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医学神话–哈佛醫師汪志遠走出「漸凍」絕境的生命奇蹟 (圖,視頻)

作者:荷雨

曾经的“渐冻人”患者汪志远主任医师,如今的追查国际发言人(网络图片)

曾经的“渐冻人”患者汪志远主任医师,如今的追查国际发言人(网络图片)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5月30日訊】汪志遠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曾任中國全軍科學技術委員會文革後第一屆委員、《航空軍醫》雜誌編委,主任醫師,如今的追查國際發言人。十六年前,從中國來到世界著名哈佛醫學院尋找生機的學者,在求治無望的絕境中,通過修煉法輪功在三個月內重獲新生,經歷了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生命奇蹟。願他的奇遇給正在苦苦掙扎的患者以及關愛他們的人打開一扇希望之門。

 

近來,一個名為“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的慈善活動迅速風靡全球,席捲各界名流和尋常百姓。“冰桶挑戰”成為世界各大媒體報道的熱點,人們傾注其中的善心與愛意給這日漸悲涼的物質化了的世界帶來溫暖。“冰桶挑戰”的主旨是喚起社會關注、救助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患者。ALS俗稱漸凍人症,與癌症、艾滋病、白血病、類風濕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世界五大絕症,現代醫學至今對此束手無策。十六年前,卻有一位罹患此病、從中國來到世界著名哈佛醫學院尋找生機的學者,在求治無望的絕境中,通過修煉法輪功在三個月內重獲新生,經歷了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生命奇蹟。願他的奇遇給正在苦苦掙扎的患者以及關愛他們的人打開一扇希望之門。 

圖1.二零一四年七月汪志遠在華盛頓DC參加法輪功集會
圖1.二零一四年七月汪志遠在華盛頓DC參加法輪功集會

冰寒中掙扎求生

這位學者就是汪志遠。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他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曾任中國全軍科學技術委員會文革後第一屆委員、《航空軍醫》雜誌編委。

一九八三年,就在他事業揚起風帆之際,這位救治了很多病患的主任醫師卻發現自己患了這種中、西醫均無能為力的不治之症。

漸凍人症亦稱運動神經元症,正如其名,患者因脊髓運動神經元病變而致全身肌肉逐漸無力、萎縮,從肢體遠端開始,向上發展到胸肌,連控制發聲和眼球轉動的微少肌肉也不例外,身體就像被雪凍住一樣,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眼見自己的肌體被逐段摧毀、衰亡,變得不能說話、表達自己,無法行走,無力呼吸、進食,最後剩下皮包骨頭,衰竭、窒息而亡。這種病的患者平均存活三到五年。

“得病後不到三個月,我的體重就從原來一百五、六十多斤降到一百一十八斤。人全身無力到什麼程度呢?從一樓走到二樓都頭昏疲乏,出門就得坐車;腦袋記憶力差到什麼程度呢?連自家地址都經常忘記。”

汪志遠妻子牟琪琪是神經內科主治醫師,為了丈夫的病,查看了很多醫學書籍

雖知此病的性質,但汪志遠也沒死心,因他同學、朋友當時大部份都是大醫院的主任、副主任、教授、副教授,妻子又是神經內科主治醫師,應該說醫療條件很好。他尋訪了包括軍隊三零一總醫院、三醫大、四醫大以及華西醫大等當時中國最有名的醫院專科和專家,也嘗試了各種中醫、偏方和氣功,但所有這些努力都毫無結果,只能眼見著自己肌肉逐漸萎縮。

妻子懷胎十月,汪志遠自己全程住院,都未能回家照料過妻子,直到孩子出生兩小時後,他才到家,可家裡的事什麼都管不了,也不過問,脾氣變得很壞,跟之前判若兩人,他妻子當時的感受就只剩絕望——今後家裡的事只能靠自己了!

萬里異國求醫絕望

見在國內找不到出路,志遠的妻子將最後的希望押在了萬里之外的美國哈佛醫學院,因為這是世界第一流的醫院,很多尖端、最新的成果都出自這裡,她通過拼搏來到美國,進入哈佛醫學院,可在這裡也找不到能根除或抑止丈夫病情發展的良方。

因擔心自己葬身異鄉,汪志遠一直不願出國,直到妻子赴美三年後的九五年,他才來到美國,也進入哈佛醫學院,在心血管研究中心做顯微移植研究工作。

因為先後曾兩次合併消化道出血,身體很虛弱,尤其來海外後消化道第二次出血,因怕感染,不敢再輸,當時他血色素只有六克,連正常量的一半都不到。因血色素是攜氧的,缺氧令他大腦沒有記憶,不僅實驗室的東西記不住,連回家的路都不記得;回家就躺在床上,什麼事都做不了。親友都說哈佛那麼尖端,競爭那麼大,他只有回國了。

“當時已是無路可走了,作為一個醫生,自己得了這種病,這是什麼感覺?可以說人的精神完全垮了。”

