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文醇:岳飛〈遺札〉賞析

作者:莊敬

(Fotolia)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原文】岳飛〈遺札〉

軍務倥傯,未遑修候。恭惟台履康吉,伏冀為國自珍!

近得諜報,知逆豫既廢,虜倉卒未能鎮備,河洛之民,紛紛擾擾。若乘此興弔伐之師,則克復中原,指日可期。真千載一期也!乃廟議迄無定算,倘遲數月,事勢將不可知矣!竊惟閣下素切不共之憤,熟籌恢復之才,乞於上前力贊俞旨,則他日廓清華夏,當推首庸矣。輕瀆清嚴,不勝惶汗!

飛再頓首

【賞析】

南宋紹興七年(1137),偽大齊皇帝劉豫被金人廢黜。當時在抗金前線的岳飛,於軍務倥傯中,立即致書南宋當權者,建議乘此良機,興師北伐,一舉收復中原。言詞懇切,報國激情,溢於辭表。

起首是問候語。「軍務倥傯,未遑修候。恭惟台履康吉,伏冀為國自珍!」大意是說:無奈軍務繁冗急迫,來不及致書回候,惟願您飲食起居,一切康平,請為國家保重身體。這封信大約是寫給朝廷的一位要員的。故而有「為國自珍」之語,含有推許對方「身繫社稷重任」的意味,當然只是表示謙敬的態度而已。

文章的中段,陳說事由,層層剖析,條理極明晰。「近得諜報,知逆豫既廢,虜倉卒未能鎮備,河洛之民,紛紛擾擾。」劉豫被廢,敵偽遑遑,民心擾擾。不需再著一字,已把形勢說透。劉豫,原任濟南知府,後來降金,金人冊為皇帝,國號大齊,都大名府(今河北大名縣地),僭位八年,配合金兵攻宋,屢遭失利,為金人廢黜而死。河洛:黃河和洛水;這裡指中原地區。以上為一層。

「若乘此興弔伐之師,則克復中原,指日可期。真千載一期也!」是又一層,提出建議:乘敵之敝,弔民伐罪,克復中原:這是非常有膽識的見解。「指日可期」:語氣間充滿自信。「千載一期(遇)」:感嘆機會難得,不可坐失。為強調抓住時機,對於取勝的重要性,敦促執政者早作決策,作者又反面作一假設:「乃廟議迄無定算,倘遲數月,事勢將不可知矣!」真是刻不容緩。廟議:指朝廷商議決策。建議的主要內容已經寫出,為了爭取對方的支持以不誤國事,下面又作一番鼓勵:「素切不共之憤,熟籌恢復之才,」謂對方亦痛恨不共戴天的敵人(金人),而且是謀劃恢復故國大計的賢才。「乞於上前力贊俞(御)旨,則他日廓清華夏,當推首庸矣。」請求對方在皇帝面前,悉力支持興師北進的主張。說如果此議為朝廷採納,那麼中原收復日,閣下當推為首功。「力贊俞旨」,把恢復故土說成皇帝的意志,是表敬的婉辭。事實上,宋高宗趙構貪生怕死,又為佞臣迷惑,只圖苟且一日,便滿足了,哪裡有心談什麼恢復故疆?果然,此書寫出後,朝廷並沒有採納岳飛的意見。而作者在信中言「迄無定算」等等,似意識到進言之難了。結尾以謙敬之語作結。

這篇短文不過百十字,卻寫得言辭懇切,充滿昂揚健武的氣概。直截了當,屢用感嘆之語,尤其是文字之洗練而暢達,當是得益於作者少年喜讀的《春秋左氏傳》。其少年時代的苦讀、博學,可知也!@*#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