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hakespeare,Mary & Charles Lamb

莎士比亞作品《仲夏夜之夢》(1)

作者: 莎士比亞/原著 蘭姆姊弟/改寫
《仲夏夜之夢》──〈仙女舞蹈〉,奧布朗、提泰妮婭和帕克與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約 1786繪製。(維基百科)

《仲夏夜之夢》──〈仙女舞蹈〉,奧布朗、提泰妮婭和帕克與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約 1786繪製。(維基百科)

  人氣: 1203
【字號】    
   標籤: tags: ,

愛情是不用眼睛而用心靈看著的,因此生著翅膀的丘比特常被描成盲目。
──
海倫娜,
仲夏夜之夢》第一幕,第一場

雅典城有這麼一條法律,規定市民想把女兒嫁給誰,就有權強迫女兒嫁給誰。要是女兒拒絕嫁給父親挑選的夫婿,父親就可以憑藉這個法條,求處女兒死刑。不過,為人父者通常不會希望葬送女兒的性命,因此即使城裡的年輕女孩有時不大好管教,這條可怕的法律卻鮮少實施或不曾實施過,或許只是時常被為人父母者拿來嚇唬女兒罷了。

不過,曾經有個案例,名叫伊吉斯的老人真的來到當時統治雅典的忒修斯公爵跟前申訴,說他命令女兒赫米亞嫁給出身貴族家庭的雅典青年狄米崔斯,女兒卻拒絕聽話行事,因為她的心另有所屬,對象是個名叫拉山德的雅典青年。伊吉斯要求忒修斯主持審判,希望能夠依據這條殘酷的法律,判處女兒死刑。

赫米亞替自己辯解,說她違背父親的旨意,是因為狄米崔斯曾經對她的閨中密友海倫娜示愛,而且海倫娜正難以自拔地愛著狄米崔斯。可是,即使赫米亞提出這個光明正大的理由,解釋自己為何違抗父親的命令,卻打動不了生性嚴厲的忒修斯的心。

忒修斯雖然是個偉大仁慈的君主,卻無權改變國家的法律,頂多只能寬限赫米亞四天時間好好考慮。四天過後,要是她依然拒絕跟狄米崔斯結為連理,就要認命接受死刑。

赫米亞從公爵面前退下之後,馬上去找情人拉山德,通知他自己身陷怎樣的險境,說她再過四天,要不是得棄他而去並嫁給狄米崔斯,不然就性命不保。

一聽到這些不幸的消息,拉山德痛苦萬分,此時想起有個姑媽就住雅典城外不遠,既然這條法律的施行範圍僅限於雅典城邦,赫米亞只要到那個姑媽家避避風頭,就不必受到那條殘酷法律的制裁。他向赫米亞提議,要她當晚悄悄離家,一起前往他姑媽家,他會在當地娶她為妻。「我會到城外幾英里的樹林裡跟妳會合,」拉山德說,「就是那座美妙的樹林,我們在氣候宜人的五月,常跟海倫娜一起散步的地方。」

赫米亞欣然同意這項提議,只將潛逃計畫告訴她朋友海倫娜一人。

姑娘常為了愛情做出傻事──海倫娜竟然有失厚道地向狄米崔斯通風報信,雖然她洩漏朋友的祕密,除了只能自討沒趣追隨不忠的愛人到樹林去,自己其實沒什麼好處。她很清楚狄米崔斯會為了追赫米亞而到樹林裡去。

拉山德跟赫米亞提議要會面的樹林,是叫仙子的小東西最愛流連的去處。

午夜時分,仙王奧布朗跟仙后提泰妮婭總會領著小小隨從,在這座樹林裡縱情歡樂。

碰巧在此時,小仙王跟小仙后起了爭執。朗朗月光之下,在這個宜人樹林的幽暗步道之間,他倆只要碰上了面,就會唇槍舌戰一番,直到那些小仙子嚇得爬進橡樹殼裡躲起來。

這場不愉快的紛爭,起因是提泰妮婭拒絕把偷換來的小男孩交給奧布朗。小男孩的生母原本是提泰妮婭的朋友,朋友一死,仙后就把那孩兒從奶媽身邊偷來,在林子裡撫養他長大。

就在戀人們即將在這樹林裡會面的當晚,提泰妮婭正跟幾位侍女在這裡散著步,好巧不巧竟碰上了奧布朗,一群仙宮侍臣簇擁在他身旁。

「月色正好,卻不幸狹路相逢,傲慢的提泰妮婭。」仙王說。

仙后答道:「什麼?善妒的奧布朗,竟然是你?仙子們,咱們儘管繼續往前走,我已經發誓不跟他打交道了。」

「且慢,魯莽的仙女,」奧布朗說,「我難道不是妳的夫君嗎?提泰妮婭何必跟她的奧布朗作對呢?把那個小小偷換兒交給我當侍僮吧。」

「你死了這條心吧,」仙后回答,「即使你拿整個仙國來換,我也不會把這孩子交給你。」接著她拋下火冒三丈的夫君,逕自拂袖離去。

「哼,隨便妳,」奧布朗說,「竟然這樣侮辱人,天亮以前,我要給妳苦頭嘗嘗。」

奧布朗接著召來了他鍾愛的親信帕克。

帕克(也有人叫他「好人羅賓」)是個精明狡猾的精靈,老愛到鄰近的村莊耍些滑稽的惡作劇。有時溜進酪農場,撇去牛奶頂端的奶皮。有時,整個輕盈纖細的身體鑽進奶油攪拌器,在裡頭跳起奇特的舞蹈,害得酪農姑娘怎麼使勁,都沒辦法把牛奶攪成奶油,即使村裡的小伙子出力相助也起不了作用。只要帕克溜進釀酒器裡去作怪,整批麥酒注定會毀於一旦。