絕處逢生

一九九八年二月的波士頓,天開始轉暖,進入早春。否極泰來,汪志遠的生命也出現轉機。一封國內好友的來信,扭轉了他看似不可逆轉、即將湮滅的人生軌跡。

那位曾和汪志遠一道山南海北地尋訪氣功名師、造詣很深的朋友在信中告訴他:自己找到了!他已學了法輪功,煉了半年,這功法不僅強身健體,還可修到很高層次,是真正的正法修煉大法,是最好的功法!他希望汪志遠從中能找回自己的生機。

聞訊後汪志遠迫不及待地去找,他終於在麻省理工學院找到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

“第一天參加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一個多小時,然後老學員來教功。我剛往那散盤一坐,就感到熱流從頭到腳,滾滾而流,能量場之大,是我想像不到的。聽師父從人要做好人講起,講為什麼要做好人?怎麼樣修心做好人?怎麼樣煉功?講得那麼好,那麼入心!我眼淚止不住地流,打濕了衣襟,我不得不將頭前傾,讓眼淚落在地板上……”

那天在實驗室忙了一天,待學習班結束他回到家已快凌晨。“要在往常,我根本就堅持不住。可那天都驚訝自己頭腦怎麼如此清醒、眼睛如此明亮、耳朵如此敏銳,感到渾身輕鬆、有力。哎呀,已十多年沒這樣的感覺了!”

聽課聽到四、五天的時候,他剛大出血過的胃、十二指腸潰瘍、腸炎、尿路結石等全身的痛苦都消失了,人整天感到被一股暖流包裹著,有種暖暖的、舒爽的感覺。

學習班結束後,汪志遠如饑似渴地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走路聽、吃飯聽,有時做夢自己都在煉功。後來他每天讀一講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有時讀兩、三講。“當讀到第七遍之後,出現了一個奇妙的景象:每次翻開《轉法輪》,紙面都呈紅色,讀著讀著越來越紅,象燒紅了的火炭,有時字中還射出金光!我真正體悟到《轉法輪》是一部天書!”

煉功近三個月,汪志遠不僅病症消失了、體重恢復了,比患病前還增加了,精力、記憶力各方面都恢復了,肌肉跳動、肌肉萎縮、肌肉無力全都沒有了,血色素也從六克恢復到正常。從醫學角度講,血色素的紅細胞一百二十天為一周期,可他煉功九十天就恢復正常,這簡直是個奇蹟。

後來,汪志遠到麻省總醫院工作。在作為新員工接受的系統身體檢查中,結果是他完全康復了!這時的他精力旺盛,晚上睡五小時就夠了,而以前睡十幾個小時都是暈暈乎乎。《波士頓環球報》記者聞訊特來採訪,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是,他看到汪志遠正在跑步。

邁入法輪大法修煉,一個嶄新的、充滿生機與活力的世界展現在他面前。

超常的科學

圖2.
圖2.汪志遠在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上分享自己的經歷與體會

從九八年康復到現在,已十六年了,對自己奇蹟般的康復,作為一個醫學工作者,汪志遠深有感觸:“這是當前的實證科學無法解釋清楚的,因為大法是超常的科學。就象人類歷次新的科學發現一樣,起初,人們也都不理解,後來逐漸才認識到,法輪功也是這樣。”

汪志遠從修煉中理解到,人的思想與物質是相聯的,人體原本有套順應自然、抵禦外在惡劣環境的運行機制。複雜的環境令人心變得愈來愈複雜,當人思想不再純凈,人體正常機制也隨之不平衡、失調,人就會得病。而大法修煉能讓人體機制歸正、恢復到正常狀態,甚至是更佳水平。

“法輪功是真正的高德大法,他從一開始就告訴人宇宙的最根本特性就是‘真、善、忍’三個字,教人向善、做好人。一個人說真話,與人為善,為別人著想,遇到困難麻煩忍一忍,那於人於己都好!人的精神與健康是緊密關聯的,一個善良真誠、樂觀豁達的人,他才會有一個真正的身心健康。大法是性、命雙修的,能使人達到機體健康、思想高尚,成為一個真正的好人,以至超常的人。”

在法輪功修煉人群中,汪志遠的康復奇蹟並非個案,無數罹患絕症頑疾的不同族裔和背景的人們通過大法修煉而獲得身、心、靈的重生。早在一九九八年九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在長春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抽樣調查,在一萬二千五百五十三位法輪功學員中疾病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百分之七十七點五,加上好轉者人數百分之二十點四,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點九;每年節約醫藥費二千一百多萬元,平均每人每年節約一千七百多元。

更多的法輪功學員絕症康復實例參見:明慧叢書:《絕處逢生》

* * * * *

背景簡介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這不僅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真善忍”信仰,也在試圖泯滅所有人的道德原則和精神價值,引發全球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反迫害。

(讀者:Frank推薦)

來源:阿波羅新聞網、youtub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