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的淫亂基因——性解放

夏侯

被共產黨屠殺的蘇聯人民。(網路圖片)

被共產黨屠殺的蘇聯人民。(網路圖片)

人氣: 1856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4月09日訊】毛澤東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自稱「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的中共黨魁在中國發起的共產主義運動,導致中原大地8千萬無辜百姓魂飄荒野,孤零無依。殊不知,除了暴力和殺戮之外,馬克思列寧主義還帶來導致社會道德極速下滑的淫亂基因——性解放。

十月革命的副產品:性解放

由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在今日俄羅斯學界的研究中還有另一種說法,就是性解放的始作俑者。

根據維基百科詞條的界定,性解放起源於上個世紀60年代的西方社會。但根據學界公布的歷史文獻,包括歷史記錄的影像,則會使人震驚。因為首先開放性亂的變革者是列寧,發生在1917年布爾甚維克奪權時期。

蘇聯的性解放思想出自於馬克思、恩格斯等人發展出的共產主義理論。布爾甚維克奪權後,於1917年12月19日公布的列寧條令,包括「廢除婚姻」、「取消懲罰同性戀」。

1904年,列寧本人寫到:「淫蕩,能使精神的能量獲得釋放,不是為了偽裝的家庭價值,而是為了社會主義取得勝利,要扔出這個血塊。」

在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的三次黨代會議上,列夫.托洛茨基(Льв Троцкий)提出,布爾甚維克一旦奪權勝利後,就要制定新的兩性關係原則。共產主義理論要求摧毀家庭的一夫一妻制,過渡到性需求的自由時期,並提出教育孩子的責任要全部交給國家。

1911年,托洛茨基向列寧寫到:「毫無疑問,性壓迫是奴役人的主要手段。只要有壓迫,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家庭,就像是資產階級結構的組成,使它完全失去了自由。」列寧回覆:「……不僅僅是家庭。所有關於兩性關係的禁忌都必須廢除……我們可以向女權學習,甚至有關同性戀的禁令都必須廢除。」

於是州委員會頒發「取締女性私人化」的法令。所謂的廢除女性私人化,就是已嫁的女性不再從屬於自己的丈夫。該法令稱從1918年1月1日起,取消女性私有化,凡滿17歲到30歲的女性不再從屬私人,她們都是屬於勞動階層。前任業主(指女子的丈夫)享有不間斷「使用」女性的權力,每週不超過4次,不超過3個小時。

列寧主義所謂的「道德」,即要求公社成員為建設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而奮鬥。因此衡量共產黨人是否具有社會主義「道德」的標尺就是黨性。

黨性,不是人性,和人性也沒有任何的關係。因此所有和人有關的禮義廉恥、道德價值都被共產黨無情地打擊和摧殘。

「打倒廉恥!」

在上個世紀20年代,前蘇聯性解放期間,有一個非常狂熱的口號「打倒廉恥!」布爾甚維克為了盡快地打造出社會主義的「新人類」,就通過街頭裸體漫遊來異化人的思想。他們四處遊蕩,狂熱地、歇斯底里地大喊:「打倒廉恥!」「廉恥,是蘇維埃人民過去的資產階級。」

廉恥,是人本有的道德教養,人能知恥,規範和約束自己的行為。但在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中,就連基本的道德「廉恥」,都要劃到「資產階級」一類。

1918年12月19日,在彼得格勒為慶祝「廢除婚姻」法令紀念日,女同性戀團體舉行慶祝活動。托洛茨基在他的回憶錄中證實了此事。他說,女同性戀遊行慶祝的消息令列寧非常高興。列寧還鼓勵更多人裸體走出來:「繼續努力吧,同志們!」

共產體制下,從上級到下級彼此稱呼對方為「同志」,而如今「同志」早已成為同性戀者的代名詞。無論同志,還是同性戀熱衷的思潮,本就同源同出,流行在共產主義之下也就不足為怪。

在莫斯科,那些熱衷廢除婚姻的人全都裸體,身上只掛一條紅肩帶,在眾目睽睽之下漫遊紅場。他們一邊遊行,一邊高呼俄羅斯社會的其他階層也來加入他們的行列。而策劃操縱無產階級裸行的幕後人是列寧一黨的兒子和托洛茨基的密友卡爾.拉狄克(Карл Радек)。

