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組圖:時代廣場集體煉功 西人法輪功學員分享故事

2017年5月11日至14日,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季媛/大紀元)
人氣: 62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邵燕紐約採訪報導)5月13日,逾百名歐洲法輪功學員匯聚紐約時代廣場,依照事先安排在雨中集體展示功法。儘管不大不小的雨點持續落下,他們依然全神貫注地隨著音樂煉功,絲毫不受影響。柔和舒緩的煉功音樂伴著雨點聲在時代廣場飄揚,路人們被這祥和的一幕所吸引,時而上前詢問,時而舉起相機,拍下這雨中動人的一幕。

這些法輪功學員主要來自歐洲及周邊國家,他們擁有不同的膚色和不同的容貌,講述著不同的語言,每個人身後都有不同的故事。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都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匯聚在紐約一起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五週年。今天,他們如約來到時代廣場集體煉功,向人們展示這種平和的功法。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集體煉功。(季媛/大紀元)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季媛/大紀元)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发正念。(季媛/大紀元)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发正念。(季媛/大紀元)

法國軍人:希望更多人了解法輪功

法國軍人Matthieu Fouaiier和作為設計師的妻子來自法國巴黎。Fouaiier加入法國陸軍已經11年,是一名重型坦克兵。他們表示來到紐約,希望更多人來了解法輪功 。

法國軍人Matthieu Fouaiier和妻子。(邵燕/大紀元)
法國軍人Matthieu Fouaiier和妻子。(邵燕/大紀元)

Fouaiier通過妻子的介紹,從2013年開始煉功,當時他的腦部因為受到撞擊要做手術。但是他一開始煉功,就感到體內注入了一股強大的能量,之後腦部迅速恢復健康,不需要再做手術,身體也一直很健康。

Fouaiier表示自己從法輪功中受益良多,人生觀都發生了變化。他說:「修煉之後,我看生活的方式都不一樣了。現代人們對金錢很看重,修煉之後對物質追求看淡了。」

他的妻子是一位華裔服裝設計師,從8、9歲開始隨母親開始修煉。

他們介紹說,在法國有很多人在煉法輪功。法國的旅遊景點有很多中國人到訪,Fouaiier時常會在巴黎老佛爺購物城附近煉功。很多中國人看到後,感到很好奇,就給他照相。他對此感到很好,「希望他們回國後給親戚朋友們看,這樣中國的人們就知道在法國有很多人在煉法輪功。」

這兩天來到紐約,Fouaiier的感觸很深,他說:「看到這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一起煉功和遊行,覺得非常壯觀。希望人們都來了解法輪功,如果看到徵簽請願書,希望大家能夠簽名,一起來阻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

伊朗女士:找到人生真諦

34歲的Anita Kaviani來自伊朗,她和丈夫一起修煉法輪功已經六年了。和她一起的是18歲的高中學生Ghaiaal Tavamai,來自迪拜,修煉6個月了,Tavamai的父親修煉10年了。她們都是為了慶祝活動而來到紐約。

來自伊朗的Anita Kaviani和來自迪拜的Ghaiaal Tavamai。(邵燕/大紀元)

Kaviani在伊朗最大的網絡平台公司擔任後勤經理,她很高興看到這麼多法輪功學員來紐約相聚。「到紐約看到這麼多來自各國的人在煉法輪功,感到很了不起。這幾天,各國有上萬人聚在紐約,一起煉功,感到非常好。」

Tavamai是第一次來,她感到很親切,她說:「大家都很團結,從世界各地而來,就像是一家人一樣,不分國籍和膚色。」

在修煉之前,Kaviani一直覺得生活中缺失著什麼,並一直在尋找精神上的追求,尋找令自己的心靈感到平和的東西。當她和丈夫發現法輪功之後,感到如此博大精深,她說:「找到了人生的路,知道自己為何生在世上,法輪功解答了我之前所有的問題。」

Tavamai表示也有同感,她說:「我之前對人生有很多疑問,當我看到法輪功的書籍之後,我的問題都得到了解答。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完整了。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

她們表示,生活非常忙碌,時間飛逝,但是神奇的是,總能找到時間來學法和煉功。「如果你想做,就一定能做到。」

Kaviani希望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儘早結束,她說:「我們想讓人們看到這個功法是如此平和,我們來自世界各地,我們是一體的。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我們希望這場迫害能夠結束。」

「這是一個平和的功法,任何人都應該有權利修煉。不應該有人因為一個和平的信仰而受到迫害,我們也無法對這場迫害視而不見。我們希望這個理念能夠在社會中廣泛傳播。」Tavamai說。

瑞典首批學員:22年前的珍貴回憶

Pirjo Spansong來自瑞典,她是一位註冊護士。她介紹說,從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每年的五月,她都會來紐約慶祝法輪大法日,十多年來一直如此。

來自瑞典的Pirjo Spansong說,每年的五月,她都會來紐約慶祝法輪大法日,十多年來一直如此。(邵燕/大紀元)
來自瑞典的Pirjo Spansong說,每年的五月,她都會來紐約慶祝法輪大法日,十多年來一直如此。(邵燕/大紀元)

