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事性非虛構文學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三

一個華裔女賭徒的終極好運

來美時懷揣二十萬買房錢 嗜賭賠個精光 退黨煉法輪功 幸運之神光顧

每一輛賭巴上,都滿載著賭徒和家人們的辛酸和淚水。(大紀元資料圖片)

每一輛賭巴上,都滿載著賭徒和家人們的辛酸和淚水。(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160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紐約法拉盛居民陳靜總是執拗地相信她的運氣,哪怕手氣再不好她也不服輸。在剛來美國後的6、7年的日子裡,她總是充滿希望地開始每一天,幻想著自己去賭場把錢贏回來,可到頭來,她輸掉了近20萬美金。好在,因為她富有善念的一舉,幸運之神最終眷顧了她。

2001年的時候,她住在紐約市布碌崙67街820號的一層一個房間裡,那只是她暫時的歇腳之地,她出國時帶來好幾萬美元,想買套房子。

她一般早晨8點多出門,門前有一個公園,裡面每天有幾個人在煉氣功。在一些無聊的休息日,她進去搭訕過。

來到67街上,她先向左拐,然後沿著8大道朝北走。在66街上有一個修車行,她每天路過,都和那個老闆打招呼。

「Morning! How are you doing?」那個白人大聲回答,笑咪咪地打量著她走過去。

37歲的陳靜1米6多的個頭兒,身材挺拔。圓圓的臉龐,一雙丹鳳眼裡似乎總帶著一絲微慍,當她把薄薄的嘴唇習慣性地抿起的時候,更顯得有些高傲,似乎她對什麼事情都不屑一顧。

這是她過去20來年的職業生涯養成的表情。陳靜的父母是廣東一個特區城市的高官,出國前,她也在那裡的政府實權部門工作,每天面對的都是求她辦事的人,讓她不擺點譜都不行。

她沿著8大道走到57街,走進一家餅店,買了個葡式蛋塔和一杯奶茶,坐下來吃她的早餐。她摸了摸隨身的手袋,那裡有2,000多美元。

陳靜愛賭的毛病已經有幾十年了。八十年代國內沒幾個人賭的時候,她就和同事出去玩麻將了。就是因為這個,丈夫一個巴掌把她打回娘家,在女兒不大的時候就和她離婚了。

世界上似乎沒有什麼能阻擋賭博給她帶來的樂趣。到美國之後,一開始,她想好好學英語,幹出一番事業來。但是到賭場認了門以後,她就一路贏錢,幾個月就贏了一萬多,把她的賭癮又勾了起來。

贏了錢,她和好朋友大吃了一頓,又花800美元給媽媽買了套首飾,然後把錢藏在一個不鏽鋼的杯子裡,告訴自己:「再也不賭了,見好就收。」可過一會兒又想:「賭場的錢這麼好掙,還幹什麼工作?」

恰巧她老去玩兒的那家賭場招巴士售票員,問她幹不幹,她痛快地答應了。「這是工作,不是賭錢。」她自欺欺人地想。

吃完早飯,陳靜走出餅店。不遠處就是她的工作場所——賭巴車站。賣了幾十張票,上午十點的時候,白色的賭場大巴來了。她帶客人們上了車,開往康州金神賭場。

輸到只剩2美元

和很多中國賭徒一樣,陳靜最喜歡玩的就是「百家樂」(Baccarat)。這是一種很簡單的賭博,就是兩個對手,一個「莊家」(banker)對一個「閒家」(player),發牌員發給幾張牌之後,看誰的點大誰就贏。

賭巴從布碌崙開了有2個多小時,到了賭場。陳靜先用自己的積分卡占領一個賭檯的1號桌,然後就領著客人去辦手續。接著就回來賭「百家樂」。

陳靜先拿出幾百塊錢換了籌碼,幾十塊幾十塊地押在「莊家」上面。但是她碰上了「長閒」牌,就是連著幾次都是「閒家」贏。

但是她像以往一樣,心中一種不服氣的勁兒讓她「莊家」越輸越壓,她不相信自己的運氣差,老想著翻盤的時候。 中間的時候,她停了幾次,終究忍不住又去買籌碼了。最後,到下午5點往回返之前,她的2,000塊錢全輸進去了。她翻了翻口袋,自己的錢已經沒了。

除了工作時間她和客人一起賭,就是在她的休息日,她也到外州別的賭場去賭,什麼大西洋城、金沙、雲頂,她都是常客。休息日她帶的錢更多,她非要把輸的錢贏回來不可。

到賭場賭錢的人都說,賭場裡面有「小鬼」,新手剛賭的時候,「小鬼」們眼生,或者故意讓你上鉤,所以一般都是贏錢,等它們熟悉你了,你的賭癮也培養成了,就是你開始輸錢的時候了。

