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系列報導

跌撞人生 自嘲「下下士」者感悟神的存在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陳秉軒覺得自己的「一言一行」,正在默默改變中。(陳秉軒提供)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陳秉軒覺得自己的「一言一行」,正在默默改變中。(陳秉軒提供)

      人氣: 8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玉燕台灣台中報導)出生富貴人家,卻碰上家道中落的陳秉軒,自稱這輩子之所以一事無成,不是自己不努力換來的懲罰,而是直到年過半百,才驚訝發現,儘管不相信這世上有神,卻無法逃脫生命似乎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所主宰著。人生一路跌跌撞撞,直到他無意間接觸到「法輪功」,過去嗤之以鼻的信仰,才逐漸走進他的生活。而這輩子命運之所以如此多舛,回過頭來想想:「難道是要鋪墊我走向修煉的路?」

只要夠努力  不相信「命中註定」

50年代出生於桃園首富家庭,從事木材生意的父親,在當時曾被王永慶奉為兄長,甚是尊敬。之後,陳父還創立了台灣第一個沙拉油品牌,卻因戰後國際原物料變動,大筆資金購置的機械廠房,最後竟落得血本無歸。

家中經濟遭逢巨變,國小畢業後,陳秉軒無法繼續升學。在銀樓當學徒的日子,他形容那是一段慘淡少年期,腦袋幾乎處於停頓狀態。但聽古典音樂、拉小提琴長大的陳家人,一個個都與音樂有段緣分。

自小有自閉傾向、不被父親理解的大哥陳志遠,因擁有過人的音樂天分,因緣際會成為國內知名的音樂人,一生中曾多次獲得金曲、金鐘、金馬獎的肯定,家喻戶曉如李建復的《龍的傳人》、蔡琴的《最後一夜》、張雨生的《天天想你》等等,都是出自他的編曲、作曲。而陳秉軒也因為「音樂世家」的耳濡目染,有機會與家中兄長合開音樂教室,生意曾一度如日中天,但終究無法再上一層樓。

進入知名連鎖書店是他的下一站,為了謀生,他挨家挨戶推銷兒童月刊,在業務蒸蒸日上,有機會躍升主管時,卻因頂頭上司涉不法情事的牽連,讓他不升反降。多次為公司創造業務奇蹟的陳秉軒,此時心灰意冷,決定走人。

兒時家境富裕,學音樂、聽美軍電台,是陳家的基礎教育。長大後,儘管不具學歷,陳秉軒靠著自學,竟能說一口道地的美語,這也讓他有機會進入國內知名外商銀行,並以實力升任準襄理;但被上司排擠的情事再度發生,抱憾離開了經營多年的職場,他不再妄想爭取,只希望能掙一口飯吃。

相較於他的汲汲營營,一位好朋友的際遇,是不論如何糟糕的事業投資,都能化險為夷,甚至賺大錢,此時他開始懷疑,難道真的有所謂的「命中註定?」

年過半百,50餘歲的陳秉軒,徘徊在中年失業的十字路口,一心想著以他的勤奮,一定起碼可以維持生活,但如此卑微的想法,似乎也不能如願。而真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一把火」。

天資聰穎的陳秉軒,陸續擁有多項專利發明,獨創的「貓咪毛髮處理器」還自拍影片上傳網絡;就在看好寵物市場的同時,開設器具模具的工廠,卻傳來大火,連同他的半成品也一併燒成灰燼。

心血被一把無名火燒個精光,「這可能嗎?機率幾乎是零!」當他趕到工廠,看到廠方已變成廢墟,他向上天吶喊:「難道這背後真的有一隻手,連最後一口飯都要奪走? 