她回憶到,李洪志師父在1995年第一次到瑞典傳授功法,她是最早接觸法輪功的瑞典人之一。「這真是一個美好的記憶。我第一次看到師父的時候,看到師父在門口出現,我不由地從內心深處感到非常開心。他看起來是如此英俊和善良,似乎充滿著能量。我頓時意識到這是一位與眾不同的人。我的心中充滿著喜悅。」

Spansong對師父的講課內容仍然記憶猶新。她說:「當師父談到宇宙和生活時,我感到內心充滿了希望。我之前不知道人為什麼要在地球上活著,如何做一個好人。師父告訴我們如何在生活中做一個好人,為什麼要做好人。這一點為何如此重要,如果希望有一個好的將來,那麼我們就要做一個非常好的人。」

「師父告訴我們『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真理,這一點深藏在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這也從此成為了她實踐的目標。「當你對周圍的人保持善良時,任何事情都會發生變化。」

當時,Spansong的背痛已經持續兩年了,因為工作繁忙,她緊張得無法安睡,這種背痛連醫生都找不到原因。

她的背痛幾乎是瞬間消失的,說起來是一個神奇的經歷。她回憶道:「在教功班上,師父讓我們想一想身體上的一個病痛的部位,我當時就想起了背痛。師父打起了漂亮的手印,瞬間我感到一股風從我的脊椎中穿過,我的背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拿掉了。我感到背部得到了解放,沒有疼痛,沒有壓迫。我頓時感到非常驚訝!」

「師父說的一切,我都相信。因為師父講的都非常有道理,關於這個宇宙和人類。我感到法輪大法的能量非常強大。參加學習班的所有人都感到一身輕。」她說,之後變化慢慢地降臨在她身上。「即使有人莫名其妙地責罵我,我都能保持安靜。我學會了替別人著想。當別人傷害我們時,我們不會反擊。」

Spansong表示,修煉後生活中還會遇到問題,只是看待和解決事情的方式不一樣了。「我們能夠替別人著想,從自己的身上去找問題。當我們從內心深處改變自己的時候,問題自然而然地就解決了。如果大家互相指責,這是無法解決問題的。大家都在向內找。」

她希望紐約人不要錯過修煉的機會,「來嘗試一下,看看這個功法有多麼強大。如果你感到壓力很大,可以試試來打坐,也許生活會很不一樣。」

對於中國學員無法自由修煉,她感到難以理解。她說:「在瑞典,人們可以自由地修煉法輪功,只有在中國不能。在1999年迫害開始之前,我每一年都會去中國,和中國法輪功學員一起集體煉功。有一次在大連,有上萬人一起集體煉功。我們當時只要去一個公園問,煉法輪功的在哪裡?都有人能告訴我們。因為大家都知道法輪功,很多人都在煉。我們遇到很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她表示要為法輪功在中國尋求公道。她說:「在中國,以江澤民為首的集團一直鎮壓法輪功,抓捕法輪功學員,酷刑迫害。對此,我們無法保持沉默。煉法輪功的人們都很平和,我們要將在中國這種對法輪功的不公正待遇公開說出來。」

瑞典公務員:我們是一個煉功大家庭

Werner Kleinert是一位瑞典政府公務員,他和妻子以及兩個女兒一同來到了紐約。大女兒Mira 16歲,小女兒Indra 12歲。通過兄弟的介紹,他們夫妻倆從98年開始修煉,而且,他的母親和兄弟姐妹都在修煉法輪功,他笑稱來自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大家庭」。

來自瑞典的Werner Kleinert和大女兒Mira(右)以及小女兒Indra。(邵燕/大紀元)
來自瑞典的Werner Kleinert和大女兒Mira(右)以及小女兒Indra。(邵燕/大紀元)

「我們從中受益良多,身體日益健康,放棄了很多不良生活習慣。在精神上一直在追求,直到遇到法輪功,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功法非常純正,解答了生活中的許多問題。心靈上有了高尚的追求。」他說,在瑞典有很多主流人士都在修煉。

兩位女兒看起來都具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Indra說:「你要自己思考,去尋找真相。不管其他人說什麼,你得自己去發現,聆聽自己的心靈。」

Mira想讓人們知道,在世界各地都能夠自由地修煉法輪功。她說:「法輪功是一個很好的功法,我們希望人們都知道。」

挪威醫學研究者:在挪威可以自由修煉

來自挪威的Vidai Melhuus從事醫學研究,他修煉法輪功的經歷看似非常偶然。一天,他在海邊散步的時候,看到一個男子在煉一種沒有看過的功法,他感到很奇怪,就在一旁靜靜地等候。

來自挪威的Vidai Melhuus。(邵燕/大紀元)
來自挪威的Vidai Melhuus。(邵燕/大紀元)

男子煉功結束後,他上前一起聊了兩個小時,馬上意識到這是一個難得的功法──法輪功,之後便開始修煉。

今天,他和好朋友Kleinert一起參加集體煉功活動,希望讓人們看到這個和平的功法。

對比在中國,Melhuus說在挪威人們可以自由修煉,「人們根本不會想到這個功法(在中國)不能修煉。」#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季媛/大紀元)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季媛/大紀元)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季媛/大紀元)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发正念。(季媛/大紀元)
2017年5月紐約法會
來自全球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5週年,聚集紐約舉行各項慶祝活動。圖為2017年5月13日,紐約时代广场雨中集體煉功,发正念。(季媛/大紀元)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7-05-14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