有一次,陳靜身上帶了1萬5千美元現金,從10塊錢的籌碼壓起,還是壓的「莊家」,可是這回「小鬼」看上了她,竟然讓她碰上了特長的長「閒」。陳靜只感到一種不服輸的倔強情緒控制著她,讓她愚蠢地使用了賭場上的大忌:雙倍投注。

從10美元開始,輸了下次是20美元;再輸了就下40美元……可是陳靜的運氣實在是不好,那天她碰到了16個「閒家」贏。在不到20分鐘的時間裡,她買的1萬5千塊籌碼全部輸光。

就這樣,陳靜越陷越深,直到她把銀行裡的錢輸得只剩下2美元。就開始借高利貸,沒人借給她了,就再從親朋好友那裡借。有時情急之下還動用公司的售票款,然後拆東牆補西牆。為了借錢,她謊話連篇,每天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從哪裡再借來錢去賭場贏回來。到最後朋友都遠離她而去,沒人敢接她的電話。

一天,國內的老母親打來電話問她買房子的事情,她不敢告訴實情,只能撒謊說:「房價漲得厲害,現在買不起,等降價再買吧。」

她開始了從來沒有過過的節衣縮食的生活,減少吃飯次數,或者在超市等那種一美元一大包的菜。

欲罷不能

到底是什麼讓賭徒上癮?有人說是金錢的誘惑;有人說是「差點就贏」的心理促使;有人說是燈紅酒綠的環境吸引;有人說是腎上腺素和內啡肽的刺激作用。賭客常說,輸錢都從贏錢來。所以澳洲賭王何鴻燊說「不怕你贏錢,就怕你不來。」

「我感覺那就是一種魔,它控制著你,自己是戒不了的。」多年之後,陳靜對友人說。「我也知道不好,就像你問抽煙的人,知不知道抽煙對身體有害,誰都知道,但是那種『癮』上來之後就沒有理智了。」

陳靜親眼見過一個年輕的老闆,手裡掂量著幾個黑色的籌碼,表情麻木地對她說:「你看我手裡,這是一家餐館的錢。」這個福建小伙子原來是一個老闆,賣了自己的餐館來賭博,就剩下了這麼幾百塊錢。

有一段時間,賭場裡經常看到一個臺灣人。這個人很闊綽,賭錢的時候身邊總是買幾個陪玩的美女。一開始這樣的美女他身邊帶3、4個,後來就變成1、2個,最後,就剩下他自己來賭了,再後來,他人就不見了。人們傳說,這個人輸掉了幾百萬美元,消失了。

也有一群似乎永不消失的人。一個廣東人,贏過6萬美元,還不滿足,又來賭。這也難怪,誰看見有賭徒見好就收的呢?能那樣做也就稱不上賭徒了。最後,他在一天之內把6萬美元全部輸掉了。這個人加入了天天混賭場的「跑車族」。他告訴陳靜,已經託人跟大陸的家人說他死在美國了。

在陳靜的外債欠到6萬多美元的時候,她已經眾叛親離,沒人理她了。她開始絕望,想死的心都有了,後來又想,回國去吧,還有爸媽管她。

她最後下了決心,給70歲老母掛了個電話。「媽媽,我不是買不起房子,是我把錢都賭光了,我還欠了大量的外債。」

媽媽畢竟是媽媽,替她還清了所有欠款。最後勸她說:「你再想賭錢的時候能不能想一下媽媽?」

「好!好!媽媽,我發誓,我身上不帶錢,就帶10塊錢!」陳靜嘴上應付著,心裡感到無力。她知道,她戒不了。賭癮上來的時候,她能想起誰啊?想誰又有什麼用啊?

媽媽讓她把賭場的工作辭掉,寧可和爸爸一起養她。可是又不敢給她寄錢,怕她都去輸掉。陳靜心裡愧疚,覺得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女兒,她也想戒賭,可是戒不掉啊。

最後,陳靜想起了宗教,她知道宗教不讓人賭。有一天,她走進了八大道的教堂,把希望寄託給裡面的神父。可是,人家講經的時候,她卻在裡面睡覺,根本聽不進去,還是喜歡賭。睡了兩天之後,陳靜離開教堂,又回到了賭場。她從此對自己戒賭徹底絕望了。

好運降臨

就在陳靜麻木不仁,生無所戀的時候,有一天,她在八大道上碰到了一個叫萍姐的法輪功學員。萍姐跟她說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和退黨大潮,勸她退黨。