卡爾.拉狄克帶頭裸體,沿著克里姆林宮的城牆率隊而行。「是的,走在隊伍最前的人卡爾.拉狄克,正是列寧的最愛。他完全赤裸著身體繞著公寓走,嚇跑了和他一起生活的姐姐的小孩……」

不要以為這些裸行只發生在首都,在前蘇聯的很多城市也進行過。譬如在克里米亞半島的辛菲羅波爾市,以弗拉基米爾.馬雅科夫斯基(Владимир Маяковский)為首的無產階級發動「覺悟教育」活動,馬雅可夫斯基本人穿著白西裝,而他旁邊的兩個年輕女子則是完全赤裸著身體,身上掛著肩帶,寫著「打倒廉恥」。

而在俄羅斯南部城市克拉斯諾達爾,熱衷列寧主義的人則是完全赤裸著身體,身上也是只掛一條「打倒廉恥」的肩帶,他們站在講台上大喊:「打倒小資!打倒神父的欺騙!我們(社會主義)公社不需要用衣服掩蓋身體的美!我們是陽光和空氣的孩子!」

這裡只是列舉了簡單的例子,粗略地畫出當時社會性亂變革後的草圖。這些熱衷社會主義的人,被狂熱沖昏頭腦的人,根本不會料到共產主義腐化墮落人的道德的同時,也在城郊、地下室、集中營大開反人類殺戮,人人都可能成為共產幽靈吞噬的目標,包括狂熱信奉社會主義的人。

傳播社會主義思想的急先鋒

1920年12月20日,全俄肅反委員會成立外事處,由緬任斯基擔任特別行動處處長。當時全俄「契卡」的工作人員都是長期經過地下活動、密謀工作,以及與沙皇警察及監獄鬥爭過的布爾甚維克黨員。

德國一戰失敗後,就不再有特工機構。二戰之前美國也沒有情報機構,二戰開始後,在英國的協助下始建情報組織。英法兩國都把情報機構削減到最低程度。但是全俄「契卡」的機構和蘇聯軍事情報機關,此時卻像添加了酵母粉一樣地迅速地膨脹起來。

當時歐美諸國都沒有為情報機構花費如此大的財力和人力。蘇俄認為他們幾乎有能力和全世界打仗,對於他們在全球各地進行戰鬥活動也都是很自然的事。

由於公開活動的共產黨員,公開發表過言論的人,均被各地警方登記註冊,因此不適合擔任駐外情報人員。前蘇聯開始招募後備人員,由於志願者不多,就以金錢利誘青年人。

據《解密的命運》披露的史實,當時前蘇聯是從同性戀者中尋找後備人員。因為這一類人過這「特別」的生活,能夠保守機密;同時這一圈子中的人比較容易找到情報機構感興趣的人。當時社會主義思想的狂熱和偏激,很容易被同性戀者所接受,因此社會主義思想在同性戀者當中流傳地非常廣泛。

前蘇聯對外情報局檔案館保存的真實文件中,披露的同性戀情報人員的行為著實令人不敢恭維。非正常的兩性關係,使他們自身攜帶著難以醫治的梅毒以及系列的家庭糾紛,想在暗中操縱人的慾望,又或者仕途的不易,使很多年輕的同性戀者跌入莫斯科張開的招募網。這是一群非常奇怪的人,這些人善於偽造國庫債券,又可以動手殺死不久前和自己共事的同僚。

敗壞人倫的「瑞典家庭」

前蘇聯性解放期間還出現「瑞典家庭」現象,是指很多人不分男女同居而住,通常由10~12名志願者組成「家庭」。雖叫「瑞典家庭」,但是和瑞典人沒有任何的關係,純粹的俄式。這一現象大開亂交和性亂。於是倫理崩塌、家庭分裂、同性戀、性病、強姦等事件爆增。

由於列寧要建造社會主義的「光明未來」,於是各地成立社會主義公社,人人都是公社一員。所以當時年輕的公社成員,都在全力投入「社會主義建設」,生兒育女則不受歡迎,即使生下孩子也要交給孤兒院。

