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務院女官員如何被中共特務盯上(下)

投訴CBP後被FBI調查 遭華裔臥底探員「釣魚」

華郵披露,美國聯邦調查局(FBI)2016年夏天曾獲得法庭發出祕密命令,去監聽當時川普(特朗普)競選總統團隊的外交事務顧問佩吉(Carter Page)。(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華郵披露,美國聯邦調查局(FBI)2016年夏天曾獲得法庭發出祕密命令,去監聽當時川普(特朗普)競選總統團隊的外交事務顧問佩吉(Carter Page)。(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人氣: 83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3月底美司法部對一名美國務院女官員充當中共間諜、涉嫌「威脅國家安全」指控,此案被外界評為繼斯諾登(Edward Snowden)之後的又一大案。

一名60歲即將退休的女官員,從1999年進入國務院工作就通過「高度機密」(Top Secret)授權,不僅清楚這些信息要對外國情報機構保密,而且也被多次告誡:如果與外國情報機構人員接觸、應當及時匯報給當局;如果收受外國政府350美元以上的禮物,也需要上報。那克萊伯(Candace Claiborne)明知這些,她又是如何做的呢?

腳踏兩只船 一邊拿錢一邊隱瞞

因為知道自己犯下的罪很大,克萊伯一直在積極隱瞞她與中共情報機構之間的聯繫,尤其是在面對國務院以及FBI的常規調查時,但是她卻始終放不下輕鬆得來的錢財。

在2014年,她參與背景調查問卷、更新「最高機密」授權時,克萊伯刻意隱瞞任何跟B某、C某相關的事宜,並且面對針對家人A某的旅行提問時,她回答A某唯一一次出國旅行是去非洲,根本沒有提及A某在中國居住、學習一事。在面談後一天,克萊伯打電話給A某,告知她沒有提及任何關於他在中國的事宜,以串口供。

但是這位愛錢的克萊伯卻放不下輕鬆得來的錢財。幾乎是在美國機構對克萊伯面談的同時,她仍然有規律地聯繫B某,收取額外收入。克萊伯知道國家安全背景調查的面談時間,在此之前,她聯繫上B某,要求匯5千美元到賬戶上,B同意了。但在錢轉賬之前,克萊伯又聽說背景調查很快就要進行,她害怕國務院調查員看到這筆轉賬後生疑,於是立刻發郵件給B某,告知「所有事情都停住,直到面談結束。」

面談時,果然調查人員詢問了很多國外旅行和對外聯繫事宜。而克萊伯採取的對策是,對調查員隱瞞與B某的關係,另一方面通過電話和郵件告知B某,刪除所有她提到5千美元的回應電郵,以免後患。

中共特務聯繫 只用Skype和微信

為了避免自己出賣美國情報的事情被發現,克萊伯告訴他們,不要使用臉書(Facebook),因為可能會被收集情報,並表示自己已經刪除臉書帳號。然後每次跟中共特務聯繫,他們都是通過Skype以及微信(Wechat)聯繫,每次聊完就刪除信息。

此後,2015年克萊伯再次到中國旅行,她告知家人A某要用雅虎、Viper、What’s app以及微信、apple聯繫。回到美國後,克萊伯再次告知A某,因為要應對國務院每五年一次的審查,要他刪除她的微信帳號,她擔心這些信息會被發現。而且為了順利通過審查,她還找了一位前FBI雇員,請教如何通過這種安全性審查,尤其是避開與外國政府機構有關的問題。

這也說明克萊伯很清楚哪些信息可能會被查到,她已經在考慮「安全」問題。這裡面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特務們從來不做無用的功課。他們之所以這麼費盡周折地拉攏克萊伯,是因為他們很清楚克萊伯的情報價值。他們願意從上海飛到北京(克萊伯曾在北京美國大使館工作)見面,甚至在克萊伯派往非洲工作期間,還給克萊伯提供飛中國的機票或安排克萊伯去臨近的非洲國家度假,在那裡見面,是因為知道克萊伯的情報值那個價。