「我退。」陳靜爽快地答應了。她在國內權力機關春風得意的時候,像大多數人一樣想當官、往上爬,入黨是必經之路。但是共產黨是什麼東西她心裡很清楚,她毫不猶豫地發表了退黨聲明。

之後不久的一天,真像法輪功學員說的那樣,退了惡黨後幸運之神就降臨了。她在賭巴上撿到了一張《大紀元》報紙,上面說了一個故事,一個打麻將的人在修煉了法輪功之後戒了麻將癮。

「要不我還是試試法輪功吧?」陳靜心裡一動,又想起了66街那個公園。她那時已經搬了家,她想起,前幾年她跟他們學過動作,說來神奇,從那時候起她的甲亢症狀就消失了。

當時她的想法是,法輪功對人要求高,她怕自己做不到。現在是山窮水盡,走投無路,要不就跟她們早晨起來煉功吧?

陳靜早晨到公園裡煉功,有時間和萍姐他們一起學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她請了本小本的書,帶在身上。不知不覺中,好運向她走來。

心中的感恩

在修煉法輪功以後,陳靜成功戒掉了賭癮,過上了正常的生活。陳靜每想到此,心裡就充滿了感恩:「賭癮是很難戒掉的,我是有切身體會的。只有威力無邊的大法才讓我戒了賭」,「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

金神賭場的大廳有兩層門,兩層門中間有個過道,裡面有長椅供客人休息、等人用。陳靜煉了法輪功後,在賭巴的工作之餘,就經常坐在那個長椅上看書。

有幾次,當她把客人送進去之後,心裡也感到有些癢,她就想想書上的話,對自己說:「這是對我的考驗。」轉身來到大廳外,把書拿出來,在椅子上讀一講《轉法輪》。看完書後,回到大廳,看到霓虹燈下、老虎機前那些醉生夢死的人們,她在心底裡發出感嘆和同情。

在不知不覺中,就像春雨潤物,陳靜不知哪一天忽然發現,自己怎麼一點也不想賭了?想起自己輸進去的那二十來萬美元,那種一想起來就鬥志昂揚「想贏回來」的心,消失得無影無蹤。《轉法輪》書裡講:「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爭不來。」 陳靜心平氣和地想著,輸掉的錢,都是以前自己非法所得,不屬於自己。如果真贏了錢,那才讓她心裡不安呢,因為她現在知道了,「不失者不得」,不是自己的錢弄到手就得用寶貴的德來交換。

陳靜感覺,煉法輪功並不像她當初想像的那麼難,她只要按照書中教導的去做好人,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起著變化。當她煉功時,她能感到全身有種黑黑的不好的物質離她而去,直到完全消失。打坐的時候,即便是單盤著腿翹得老高的時候,她的身體都輕得往上飄。

自從煉功之後,她從早晨一睜眼就開始笑,走在大街上,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直想問他們:「法輪功這麼好,你們怎麼不煉呢?」

除了偶爾做零工,她把剩下的時間都放在做義工上,告訴人們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有時候,在寒冷的冬天出去做一天活動,她也不感覺冷,不覺累。她經常看著漫天的大雪,心裡暖融融地想:「我一個曾經身陷賭癮不能自拔的人能夠得度,是多麼幸運啊!世人啊,睜眼看看吧,佛法就在你們面前啊;等你了解法輪功真相後,你就會覺得,這世界原來是這麼的美好!」

重獲親友信任

法輪功講「真、善、忍」,陳靜自己受益之後,就想把大法告訴別人。她就在去賭場的路上,給乘客們播放《九評共產黨》、神韻推廣光碟等。家裡人和周圍親密的友人都看到了她的變化,那些原來怕她借錢而遠離了她的朋友們又回到了她的身邊,支持她煉功。

她一個最好的朋友跟她說:「姊姊,我看你煉法輪功之後越來越善良了,這法輪功真好啊,好好煉。」父母也打來電話鼓勵她:「你覺得好就煉,我們支持你。」

陳靜發現,自從她真正修煉開始,好運就接連不斷。女兒換了個好工作;媽媽也給她匯來錢,讓她買房。2012年,陳靜在法拉盛買了棟三層的樓房。

「其實人人心裡有桿秤,國內那麼誹謗法輪功,可誰都知道煉法輪功的是真正的好人。」陳靜對友人說。「我媽媽以前哪裡敢給我匯這麼多錢買房,不得都讓我給輸光了?可是現在,她就這麼信任我。」

弟弟也給她錢,她怎麼推都推不掉。她說,她現在不需要錢了。自從買了房,她就把賭場的工作辭掉了,她把房子出租出去,除了繳地稅,連自己住的費用也賺回來了。◇ #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