者何蔚澳洲悉尼報導,18年前居住在北京朝陽區的陶女士曾親自參加了1999年4月25日的萬人上訪。

2017年4月25日,澳洲悉尼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海德公園燭光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18週年。(何蔚/大紀元)
2017年4月25日,澳洲悉尼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海德公園燭光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18周年。(何蔚/大紀元)

面對著悉尼海德公園地上為紀念「四二五」而燃起的點點燭光,她回憶說:「那天早晨我6點不到去公園煉功,聽說天津有4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當局抓捕,已經有學員主動去位於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要求釋放被抓的天津學員,給法輪功學員一個修煉的環境。有人建議我們也去上訪,於是,我和其他的學員便騎著自行車去國務院信訪辦了。6點半左右到了府右街,越往前走人越多,只見從各個地方來的法輪功學員已經很有秩序,而且非常安靜地在府右街的人行道上排上了隊。老人和孩子在裡側,有的坐,有的站,中青年和體壯的在外側排成幾行,沒有人說話,大家都默默地站著。」

當時法輪功學員很多,警察也很多。警察一開始很緊張,「後來看看我們這麼安靜,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移動,他們就放鬆了,抽菸的抽菸,聊天的聊天。」

「我們從一早一直站到晚上9點多鐘。沒有吃東西,也沒有喝水,大家始終保持安靜地站著,也沒覺得疲勞,也沒有餓和渴的感覺,直到後來學員從前面往後傳,有結果了,總理已經會見了我們的代表,已經答應了我們的要求。於是,大家就很快地離去了,離開時我們也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人互相說話,就像水流一樣,巨大數量的人群很快就在街上靜靜地消失了。我自己身在其中都感到驚訝。」她說。

「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天」

移民加拿大3年多的馮女士(Jassica Feng)也是1999年的「四二五」和平上訪的親歷者。

「四二五」那天早上,馮女士來到國務院信訪辦西門,在沿著西牆拐角的靈境胡同口不遠處坐了下來,和眾多法輪功學員一樣,默默地加入這群真誠希望政府能了解法輪功真相的隊伍中。

馮女士說,當時,陸陸續續來的人越來越多,隊伍一直延伸下去,望不到尾。有的在默默地學法、有的在打坐煉功、有的靜靜地站立在馬路牙子上,主動地將人行道留出來,使過往行人毫無阻礙地行走,還有幾位法輪功學員自願地拿著塑料袋,將地上的垃圾撿起來裝入袋中。也有三三兩兩地在小聲交流。

「我們沒有口號,沒有標語,也沒有大聲喧嘩。更沒有影響交通和當地居民的生活。我們的平靜、善良和祥和也感染了旁邊的警察和坐在車裡的便衣。他們由開始的緊張變得放鬆起來,抽著菸,在一旁聊起天來。」

晚上8點多,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經釋放了被捕的法輪功學員後,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靜靜地離去。離開時地上沒有留下任何垃圾。連警察丟下的菸頭都被清理乾淨。

「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天。『四二五』是人類希望的開始,是偉大的歷史豐碑,歷史將永遠記住這個不平凡的日子。」 馮女士說。#

點擊視頻:法輪功4.25北京府右街萬人大上訪

文字整理:葉楓,責任編輯:蘇漾

評論
2017-04-26 4: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