而這期間,克萊伯對國務院發出的信函、要求雇員報告可能成為外國情報機構捕獲對象的郵件,她都通通回復「完全明白」,但是並沒有報告過一次。

起訴CBP 無防備下反遭FBI盤查

2016年,克萊伯去維也納、奧地利短期旅行,出境前被帶到海關和邊境執法局(CBP)第二層檢查,返回入境時再次被CBP帶去第二層檢查,且在她不在場的情況下搜查了她的行李。

克萊伯非常生氣,投訴CBP,隨後FBI介入。到了面談日,她原以為是行李事件面談,結果到了現場發現FBI探員感興趣的是她和A某在中國的經歷。

克萊伯小心翼翼地隱瞞與中共特務B某、C某的關係,並對收到的禮物和回報閉口不談。結束FBI面談後數小時,克萊伯偷偷摸摸地用國務院內的電話亭跟A某通話,告知A某不要談及在中國的學習經歷,並說「現在要離(中共)遠遠的」。此後,克萊伯還讓A某刪除跟B某、C某有關的所有郵件以及電話信息,「我不想以後惹麻煩,請立即做!」

FBI的調查還顯示,克萊伯在即將接受FBI調查時,還曾指使中共特務,銷毀之前彼此接觸的證據及提供給她禮品的證據。

臥底特工釣魚執法 一切敗露無遺

此後,克萊伯也刻意不跟中共特務B某和C某聯繫,也不讓她的家人A某跟他們聯絡。但是事情沒有像她預料的結束,到2017年1月26日、一切都結束了。那天的天氣是又冷又黑,一位FBI的臥底探員(華人)扮成中共國安局(MSS)官員,在克萊伯住處等她,告知他是B某和C某的同事。

克萊伯居然邀請他(一個陌生人)到家裡,兩人交談了近1個半小時。在交談中,探員表示代表(中共)國安部對克萊伯過去的「直接幫助」表示感謝,克萊伯沒有半點否認。相反,她還解釋為何現在不能提供幫助,因為「跟他們過去(的審查)不一樣」。在臥底探員離開時,克萊伯對他像「朋友」一樣致以微笑以及揮手告別。

3月28日,FBI第二次約談克萊伯,她再次見到這位自稱是B某和C某同事的探員,才明白一切都結束了。

星期三(3月29日),克萊伯在面對美國治安法官的提問時,幾乎沉默不語。法官已經下令對克萊伯實施在家監禁,並將在4月18日就此案展開初步審訊。如果被判有罪,克萊伯將面臨最高20年的刑期。

國務院國家安全司官員發表聲明說:「克萊伯利用通過職位之便了解到的國家安全信息,換取個人利益。這種利用個人職務之便損害國家安全的做法一直是本司嚴重警惕的問題。」

中共情報機構在國外的運作模式

國務院女官員克萊伯出賣情報給中共的消息一出,讓美國大眾譁然。媒體評價這是繼美前情報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之後的又一大案。而起訴書也有詳細談及中共情報機構對外國政府的常見運作模式。

中共情報機構由中共國家安全局(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負責,類似於FBI和中情局(CIA)的結合體。它們注重收集以及辨識外國政府對外政策的機密信息,尤其是想要獲取跟中國有關的外國政府的政治、經濟以及安全政策情報;同時執行反情報任務;以及收集外國政治家和情報官員的個人簡歷等。

它們的常見手法是,使用受訓的情報人員,也通過非專業的人士收集信息。非專業情報人員被稱為居間(cut-outs)或被選擇人(co-optees),他們通常扮成國內外的外交官、記者、學術人員或商業人士。

針對中共看上的潛在誘惑對象,中共情報機構一般會在中國境內招攬他們,招待他們旅遊或負責他們的開銷。不僅通過現金,還有各種方式,包括生意業務考慮以及其它援助行為,要求他們為其服務。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7-04-09 6: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