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天三揪心 原珊珊記王全璋親人高檢之行

王全璋父母被短租中介和房東逼遷,目前已經被停水斷電。(王峭岭推特)

王全璋父母被短租中介和房東逼遷,目前已經被停水斷電。(王峭岭推特)

人氣: 8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父母、姐姐從山東老家趕到北京,向最高檢察院控告王全璋失蹤685天至今杳無音信的問題。然而剛落腳一天,短租的房東跟中介就上門逼遷,目前房屋已被斷水斷電。

5月25日下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帶著公婆、大姑姐入住離709案另一律師李和平家不遠的短租房。然而,26日上午,當李文足同他們一起到最高檢察院遞交控告信的時候,中介一連給她打了十幾個電話。等到下午回到家中的時候,房東和中介輪番上陣逼迫二老和王全璋姐姐王全秀離開。並威脅要斷水斷電。

據李文足推特27日上午11時左右發布的消息顯示,上午10點16分,王全璋父母短租一個月的房子外面,來了很多中介的人,要求收回房子,攆老人出門,並且已經把房子停水斷電了。王全璋的父母親年事已高,母親已癱瘓,出行極不方便。

「我們25日下午剛交的錢,簽好的合同。還沒有住到一天,就要求我們搬走,還罵罵咧咧的。老人心裡本來因為兒子的事情就不好受,現在又碰上這樣的事情。」李文足說,「本來房租就不便宜,我現在已經把車子賣了,也要把老家的房子賣了,不管怎樣,只要全璋回來,他還能再賺錢。」

另外,李文足告訴大紀元記者,王全璋的父母精神狀態還算不錯,說要保重身體等著兒子回來,再有他們也認為兒子很善良,沒有犯罪,幫助別人沒有錯;他們看到孫子也很高興,心裡多少有個安慰。

「我真的盼望看管全璋的相關人員能夠看到我們現在的遭遇與行為,能夠對他們有觸動,能喚醒他們心底的良知。」李文足說道。她還表示在中國想要做一個正常人都是不可能。

原珊珊帶著小女兒陪王全璋父母到最高檢投控告信。(李文足推特)
原珊珊帶著小女兒陪王全璋父母到最高檢投控告信。(李文足推特)

另外,「709案」另一律師謝燕益的妻子原姍姍寫了一篇《一天三揪心》來記錄26日陪同王全璋親人到最高檢遞控告信的經過。

以下是全文:

王全璋被關押已經686天了,家屬一絲絲音信都沒有,家屬已經懷疑這個人是否還活著。

揪心一,

今日我陪同王全璋的一家人到這個體制的最高檢控告有關部門違法問題。在最高檢門口第一次見到王全璋的父母、姐姐,我無法說明白自己的感受,心理的揪心遠遠比流出的眼淚更痛苦。王媽媽癱瘓多年,身體被繃帶綁在輪椅上,一隻腳上穿著厚厚的棉鞋,王爸爸患有冠心病拄著拐杖,王姐姐右腿被鐵皮包裹著。我拉著王媽媽的手,小心地聊著,生怕哪句話讓老人傷心。我知道對於一位母親來說,沒有什麼比兒子的生死更重要,這位母親正承受割肉般的疼痛。從聊天得知王媽媽了解709的每一個家庭、每一個細節,知道我有3個孩子,知道三寶的大概年齡……我只能默默地陪在老人身邊,希望老人家內心不要太絕望。

揪心二,

就這樣的一家人從家裡出發就被幾輛不明車跟蹤,到了這個體制的最高檢門口,就被幾十個不明身分的人員明目張胆的裡應外合地包圍著,舉著執法記錄儀、手機全程、全方位監控拍攝。當我們拿起手機對拍時,竟然還有一些無知的年輕人對我們擺出剪刀手,不知羞恥地微笑著讓我們把她(他)的嘴臉傳至中外,哪怕是千古。我不禁冷顫加揪心,這些20幾歲的孩子怎麼了,沒有是非善惡的觀念,以自己能成為土匪的幫凶而無懼,用無恥換來的僅是維持溫飽的口糧,他們的家長知道嗎?這是誰的責任,誰的責任,誰的責任?我同時也在慶幸今天能帶著女兒站在他們(她們)的對面,知道正義與愛才是永恆。

揪心三,

在這個體制最高檢門口時,一位老人從最高檢出來,後面追著一個檢查官手裡拿著控告信,嘴裡大聲的喊著:「你的東西拿走。」老人說:「那是我交給最高檢的。」檢察官說:「叫你把你的東西拿走」,檢察官隨手把老人的控告信眾目睽睽之下扔在老人的腳下。

我還能做什麼,我氣憤地大喊:「檢察官怎麼可以把老人交給最高檢的控告信隨手扔到地上?你的警號是多少?」我一看沒有警號,在我不計後果的大喊下,檢察官返回來撿起老人的控告信,不知道怎麼辦好,在原地痴呆了足足有兩分鐘後,硬塞給了老人家。這裡可是這個體制的最高檢啊,最高檢啊!這也是我今天沒有進最高檢控告的原因吧,看這碩大的最高檢,我由揪心不得、不跳躍到暗暗地給它們「加油」,坐等違法治民的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7-05-27 6: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