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中國人如何才能擺脫監控

人氣: 49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5月16日訊】我是一個普通的工程師,曾經和一些科學家一起工作過,一直被監控。2003年,我無意中發現我一直被監控多年,為了過幾天衛生間裡沒有攝像頭的生活,我辭掉工作去旅行。旅行途中,我被多個團隊監控,有安全局,有武警,有警方,有媒體。

其中一個監控我的團隊,得意洋洋的對我說,他們已經把全中國總監級別以上的人都監控了,他們工資不高,但待遇很好,基本上要什麼有什麼。

另一個監控我的團隊,應該是警察為主,他們很多人覺的我很弱智,想把很多案件推到我頭上,只要死我一個,警方就能破幾十起殺人案,幾十起強姦案,上百個警察就能立功受獎,可以往上爬。北京,深圳,雲南,四川,江西的警方都有參與其中。他們明知道案件不是我做的,但為了自己往上爬,都要我死。楊新海就是他們陷害成功的樣例。他們想用同樣的手法讓我死,好在我不是普通農民家的子弟,才僥倖撿回一條命。

楊新海:1970年出生,高中肄業,原籍河南省正陽縣。高三時離家出走之後,楊曾先後到過山西、河北等地,在一些煤礦、建築隊上打工,期間因盜竊、強姦被2次勞教,1次判刑。從2000年9月起直至2003年8月,楊新海曾橫跨皖豫魯冀4省,瘋狂作案26起,殺死67人,傷10人,強姦23人。

我旅行結束後,監控一直繼續,但對我的監控似乎減弱了一些,有的監控團隊不在理會我。後來,我才知道,因為我沒錢,監控我敲詐不到錢,我已經被逼自殺一回,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再要逼我死不是那麼容易,監控人員於是把精力放到其他人身上了,他們把精力放在市長的女兒,局長的女兒,有錢人的女兒身上了,只要把她們的隱私和把柄握住,隨便敲詐一下都能有很多錢,沒有精力理我這個窮鬼了。可能省長家也難逃監控,因為,我旅行結束後,一直有個省的省長派人來問我,是誰進了他家?我自己都被監控,我哪知道是誰進了省長家,問我也是白問。應該是安全局的人了。

為什麼這些監控人員這麼囂張,毒辣,是因為中常委給了這些人權力,給了這些人設備。所有被監控的人都無力反抗,那怕你是官員和有錢人,被監控的人只能忍受羞辱和敲詐,甚至丟掉性命。

只有中常委得到應有的報應,只有監控人員得到應有的報應,百姓才能不被監控。

投書人 苦蓮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5-16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