隨著社會主義公社的發展,「瑞典家庭」也在全國全面開花。這一現象稱為女性的「國有化」或「社會主義化」。以1918年3月葉卡捷琳堡的「社會主義女性」為例。布爾甚維克奪取這座城市後,就在《蘇維埃消息報》上頒布一項法令。該法令規定,16歲至25歲的年輕女子都必須「社會化」,由內務部委員布朗斯坦(Бронштейн)倡議推行,並下達命令。於是指揮官卡拉謝夫執行任務,當即就「社會化」了10名年輕女子。

由共青團引發的強姦風潮

1918年10月29日,莫斯科成立全俄共青團。這些共青團員通常在工廠的共青團委會學習階級鬥爭理論,如: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思想。每期學習結束後,共青團頭子都要授予男性共青團員挑選團裡女伴的權力,不管女子是否願意,都要服從黨團的命令,於是強姦的風氣漸漸瀰漫開來。

於是上行下效,強姦的風氣很快颳遍全國。僅在1926年,莫斯科法庭就收到547起強姦案件;1927年726起;1928年則849起。這一趨勢在其他的大城市也呈現遞增。在列寧格勒,一個農民就強姦了26個共青團員,包括蘇共的預備黨員。很多女性由於被姦污致孕,生下不少畸形的殘疾嬰兒。共產主義開放的性亂、暴力,直接摧毀著俄國的未來。

俄國內戰期間,到莫斯科參觀的英國著名作家赫伯特.威爾斯(Herbert Wells)說:「在社會主義勝利的國家,要想發生兩性關係實在太容易了,太隨意了。」

共產主義的淫亂基因,上至黨魁,各級官員個人生活腐化糜爛;下至普通兵卒群起發動強姦暴行。

蘇聯進軍中國東北,強姦婦女。(網絡圖)
蘇聯進軍中國東北,強姦婦女。(網絡圖片)

據估計,蘇聯紅軍攻陷德國後 , 1945年4月24日至5月5日之間,僅柏林就有近50萬婦女遭到紅軍的姦污和凌辱。在戰後劃歸波蘭的原東部地區,被強姦者達200萬人,其中24萬人致死。蘇聯紅軍出兵中國東北時,也曾大規模強姦中國婦女。令人錯愕憤懣的是,那些強姦者很多卻成為衛國英雄,因為獲得國家勳章而逍遙法外。

前蘇聯的性解放導致眾多社會問題衍生,家庭價值觀崩毀、倫理道德喪失、同性戀、自殺殺人、流行性性病、強姦、畸形胎兒等;因此被俄學者稱為「俄羅斯史上最醜惡的戲劇。」

反觀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黃賭毒氾濫,中共各級官員包奶成風,糜爛的淫風腐蝕著社會各界。不過由《九評》掀起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目前人數已高達2億6千多萬人。中原大地民心從善思變,以三退行動表明拋棄共產主義、截窒馬列思想,將這史上最醜惡的思想逐漸從中原剔除。復興正統人倫價值,還復神州禮儀之邦,這大幕已在中國拉開。

參考資料:

1、亞歷山大.梅爾尼琴科,《世界新聞》第46期(Александр Мельниченко, “Мир новостей”  №46:Великая октябрьская сексуальная революция)

2、列昂尼德.姆列欽,《克格勃 國家安全部門主席 解密的命運》(Леонид Млечин 《КГБ. Председатели органов 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 судьбы.》),所引原文頁碼為第17~18頁

3、俄媒「東正教世界」報導,俄各界精英在俄聯邦杜馬舉行的研討會「布爾甚維克和其領導人的罪行」(《Преступления большевиков и их лидеров》),譯文引用研討會部分記錄,2013年3月21日

4、《不堪回首的血淚史!蘇聯紅軍曾強姦200萬德國婦女》,人民報,2005年10月6日

5、《蘇軍的性暴行與斯大林的態度》,李建軍,炎黃春秋雜誌,2015年第10期@*

責任編輯:謝秀捷

評論
2017-04-12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