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詩省吸引國際公司主要來自中國

中國公司落戶溫哥華後惹關注

這個為期三年的「溫哥華總部」 試點項目,由卑詩省國際貿易廳出資330萬加元、加拿大西部經濟多樣化部出資190萬加元、卑詩省商會出資120萬加元支持。(Fotolia)

人氣: 1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編譯報導)溫哥華房市吸引的海外投資者多來自中國,當地政府現在努力吸引海外公司落戶溫哥華,來的主要也是中國公司,但其表現令加拿大人側目。

從加拿大媒體近年大量聚焦溫哥華房市的報導看,該地區在吸引中國投資者方面確實很成功。2015年2月,聯邦政府、卑詩省政府及卑詩省商會聯合設立了「溫哥華總部(HQ Vancouver)」計劃,希望吸引大型國際公司在溫哥華設立北美總部。

這個為期三年的「溫哥華總部」 試點項目,由卑詩省國際貿易廳出資330萬加元、加拿大西部經濟多樣化部出資190萬加元、卑詩省商會出資120萬加元支持。

「溫哥華總部」項目最近發表了2年的進展報告,其網站登出的9個來溫哥華設立總部的海外公司中,除了VALHALLA GAME STUDIO INTERNATIONAL來自日本,其它都是中國公司

據《金融郵報》報導,VALHALLA去年3月宣布要把總部搬來溫哥華,一年後又表示搬遷暫時擱置。該公司沒說不來了,但目前他們在溫哥華沒有任何辦公室。來自中國的公司中,已有公司顯露問題,政府因此被質疑,在選擇公司時是否做足了功課。

光學通迅公司F-Pacific呈收縮狀

2年前,自稱為「世界領先企業」的F-Pacific首先在溫哥華建立北美總部,它是中國光纖網絡系統集團的加拿大子公司。該公司當時宣布,將在溫哥華建立一家工廠,僱傭200名員工。

這工廠在2015年7月就獲得開發許可證,但一直沒開工。《金融郵報》的文章稱,他們最近去看了這個位於素裡市的廠房,發現它是空的,而且還有一個「出租」的標誌。該公司在中國的母公司正在被香港股票市場監管機構調查其財務問題,該公司似乎正在收回其相關業務。

「溫哥華總部」項目網站上仍將F-Pacific列為其成功故事之一,但加上了說明:由於不可預見的情況,F-Pacific選擇保留其溫哥華市中心的辦公室,位於列治文的辦公室只維持研發業務。

在2016年3月的一次卑詩省議會會議上,新民主黨貿易評論議員拉爾斯頓(Bruce Ralston)拿出一份報告,質疑F-Pacific母公司的財務穩定性,並問政府在引入這公司前做了什麼樣的審查。當時國際貿易廳長沃特(Teresa Wat)稱,報告中有關的指控不真實。但到了10月份,因為香港股票市場監管機構的調查,中國光纖的股票被勒令停止交易。

卡爾頓大學政治學教授帕爾泰爾(Jeremy Paltiel)認為,許多中國公司「不成熟」,它們的所有權結構模糊不清,把這些公司引入加拿大是否有益,還很難說。

Aikang Capital 看起來另有目的

AIKANG CAPITAL(愛康)是北京愛康集團(Beijing Aikang Group)的子公司,2016年在溫哥華設立總部時,稱他們將致力於醫療技術、醫院和衛生管理方面的投資,說要在5年內投資5億加元。

《金融郵報》的文章稱,愛康最近的一個招工廣告,把該公司描述為「大溫哥華地區最大的房地產基金公司之一」。這個招聘總經理助理的文稿說:「我們已經在溫哥華房地產市場營運了2年多,在房地產市場總共投資10億加元,其中包括住宅、商業物業和各類項目。」

該文章稱,在愛康市中心的辦公室裡,公司項目經理Helen Xu稱,她的責任是房地產和建築業,只能確認公司在住宅公寓和商業物業做了投資。愛康首席執行官Iris Zhao的說法是,公司目前在醫療和教育行業的私人企業有些投資,但不透露細節。Zhao稱,愛康有多樣化的業務組合。

國際貿易廳長沃特去年解釋愛康公司業務時稱,她理解該公司是在健康和醫療行業投資。「愛康「的中文意思,就是熱愛健康。

拉爾斯頓去年在省議會已經表達了對愛康業務的困惑,稱其業務範圍不清晰。拉爾斯頓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有些公司會通過誇大或不實言詞來贏得政府官員的信任,這就是為什麼他想弄清愛康投資公司投資類型的原因。他對國際貿易廳長沃特看起來不太了解這公司的業務感到吃驚。

審查問題牽出更多隱憂

政界及行家對政府如何審核中國公司的擔心,帶出了更多隱憂。去年11月在溫哥華設立了北美總部的保利文化集團(Poly Culture Group)是中國最大的藝術及文化公司,其母公司是中國保利集團(China Poly Group),屬政府所有。該集團業務包括房地產、國防科技和採礦等。《紐約時報》2013年的一篇文章稱,中國專家也不清楚保利集團的內部權力分配、其管理人員真正對何人負責、其收益如何分配等。

保利集團旗下的保利科技公司生產軍用產品,曾於2013年被指違反了伊朗、北韓和敘利亞防擴散法案,並因此被美國政府製裁了2年。不過, 該公司否認這一指控。

保利文化集團在2014年上市時,試圖與保利科技劃清界限。其招股說明中稱,保利文化集團與其姊妹公司之間存在「明確界定」,保利科技已經撤回了在該集團32%的股權。

《金融郵報》稱,他們獲得的政府內部記錄顯示,卑詩省及聯邦官員都期望中國保利集團在加拿大將業務擴大至文化之外。加拿大西部經濟多元化部在2016年10月的一份簡報中稱,保利文化的存在,能為「可能的房地產和其他業務」鋪平道路。卑詩省貿易廳長在當年11月的一份簡報中稱,卑詩省歡迎保利集團在技術、創新、金融資產管理等領域的業務興趣。

不過,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亞太局局長朱諾(Michel Juneau-Katsuya)表示,政府官員應謹慎行事, 因為中國國有企業的行為,是由其政府的政策驅動的。

朱諾說,與加拿大和大多數西方國家相反,中共中央委員會管理國家的各種業務,對各個行業都有很大的影響力。「它已經展示了其滲透和影響許多國家民主系統的能力」。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