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系列報導

風霜雨雪中 他們堅守了17個春夏秋冬

杜令梅和她的同修們在中領前和平反迫害。(伊鈴/大紀元)
杜令梅和她的同修們在中領館前和平反迫害。(伊鈴/大紀元)
人氣: 16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清晨,多倫多市東區的一棟老年公寓樓前的公交車站牌下,站着一位身材瘦小的老太太,她叫杜令梅,今年80歲了。同往常一樣,她將搭乘公交車,前往市中心中領館所在地。

中領館位於聖喬治大街(St Geoge Ave.),這個貌似安靜的街區卻臨近繁華的布魯大道(Bloor Ave.)。據粗略估計,每天經過中領館門前的車輛、行人上萬次。從2000年夏天開始,這裡成了杜令梅每天必來的地方。她和她的同修們一起掛展板、發資料,至今整整17年了。

DSC_0255 (1)
杜令梅在中領館前。(伊鈴/大紀元)

煉法輪功獲得身心健康

上個世紀90年代初,杜令梅是一位臨近退休的鞋廠女工,她身患多種疾病:腰椎增生、花粉過敏症、怕冷等。一到春、秋季節,皮膚紅腫,奇癢無比;腰痛,行走困難,無法平躺睡覺。她到處求醫問藥,西醫、中醫都無濟於事。也嘗試各種氣功,對花粉過敏症有些幫助,但腰痛仍很嚴重。

DSC_0244
杜令梅在中領館前。(伊鈴/大紀元)

1995年,一位來多倫多探親的法輪功學員蔣雪梅女士,在自己家裡開辦九天班,從此把法輪功帶到多倫多。1996年,杜令梅在一家診所巧遇一位太太,給她介紹法輪功。

那時,她看到衰老的媽媽病倒在床的痛苦和無奈,心生感慨,希望自己老了不要人照顧。為了求得健康的身體,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學練法輪功。不知不覺中,她發現腰不痛了,頭也不痛了,身體的病痛消失了。

法輪功除了五套功法,還要求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最初,杜令梅擔心自己不能真正做到,但她努力嘗試改變自己,遇到麻煩不再急躁、生氣;放下利益心,把存放了20多年、朋友借錢的欠條及退款的信件全部銷毀;還主動承擔照顧患病的媽媽。

慢慢地,杜令梅的親友們都發現她變得隨和、容易相處了。就連她的理財顧問也看到她的變化,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中領館前和平反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許多人被抓捕、關押。媒體鋪天蓋地抹黑宣傳同步傳到海外。當時,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約150人。許多學員和杜令梅一樣,還沒完全領會修煉的含義,就被當頭一棒。他們感到震驚:「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不讓人煉?」

DSC_0081
1999年7月24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向中領館遞上第一封請願信。(大紀元資料)

多倫多的學員自發地給中領館送請願信,給中央領導寫勸善信。杜令梅參與到中領館前舉牌抗議的行列。他們天真地以為,中共政府會聽取他們的聲音。但迫害仍然不斷升級,國內不斷傳來法輪功學員遭嚴重迫害的案例。

2000年2月21日,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打死。消息傳來,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極為震驚。幾位西人學員最先發起在中領館前200小時絕食抗議,隨後華人學員也陸續加入。

當時,杜令梅剛退休,成了最早參與在中領館前和平抗議,並自告奮勇成為安排值班的協調人之一。他們白天安排4小時一個班,上班的學員下班後接替夜班;有的大學生白天上完課,完成作業,晚上到中領館前幾個小時…….

就這樣,一群老老少少開始了24小時接力和平抗議。

風霜雨雪中的堅守

中領館是中共海外的窗口。法輪功學員的到來無疑使它們不安,他們想方設法趕他們走,設立圍欄、掛展板擋住他們,故意用澆花的水龍頭向他們身上噴水。杜令梅和同修們就穿上雨衣,繼續在那裡打坐。

多倫多的冬天異常寒冷,有時候零下20、30度。平時在室外待上15分鐘都難受。可是杜令梅和她的同修們需要在那裡待幾個小時。他們最初在旁邊搭一個小木棚,小木棚的空間只容一人在裡面打坐,其他的學員只能坐在外面。後來,小棚子在中領館的干預下被拆了,值夜班的人只能輪流到車裡取暖。

DSC_0073
2002年冬天,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和平抗議。(大紀元資料)

他們買來可以防寒的化學品塞在手套裡;因為土豆散熱慢,有人在家裡把土豆蒸熟,送給晚上值夜班的學員取暖……

一次,大暴風雪降臨,旁邊的一棵大樹倒下了,他們還在靜靜地打坐。積雪越來越厚,仿佛要他們把蓋住。但堆雪反而起到了擋風的作用,他們不感到那麼冷了……

有一天半夜,氣溫降到零下30度,值班的幾個學員感到實在難以堅持,他們決定撤下展板回家。正當他們準備離去的時候,一位姓向的學員和妻子抱著一床被子走過來。他堅持不撤,和妻子一道接下後半夜的班。

見證人間冷暖

就這樣,不管多冷,都有法輪功學員守護在那裡,他們成了冬天裡一道獨特的風景。來來往往的人們被他們的舉動震撼,人們開始關注他們。有人半夜三更來拿資料;一些過往的西人向他們露出真誠微笑:「你們好!」「保佑你們!」也有人上前與他們握手,「我理解你們」。

有人一聲不響地立掌於胸前,走過來說:「我和你們站在一起。」有人伸出大拇指說:「了不起,一定要堅持下去。」……

一位清潔工每天晚上都要買咖啡送給他們;有的華人半夜給他們送來咖啡。開車路過的司機看到黑夜裡,在暴雨中靜坐的法輪功學員,掉轉車頭,買了熱咖啡送來;還有一位中領館的官員路過一位學員跟前,從大衣底下伸出手來,向他豎起大拇指……

DSC_0092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和平抗議。(大紀元資料庫)

「晚上最難,沒地方上廁所,有的人凍得三天都緩不過來。還要承受那些不明真相的華人歧視、謾罵。」杜令梅說:「那時真的很難,很苦。有的學員真的哭了。」

「但我從來沒哭過,一次都沒有!」杜令梅平和的臉上帶有一份堅定。「比起國內那些在嚴酷環境下受迫害的同修,我們這點苦根本不算什麼。」

杜令梅還時常感受到神蹟:「很冷的天氣,在那裡打坐,雙腳會發熱。」「所以我才能一直堅持下來,否則幾個小時是很難熬的。」

迫害不停 反迫害不止

時間翻到了2017年。杜令梅和她的同修們在中領館前已堅持了17個春夏秋冬。他們24小時接力值班一直持續到2009年,之後改為白天值班。3年前,杜令梅已不再做協調人,但仍然每週至少6天去中領館。

DSC_0056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和平抗議。(大紀元資料庫)

 

DSC_0203 (1)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和平抗議。(大紀元資料庫)

18年來,世界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反而引起了更多人的關注,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從最初的幾個人,發展到如今數千人。許多人通過他們明白真相,多年後,有的學員去偏遠小鎮,還會有人問:你們是不是中領館前抗議的那幫人?

杜令梅在中領館前17年的堅持,只是全球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的一個縮影。18年來,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與全球的法輪功學員同步,創造了許許多多感天動地的壯舉。

「迫害不停,反迫害也不會止。」杜令梅還會繼續堅持下去,「認定的路就要一走到底。」她堅信:邪惡必敗,正義必勝。#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