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開物》乃服第二卷‧花本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 ,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了一百三十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特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衣料第二‧結花本

凡是能結織花的紋樣的工匠,心思最為精細巧妙。無論畫師先將什麼樣的圖案在紙上畫出,結織花的紋樣的工匠都能用絲線按照畫樣仔細量度,精確細微地算計分寸而編結出織花的紋樣來。織花的紋樣張掛在花樓上,即便織工不知道會織出什麼花樣,只要穿綜帶經,按照織花的紋樣的尺寸、度數,提起紋針,穿梭織造,圖案就會呈現出來了。綾絹是以突起的經線來形成花樣的,紗羅是以絞糾緯線來形成花樣的。因此,織綾絹是投一梭提一次衢腳,織紗羅是來梭時提,去梭時不提。有如天上織女的那種紡織技術,現在人間的巧匠也都能較全面地掌握了。

原文

天工開物》乃服第二卷‧花本

凡工匠結花本者,心計最精巧。畫師先畫何等花色於紙上,結本者以絲線隨畫量度,算計分寸杪忽而結成之。張懸花樓之上,即織者不知成何花色,穿綜帶經,隨其尺寸度數提起衢腳,梭過之後,居然花現。蓋綾絹以浮經而見花,紗羅以糾緯而見花。綾絹一梭一提,紗羅來梭提,往梭不提。天孫機杼,人巧備矣。

──轉自《新三才》

點閱【天工開物】相關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織紗羅用的疊助木,比織綾絹的最好輕十幾斤。織素羅不起花紋,要在軟紗、綾絹上織出波浪、梅花等小花,比織素羅只多加兩扇綜框,一個人踏織即可,不用提花的人閑着呆在花樓上那個,即不設衢盤與衢腳。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織「杭西」、「羅地」等絹,輕素等綢,以及銀條、巾帽等紗,不必用提花機,只需用小機。織匠用一塊熟皮作靠背,他的力全在腰和臀部,所以叫腰機。各個地區織葛、苧麻、棉布的,都用這種織機。織出的布、帛更整齊、結實而有光澤,可惜至今還沒有普遍流傳。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織紗羅的筘以八百個齒為標準。織綾絹的筘以一千二百齒為標準。每個筘齒中穿入已上漿的經線,把四根合為兩根。羅紗的經絲共三千二百根,綾綢的經絲共五、六千根。古書稱八十根為一升,現在較厚的綾絹就是古時所說的六十升布。織花紋時必須用嘉興、湖州所產結繭和繅絲時都用火烘乾的絲作經線,那麼任憑提拉也不會斷頭。其他省所出的絲,即使可以勉強提花,也不精緻。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絲織物不論是厚的綾或薄的羅,紡織時都要另行織邊。其兩個邊各牽經線二十多根,邊經線必須過漿,用筘推移梳乾。綾羅必須三十丈或五、六十丈穿一次筘,可省去穿接的繁雜辛苦。每織一匹(四丈)應在邊經上用墨劃記號,以便掌握長度。織邊的絲線不繞在杠(經軸)上,而是另外繞在織機橫樑上。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漿絲用的糊是以麵筋裡面的小粉(澱粉)為原料。織紗、羅必須要漿絲,織綾、綢可以漿也可以不漿絲。用染過的絲織紗,因為絲已經失去了原來的本性,要用牛膠水過漿,名叫清膠紗。漿料放在梳絲筘上,推移梳絲筘把絲漿透,一邊推一邊乾。天氣晴朗時,馬上就乾,陰天需靠風來吹乾。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當絲線繞在篗(繞絲棒)上以後,便可以牽經準備開始紡織。在一根直竹竿上穿上三十多個小眼,眼內穿上竹圈,稱為溜眼。將這跟竹竿橫架在木柱子上,先將絲通過竹圈再穿過「掌扇」(分絲筘),然後纏繞在「經耙」(牽緯架)上。絲達到足夠長度時,就卷在「印架」(卷經架)上。卷好後,中間用兩根「交竹」(經線分交棒)把絲分為一上一下,然後插到梳絲筘內(此筘不是織機上的筘)。穿過梳絲筘後,把「的槓」與「印架」(卷絲架)相對拉開五至七丈遠。需要漿絲的現在可以漿絲,不需要漿絲的可以卷在槓上,即可穿綜織絲了。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絲在篗上繞好以後,就可以作經緯線了。經線用的絲較少,而緯線用的絲較多。每十兩絲,經線用四兩,緯線用六兩,這是大致的情況。供卷緯線用的篗(繞絲棒),要將上面的絲用水濕潤後,再搖卷緯車帶動錠子轉動。把絲繞在管上(竹管以小箭竹作成)。
  •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將要織絲時,先要繞絲。在光線好的屋檐下把木架鋪在地上,木架上直插四根竹竿,稱絡篤。把絲圍繞在竹竿上,絡篤旁邊的立柱上,在八尺的高度上,用鐵釘釘上一根帶有半月形掛鈎的傾斜的小竹竿。把絲懸掛在半月形鉤內,手中拿住篗(繞絲棒),旋轉繞絲,為牽經、織緯做準備。小竹竿一端掛一個小石塊,作為活頭,斷絲時一拉繩子,掛鈎就下來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