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判三緩四」李和平律師家屬更擔心其安全

李和平律師與妻子王峭嶺。(王峭嶺推特)

李和平律師與妻子王峭嶺。(王峭嶺推特)

人氣: 11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近日,709案李和平律師被中共祕密庭審冤判。他的妻子王峭嶺認為這種緩刑又一次將李和平推向了新的「深淵」。而國際社會從關注709律師本身到關心709家屬的細節變化表明,中共對該涉案人員的迫害在延伸。

4月25日,天津二中院對李和平進行祕密開庭。 4月28日上午宣判,李和平被判刑三年,緩期四年執行。當時李和平的官派律師沒有出席現場,家屬對此一無所知,直到官派律師同國保逼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去看一封被聲稱為她丈夫的親筆信時,從周圍國保罵罵咧咧的聲音中知道了自己的丈夫被判刑了。

「我很高興,因為至少知道他還活著。」王峭嶺說。

另外,與處理709案其他當事人的方式一樣,官方發布消息稱,李和平表示「認罪悔罪,不上訴」。

官派律師隨國保一起逼迫王峭嶺去天津跟李和平團聚。(王峭嶺推特)
官派律師隨國保一起逼迫王峭嶺去天津跟李和平團聚。(王峭嶺推特)

判三緩四並不輕鬆

4月28日,李和平被冤判并緩期執行的消息,對李家妻兒老小來講並不輕鬆,反而需要堅強的毅力去面對。

「在現行的中國制度中,對政治犯用緩刑是很嚴重的。他被判三緩四,實際上要做七年的牢。」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說。她表示,在緩刑四年考察期間,李和平的人身言論自由是被嚴格控制的,一旦說出自己在被羈押的這2年多的任何消息,都會讓中共覺得是在挑戰它,隨時可能在緩刑期滿時,以此為借口直接將李和平再次收監。

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告訴大紀元記者,王峭嶺的這種擔心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為維權律師高智晟就曾有這樣的遭遇。

當時高智晟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而當緩刑期滿後,中共又將高智晟投入監獄,實際坐了八年牢,並且緩刑期間高智晟還受到嚴格的監控,沒有人身自由。

他還認為,對於李和平來講,如果中共如法炮製,像對待高智晟一樣,那麼李和平實際上將會遭遇7年的牢獄。因為緩刑時,並不能用羈押年限抵消緩刑年限。

「怎麼行使權利和恢復自由,是他們夫婦未來需要面對的,王峭嶺的擔心也是合情合理的。」唐吉田說。

李和平律師被冤判,妻子王峭嶺講述事件前后。

另外,王峭嶺表示,目前李和平處於被緩刑,但是又被天津警方嚴密監控,在這時強迫她去跟他「團聚」是中共在違法犯法,同時也很有可能被中共抓住這一把柄,從而讓她和李和平一起被失蹤,不再出現在公眾關注的視野下。

再有,她提到當時接到李和平從天津打過來的電話時,就希望她去天津看他的事情竟然連說4遍,并且每當李和平要表達自己真實想法時,又很迅速地改變說辭,王峭嶺認為李和平當時很可能是被警方嚴加看管與逼迫的情況下做出的選擇。

「對於很多的海內外朋友來說,以為他被緩刑是好事,其實他根本沒有自由,是官方用欺騙的手段,將他又一次推向更加危險的境況中。因為所有的酷刑都是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發生的,他現在正處於這種生命危險的警戒線上。對李和平而言,進了看守所就等於是在天堂,從看守所出來,進入監獄更是天堂。」

「我需要不斷地把真相說出來。在沒有任何監管的情況下,殘害人命的事情是常有發生的。」王峭嶺說。

細微變化 迫害在延伸

據美國之音報道,4月24日,歐洲危難律師國際觀察站、日內瓦律師公會、國際律師聯盟等8個律師協會,聯署發公開信給中共公安部長郭聲琨,尤其對在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仍被拘禁律師的身心,以及家屬持續遭騷擾狀況表示深切關注。

而2月27日11個國家的駐華大使當天同樣是致信郭聲琨,要求公安部對709案多名被捕律師,羈留期間曾遭受酷刑進行獨立調查,並希望結束「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

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告訴大紀元記者,國際社會關注點的變化,主要因為709家屬的處境和過去不同:不僅難以正常出境,而且在國內的生活也經常性地受到干擾;除了不能聘請律師會見自己的丈夫外,連兒女受教育的權利都沒有保障。「國際社會對709律師的酷刑、身心,包括律師家屬的關心順理成章,非常合乎邏輯軌跡,讓那些想掩蓋真相的人隱瞞不了事實。」

王峭嶺被逼迫接受這些來歷不明人員的談話。(王峭嶺推特)
王峭嶺被逼迫接受國保頭子的談話。(王峭嶺推特)

實際上,李和平的官派律師溫志勝,在中共28日宣判他的當事人李和平冤罪時,不僅沒有履行律師的職責,即出現在宣判現場天津,而且配合中共國保,跑到李和平妻子王峭嶺面前維穩,甚至搶709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的手機,還試圖動手打李文足,但被旁邊人拉開。王峭嶺稱溫志勝是「自干保」——自帶乾糧的國保,並且說:「這個喪盡天良的人渣羞辱了律師二字。」

709案江天勇的辯護律師陳進學表示:「我都想罵這個官派律師,不僅沒有基本的職業素質和操守,在沒有經過當事人家屬委託的情況下,成了李和平的代理律師,而且還兩次跟國保一起,參與威脅李和平的家人,就是律師界的敗類。」

李和平曾為法輪功等弱勢群體維權

李和平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碩士,北京維權律師,常為持不同政見者、強制拆遷受害者、法輪功及弱勢群體等維權。

2007年,李和平與其他律師代理法輪功案件,共同發表著名的〈憲法至上,信仰無罪〉無罪辯護詞。

在石家莊新華區法院為法輪功學員王三英做無罪辯護的過程中,他提出按中國現行法律來看,修煉法輪功也是合法的,讓旁聽的人都感到震撼。李和平並在之後的媒體採訪中進一步說,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是對全人類良知的挑戰,是濫用公權力的犯罪行為。

另外,「709」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凌晨開始,300多名中國大陸律師、律所工作人員和民間維權人士等突然遭到公安大規模抓捕、刑事拘留和傳喚。這些律師積極代理敏感案件,依法辯護,仗義直言,令中共不滿,因此有的遭到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名的指控,有的遭到大陸官方媒體未審先判的抹黑報導。

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709」大抓捕案目前仍有7人在押,他們是王全璋、周世鋒、李和平、謝陽、江天勇等5名律師和胡石根、吳淦等2名維權人士。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5-01 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