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風:電影《竊聽風暴》的啟示

人氣: 24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5月24日訊】《竊聽風暴》是2006年最成功的德國電影,它在「德國奧斯卡」之稱的羅拉獎評選中獲得十一項提名。故事情節不算複雜:奉公守法、愛黨愛國的東德情報人員威茨格爾接受了一個看起來十分簡單的任務—監聽劇作家德萊曼。
很快,威茨格爾便發現了他的監聽物件不過是一對有著極平凡生活的夫妻。他們熱愛藝術,熱愛生活,在體制內盡力滿足各自對藝術的忠誠與執著,並贏得盛名。

改變來自作家德萊曼的一位同行好友艾斯卡的自殺。

威茨格爾良心發現,他開始刻意地將監聽報告中涉及意識形態的部分隱藏起來。出於對好友的自殺感到的憤怒,德萊曼搞到了東德每年因為政治迫害而自殺的資料,並將這些資料寫成了報導交與了柏林牆那邊的《明鏡週刊》,報導的發表使得東德的安全部門大為光火,竭力尋找著告密者。而種種的跡象使得他們將眼光投向了德萊曼的身上。安全部門帶走了他妻子克麗絲,克麗絲出於恐懼與懦弱被迫出賣了丈夫,供出了關鍵證據打字機的隱藏位置。威茨格爾在千鈞一髮之際,將打字機事先取走,挽救了德萊曼。而克麗絲出於悔恨沖出家門,結果與迎面而來的汽車相撞身亡。

德萊曼躲過了被監禁甚至槍決的危險。但原本仕途光明的威茨格爾卻因為監聽任務的失敗,降職成為了史塔西內部處理郵件安全的下層人員,僅僅過了5年,那個他為之保衛的國家便在人們的歡呼中轟然倒塌。

柏林牆倒塌的兩年之後,德萊曼在翻閱那些竊聽材料時,終於瞭解了真相,並給素未相識的個禮物—出版一本名為《好人鳴奏曲》的書。當威茨格爾走過書店,無威茨格爾一意中看到德萊曼這部新書時,他買下了,當店員問他是否要包裝時,他說「不,這是送給自己的。」

以前看過這部電影,覺得很沉重,但同時也為威茨格爾能夠在所謂的工作和自己的良心之間作出正確的抉擇感到欣慰,他其實是一個真實多面化的人,他忠於職守又有自己的獨立見解,他冷酷執著但又不願違背自己的良知,在我的眼裡他是一個真正的人。

對比當下,我們不難發現,那一段沉重的歷史正在中國大陸重演,而且無論技術的先進性,人員的數量和參與程度,地域和社會階層的廣泛性,被監控對象所受到的迫害程度都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別是在1999年7.20後,中共政權在長達18年的時間裡,通過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的瘋狂打壓,逐步積累了一整套完整豐富的對民眾全方位的監控與鎮壓的經驗,網警,刑警,武警警警參與,五毛特務,流氓人人有份,跟蹤,竊聽,綁架,威脅,判刑手段樣樣俱全,在全國甚至是全世界布下一張絲絲入扣密不通風的邪網,中華大地陰風慘慘,鬼哭狼嚎,牛頭馬面張牙舞爪,不可一世,這是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的。而其中參與的人在害人的同時自己卻又是受害者,天網恢恢,神目如電,自己所做的一切將來都得還。

參與其中的人可以分為大致兩類:

一是死心塌地的為中共賣命的,他們完全被共產邪靈控制洗腦,不相信天理,不相信報應,明明知道在做壞事,也通過網路知道許多惡報的例子仍然死不悔改,這種人真的是無話可說。

另一類是多少有良心的人,他們知道自己做的是壞事,內心常常是痛苦的,但又往往以服從命令,自己要養家糊口為理由安慰自己執行惡法,希望他們能看看這部電影以及網路上善惡有報的現實例子,引以為戒,在不得不執行惡法的時候,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盡可能的減少對被迫害者帶來的傷害,恪守做人的良知,給自己留條後路。這部電影裡威茨格爾的結局就是很好的例子,他雖然暫時被貶值,但最終免於清算,這部電影另一個值得人醒悟的地方在於東德政權的垮台,他被貶的時候上司說他得幹處理郵件的活20年,結果5年後看似無比強大的東德政權垮台,對比目前的中共也是一樣,目前國內中共看似強大無比,但其國內矛盾重重,在國際上空前孤立,官民矛盾日益激化,加上《九評共產黨》的廣泛傳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本質,中共的垮台天意難違。

這也許就是這部電影給參與迫害人民的體制中人的一點現實啟示。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7-05-24 3: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