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羅宇:真善忍能解決中國社會所有問題

紅二代羅宇在舊金山紀念六四「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呼喚良知、尋求正義」研討會上發言。(周鳳臨/大紀元)
2016年6月4日,羅宇在舊金山紀念六四「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呼喚良知、尋求正義」研討會上發言。(周鳳臨/大紀元)
人氣: 73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來自世界各地的上萬名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舉行盛大的系列活動,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5週年和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功信守的「真、善、忍」原則已經越來越得到世人的高度重視。紅二代羅宇接受專訪表示,法輪大法的傳播,在世界範圍內作出很大的貢獻,「真、善、忍」能解決中共一黨專政下所產生的所有問題。

法輪大法(又名法輪功)由李洪志大師自1992年5月13日在長春傳出,目前洪傳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最主要的著作《轉法輪》已經被翻譯成40種文字。法輪功學員以「真、善、忍」的理念修心養性。

近日,來自世界各地的萬名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舉行了盛大的遊行、排字、集會、功法示範、真相長城、法會等活動,震撼了紐約市民和在紐約的世界各地遊客。

真善忍是中華民族現在所最缺乏的美德」

旅居美國的中共前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之子、曾任職中共總參謀部、官至大校的羅宇接受大紀元專訪表示,「我有很多法輪功的朋友,他們都是一些很好的人。『真、善、忍』是中華民族現在最缺乏的美德。從世界上來講,如果大家都可以遵循這個理念,那整個世界也會和平。所以法輪大法的傳播,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到這個世紀,在世界範圍裡對人類來講是一個很大的貢獻。」

「以階級鬥爭為理論的共產革命證明是失敗了」

羅宇當年因不願與軍中腐敗同流合污,在「六四」後離國出走。儘管作為紅二代,但他並不看好中共所建立的江山。

他認為,當年馬列主義在世界的傳播是相當邪惡地傳播,中國共產黨現在根本就是一個腐敗的黨。他說:「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所謂馬克思主義、馬列主義在世界傳播,現在回頭來看,那是相當邪惡的一種傳播,這種階級鬥爭為理論的革命也好、統治也好,走到今天已經證明是失敗的。」

「法輪大法傳播是救中國的一條路」

他說:「在這個時候出現『真、善、忍』,法輪大法的傳播,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的這種佛法修煉,她是一種以現代氣功的概念在人民中傳播,而且集聚很虔誠的一批人的力量,我覺得這是能救中國的一條路。」

他進一步分析:「如果大家能夠以『真、善、忍』為宗旨來處理所有的不管階層、階級之間的矛盾,或者社會矛盾也好,就夠解決中國在一黨專制的體制下所產生的所有的問題。從政治上的問題到金融上到經濟上的問題,到社會各個層面的問題,都可以逐步地得到解決。實際上,這也是我說的逐步有序的民主化。而一黨專政模式肯定要翻船,中共這條大船就要翻了,因為已經無路可走了。」

「法輪功問題上怎麼跟人民做個交待」

近年來,法輪功學員被抓後無罪釋放的案例陸續出現,並有遞增的趨勢。羅宇表示,應該可以看出來,現在有點沒有統一的號令各行其事。「不同的地方有些在繼續抓、繼續判刑,有些抓以後無罪釋放。」

他強調:「特別是基層,恐怕相當一部分人在法律系統裡面,包括法官、檢察官比較早覺悟,不願意再為江澤民背黑鍋,把這些抓的人都無罪釋放,但是另外一方面,抓的和判的比放的要多的多,放的十幾個人,抓的一百多人。」

羅宇表示:「修煉法輪功這件事情從法律上、憲法上是完全站得住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違法的,而且他也快死了。現在的政府或者總書記,你得表態,你不能不吭氣,你不能夠當做沒事,但是現在看不出來有任何跡象。」

羅宇介紹,自己寫信給習近平好多次,「我說鎮壓法輪功和你沒有關係。鎮壓法輪功這件事情是絕對地違法的。他不是提出依法治國嗎?你說有案必立,二十幾萬人控告江澤民,你也不立案,這件事情雖然你不是罪魁禍首,那別人覺得你是背江澤民的黑鍋,但是如果你仍然不在內部停止迫害也好,外部公開道歉也好,你仍然不做這件事情的話,老百姓就會說你不是背黑鍋的問題,你就是從犯了。在這件事情上怎麼跟人民做個交待,現在問題是這個。」

最近中共黨魁江澤民頻傳死訊,羅宇表示,江澤民反正他總要死,而且他也不會有多長時間,關鍵問題是現在的主政者,他們對迫害法輪功的這個事情要有一個決斷,「如果你繼續迫害,你就是從犯;如果你能夠認識到非法性,對人民做出一個交待,承認錯誤、給予賠償,你就得了民心。如果你繼續迫害,那你就只有被老百姓給推翻,因為你這是明顯的反人類。」

「習近平面臨江派阻力和政權穩定問題」

羅宇分析,習近平在「六四」和法輪功這兩個問題上,都是沒有決心朝向依法治國、以憲治國的路走。「為什麼沒有這個決心呢,他可能因為面臨的問題,和我們想的不是完全一樣,他有很多實際上江派的阻力,另外他還有一個所謂的穩定的問題,他所想的穩定和我們想的穩定不是完全一樣。我寫信跟習近平講,你要是能夠把這二件事情解決了,你就是得人心者得天下,你就能夠得人心。」

他強調:「習近平可能害怕這二件事情解決以後就失了黨心,但是他現在反腐敗,實際上已經失了黨心。所以,我的想法,他會不會在反腐之後,反正已經失了黨心,就看能不能夠得民心。但是現在看不出跡象來,我甚至還有點失望。」#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7-05-18 4: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