幾個好鄰居相約對酌,想舒服自在地享受幾杯麥酒時,帕克就會幻化成烤酸蘋果的模樣,躍入酒杯;老太太喝酒的時候,他就往她的嘴唇一彈,讓麥酒潑在她乾癟老皺的下巴上。然後,等老婦準備莊重地坐下,跟鄰居敘說一則哀愁的故事時,帕克就會把三腳凳從她身下一把抽走,害可憐的老太太跌得四腳朝天,那些老鄰居就捧著肚子嘲笑她,發誓自己從沒這麼快活過。

「過來,帕克,」奧布朗對他這個歡樂的小夜遊者說,「替我摘朵姑娘們通常稱作『閒遊之愛』的小紫花過來。趁人睡著的時候,把小紫花的汁液抹在那人的眼皮上,那人醒來的時候,會對第一眼見到的東西一見鍾情。我要趁提泰妮婭睡著的時候,把那種花的汁液點在她眼皮上。她一睜眼,就會深深愛上第一個映進眼簾的東西,不管是獅子還是熊,或是愛干涉人的猴子,或是愛管閒事的人猿。我知道怎麼用另一個魔法解開這個魔咒,但在替她解除眼上的魔力以前,要先逼她把那孩子交給我當侍僮。」

帕克打從心坎裡就愛惡作劇,覺得主人這把戲很有意思,於是跑去尋覓那種花朵。奧布朗等待帕克回來的當兒,看到狄米崔斯跟海倫娜踏進樹林,聽到狄米崔斯正在斥責海倫娜為何緊追他不放,狄米崔斯還一連說了不少刻薄的話。海倫娜則是一派溫柔地苦苦勸說,提醒他過去如何愛著她,還曾經對她表示會忠心不二。狄米崔斯卻轉眼就拋下海倫娜不管,說要把她丟給野獸、任憑牠們處置,而她只能盡量加緊腳步追上去。@#(未完,待續)

──節錄自《莎士比亞故事集》/漫遊者文化

《莎士比亞故事集》/漫遊者文化
莎士比亞故事集》/漫遊者文化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匆匆人生,捨得之道總貫穿期間。捨與得不就像天與地,水和火一樣嗎?相互對峙下又彷如共一。(Fotolia)
    這輛寶藍色的福特,忠心耿耿跟著媽媽,竟然也有20年光景了!時光悠忽,它除了見證我們七個的成長,伴著爸媽孫子們度過許多歡愉的孩提時光,滲透了媽媽東奔西跑為家忙的汗水,還有更多更多悲喜交織的回憶。
  • 諸葛武侯領兵作戰,善以智勝,而非蠻力;攻心為上,注重心戰,因而留下火燒博望、巧借東風、空城計等著名戰例。在他的軍事生涯中,有一場特殊的戰役,數次與敵周旋,將勝券在握的戰事變成為一場出生入死的硬仗。
  • 隨著修煉後思想境界不斷提高,智慧也越來越大,醫療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只要患者剛一開口,我就會準確的說出患者的病情,每每這時患者都非常驚訝。(Fotolia)
    隨著修煉後思想境界不斷提高,智慧也越來越大,醫療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只要患者剛一開口,我就會準確的說出患者的病情,每每這時患者都非常驚訝。
  • 從史籍記載中,我們常會發現負責管理一縣的長官,因朝代不同而有縣令、縣長、縣尹等不同的稱呼。但到了明清時期,掌管一縣政事的長官被稱為知縣,如明馮夢龍《警世通言‧卷十一‧蘇知縣羅衫再合》:「正說間,後堂又有幾個閒蕩的公人聽得了,走來幫興。」另清吳敬梓《儒林外史‧第十六回》:「忽聽窗外鑼響,許多火把簇擁一乘官轎過去,後面馬蹄一片聲音,自然是本縣知縣過。」那麼,縣的長官為甚麼稱為「知縣」呢?
  • 2017年5月8日晚,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2017年在德國柏林波茨坦廣場劇院 (Theater am Potsdamer Platz)的首場演出圓滿落幕。青年學子Simon Keyhani觀看神韻後說:「演出非常純淨,非常具有藝術觀賞性。」
  • 看到五十歲的人活得很精彩,就會期待自己的五十歲;看到六十歲的人活得很輕鬆,自己也會想要學習輕鬆過日子;看到七十歲的人能夠接受人生的喜悅和悲傷,也許會覺得時間的流逝並不可怕。
  •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 (大紀元岳青綜合報導) 2012年4月21日,在莎士比亞故鄉英國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小鎮,市民和遊客們舉行巡遊活動,紀念莎翁誕辰448週年。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是一個只有25500多人的小鎮,莎士比亞在這裡長大。小鎮至今仍保留著他生活過的痕跡。英國人民不但每年都舉行紀念活動,而且每隔一年舉行一次「莎士比亞戲劇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