非無神論者「我想找到真正的神!」

陳秉軒稱自己喜愛科學,自嘲在信仰上是個「下下士」,即使命運多舛,也不輕易苟同他不認可的事物,但這並不代表他是無神論者;他解釋說,不是不相信有神,只是無法認同所謂可以靠「求」就有的「神」,或是「吃素、念經」就算是修行,這些在他看來都是愚昧、無知。

「若神佛是可以用求的,那不就與人的社會一樣,靠賄絡就可以換取到利益? 」他認為:「這其實是人的行為,硬要套在神的身上。」

一路被失敗追著跑,為了突破困境,他參加過許多「邁向成功之路」等名人講座,但他山之石並無法攻錯。在一次算命的機緣下,陳秉軒開始意識到,「難道真的有所謂的命運?若真有命運,就是真有因果,那麼就代表有神靈了?」

一日深夜,他信手轉到新唐人電視台,那時正播送《九評共產黨》。陳秉軒說:「從那時我天天觀看這個電視台,也知道了法輪功學員被嚴重迫害的訊息。」憑著對政治的敏銳度,他想:「會被極權壓迫的團體,一定是好的!」抱著好奇的想法,之後,一位女士的遭遇更進一步打開了他的生命視野,「這不就是神蹟嗎?」

他描述該位留學美國的研究生,因為車禍,導致全身處在無時無刻不疼痛的狀態,回台灣後,一位中醫師拿給她一本書《轉法輪》,閱讀完的那一夜,起身拿藥時,卻發現身體的疼痛完全消失,無藥而癒,完全恢復了正常。

陳秉軒說:「看到這樣的奇蹟,代表絕對是有神在,既然有神在,那我為何不去接近神呢?」懷著強烈尋找法輪功的意念,驅使他走下大樓,詢問大樓管理員:「這裡有人煉法輪功嗎?」

此後,陳秉軒毫不費力地,找到了引導他進入法輪功修煉的學員廖玟鈞,也幸運地捧回《轉法輪》一窺堂奧。

在接觸法輪功後的一段時日,陳秉軒還是不忘釣魚的嗜好。一次和太太前往日月潭垂釣,他說,當日漁獲頗豐,一條條大魚被他釣上岸,卻在此時,一句「好殘忍喔!」湧上心頭。回家後,他就把家中的整組釣具全部送人,並暗暗發誓再也不釣魚了。不過這個舉動,被許多同好譏笑,「這人瘋了」。而陳秉軒卻直覺自己的「一言一行」,好像正在默默改變中。

九天班見證神蹟

排除所有外在因素,陳秉軒終於下定決心到「法輪大法九天班」學法學功,就這樣開始見證一件件奇蹟的降臨。

「坐骨神經痛」已經快5年,他描述:「我的症狀是坐著會痛,站立時左腳會刺麻。一開始每天都去排隊拉腰復健,拉到腰椎僵硬,實在太難承受,約半年後就不再去了。那時買了一個細長的小小枕頭,開車或坐沙發時,就把它拿來墊在股溝減輕疼痛,就這樣過了幾個年頭。」

去上九天班時,因為他無法好好端坐聽課,被糾正了一下,儘管心中有小小的委屈與不悅,卻發現不愉快很快就過去了。這讓他心中暗暗高興,「我好像已經按書中所教導的,在修心性了」。

九天班課程進入第4天,神奇的事發生了,他回家後發現長期的坐骨神經痛竟然不藥而癒;此外,一年多前,每天頂著滿頭油膩膩的皮屑,這個在醫師口中是無法根治的「脂漏性皮膚炎」,在上完九天班後,也不知不覺消失了。陳秉軒驚呼:「我終於看見神了!」

談起戒菸的過程,他還有些許不好意思。陳秉軒說:「雖然知道師父為學員清理身體,修煉人不能再抽菸,在讀完《轉法輪》後,也感覺香菸變臭菸了,但過去每天要2包的癮頭還是克制不住。」

一天下午,他心中默默想著師父,希望這次真的把菸戒掉,抽完了最後1根,其餘4支香菸被他揉一揉,扔進了垃圾桶;過了一個下午,煙癮又犯了,垃圾桶裡扭曲變形的香菸,再度被他拾了起來,心情複雜地吸了第一口,未料馬上腹痛如絞;這個強烈感受讓陳秉軒至今難忘,從此未再碰觸香菸,「這一次,我又看見神了!」

40年來他嗤之以鼻的信仰,就這樣被法輪大法說服了。透過修煉法輪功,陳秉軒明瞭此生的不順遂,是過去因果造下的,他希望透過大法的法理調整自己,不僅修養心性,並償還過去犯下的罪業,還要進一步對許多被中共謊言蒙蔽的中國人講清真相,還「法輪大法」清白。#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