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蘇上千村民圍堵鋼廠討污染費 數百警驅趕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人氣: 25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討污染費,以及抗議鋼廠擴建拆遷補償過低等。村民首先與鋼廠工人發生衝突,多名村民被打傷,之後大批防暴警察到現場驅趕追打村民,將村民趕回村莊,同時封鎖村莊,多名村民被抓。

事件導火索為拆遷補償引發村民不滿,連續幾日,上千村民圍堵在鋼廠各個出入口,禁止原料運輸車輛出入,村民又同時向企業聲討應獲得的污染費。

村民王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5月18日下午2時許,鋼廠廠長開車出來撞倒一位村民,與此同時,廠長叫來了身穿公司制服的「員工」(有內部消息稱都是外邊僱傭來的黑社會人員),手持鋼管,對村民大打出手。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王先生說:「我們報警,警察也不管,聽裡面的人說,廠長找了一些黑社會,假裝是員工,發了工作服,出來打我們老百姓,然後政府(人員)在旁邊看著不管,還在那嘻皮笑臉。」

多名村民被打得頭破血流,一位女村民表示,傷者被送到附近醫院結果不給救治,村民被迫到相鄰的山東日照市醫院接受治療。

衝突發生之後,大約下午4時許,當地政府調動了數百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到現場進行鎮壓。現場村民李先生表示,警察大約有三四百人,當時他看到在鋼廠的北門和南門防暴警察手持盾牌站成一排人牆,「裡面的老百姓都過不去,把老百姓圍住了,誰靠前他們就打人。」

另一位村民劉先生說:「特警來了之後二話不說上來打我們村民,把我們從北門攆到南門,把我們村民打倒了好幾個,頭也被打破,七八個人按著一個人,拿著警棍往死裡打,而且還把我們村民抓走好幾個。」

據了解,警察追打村民有一公里多(中間有村民使用石塊進行還擊),一直將村民趕到村裡,之後將村莊封鎖,只准進不許出。村民張女士透露,媒體記者根本無法進村採訪,整個村莊被封鎖警察直接抓人,有的村民在自家門口也被抓走,她的母親18日晚上到外面轉一圈,看到有2名村民被警察戴上手銬拉走。目前被打傷、被抓村民的人數不得而知。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員警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5月18日,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柘汪鎮響石村上千村民圍堵污染企業鑌鑫特鋼有限公司,與公司“員工”、防暴警察發生兩次衝突。(網路圖片)

還有村民透露,至今被抓走的村民下落不明,村中仍然有警車巡邏。19日,村民已經不敢再到鋼廠門前聚集。

響石村位於贛榆縣東北角,與山東省日照市嵐山區交界,全村2千多戶村民,當地政府10餘年前招商引資兩大重污染企業——江蘇新海石化和鑌鑫特鋼,近期,由於企業擴建,村民被迫拆遷。

據村民透露,此次拆遷根本無任何公告、無徵用土地批准機關等相關文件,最關鍵的是拆遷賠償價格與安置房價格之差達近三倍。

劉先生表示,拆遷賠償價格為每平方米1,320元,平房更低,每平方米才賠償800多元,而安置房價格為每平方米2,400餘元,拆遷之後村民根本無任何安置,必須自己找地方住,三年之後才能搬進安置房。

劉先生說:「村中老人一拆遷,高層樓房根本買不起,還要裝修,讓那些50多歲的村民去哪裡再弄20餘萬元置房。」

李先生也表示,最初政府告訴村民可以拆遷也可以不拆遷,但是近期在鋼廠與化工廠上班的員工受到威脅,如果不簽拆遷協議不准上班。全村2,000多戶村民沒有人同意拆遷,目前僅有20餘戶拆遷,他們都是村官的親戚。

據悉,十餘年來村民飽受鋼廠的污染,但是又無能為力將鋼廠趕走,鋼廠在成立之時曾向村民承諾支付污染費,村民分文未獲,公司方聲稱每年都向當地政府上繳污染費,讓村民向政府索要,村民質疑此筆款項是否被官員貪污。

拆遷與污染費成為此次村民維權的理由,但是最終被警察鎮壓。記者致電當地鎮政府與鋼廠,電話無人接聽。#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5-19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