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低時薪15元?省府今日回應

今天,5月30日,安省省府將宣布關于工人最低時薪及福利改革的細節。(iStock)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5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李平多倫多報導)明年是安省大選年,面對越來越強的提升最低時薪至15元的壓力,自由黨政府計劃週二做出回應。

安省勞工界一直強力要求政府提升最低時薪。2014年1月30日,自由黨政府宣布最低時薪從10.25元升至11元,之後最低工資的增加與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掛鈎。勞工組織表示大失所望。

按2014年至2016年2年間的數據,安省新政策使最低時薪升了0.40元。如果這樣的升幅不變,需要接近20年才能升到15元。

現狀已發生巨大變化。Angus Reid 在2016年12月對5,300名加拿大人做的問卷調查發現,安省省長韋恩的民意支持度已連續2次在全國墊底,降至16%的新低。

在自由黨急需爭取民意的時候,勞工界在不斷加強爭取最低時薪15元的力度。安省爭取15元及公平組織(Fight for $15 & Fairness)週一發出通告,200名來自不同宗教社區的領袖,週二上午將在省議會召開聯合新聞會,呼籲省政府儘快修改立法。他們希望看到的改變包括:最低時薪15元、7天帶薪病假、公平安排工作時間、同工同酬及方便組織工會。

政府顯示讓步

從2015年春開始,安省勞工廳向全省徵求勞工法修改意見,最終修改意見推薦報告於上週二發布,但自由黨政府一直沒對報告中的建議做出回應。

該報告由省府特別顧問C. Michael Mitchell和John C. Murray共同制定,共提出173條改革建議,包括:允許農場工人、保姆、法律、牙科、醫療和建築行業工人成立工會,允許快餐與零售業工人成立多雇主談判(multi-employer bargaining)組織以加強工人談判影響力等。

建議還包括,全職兼職臨時工同工同酬;削除許多行業成立工會的壁壘;禁止雇主鑽法律空子將原本正式職位改為合同職位;將目前每年最低2週帶薪休假增至3週;加大對違規瞞扣員工工資雇主的處罰,設立匿名舉報熱線。但建議沒包括最低時薪。

省長韋恩在上月一個重大演講上曾說,目前安省企業前所未有的繁榮,但讓所有人均享財富卻變得日益困難,省府要創造一個公平的經濟環境,為所有人提供機會和就業安全。

據《多倫多星報》報導,有消息來源說,韋恩希望這次改革能取得平衡,要保證所提出的改革,僱員和雇主都能接受。相關立法至少要等到秋季議會復會時才會提出。

不過,CBC在5月12日發表的一份報導中稱,按匿名的省府高級官員透露,自由黨政府已經花了數週研討上述報告及其建議。政府內閣將很快考慮給安省所有僱員提供基本病假日、增加帶薪假期、將最低時薪提高到15元。

一直有爭議

事實上,安省勞工組織爭取提高最低時薪的努力已持續很長時間,2014年他們要求的最低時薪還是14元,現在已經變成15元了。

安省政府2014年1月宣布最低時薪升至11元時,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委員會(Labour council )總裁卡特賴特(John Cartwright)對《大紀元》說:「我們認為,一份工作應該使人脫離貧窮,而不是使人受困於貧窮。每小時11元的工資,仍會使你的收入低於貧困線的16%。」

他說:「這是我們爭取最低時薪14元的原因,它可以使工人的收入高於貧困線的10%。」

當時加拿大獨立商業聯盟 (CFIB)警告稱,提高最低工資將傷害商家,也傷害低技能、低收入的勞工,因為會迫使小企業減少工作時間或職位來節省成本。CFIB資深政策分析師特若斯特(Nicole Troster)對《大紀元》表示,企業已增加了稅務開支。任何的成本增加,都會使商家難以應付,最終影響就業。

當時安省評估最低工資的顧問小組報告稱,很多研究報告發現,提高最低工資會對就業產生負面效果,尤其是年輕人的就業。比如最低工資提高10%,10多歲的年輕人就業會下降3%至6%。

特若斯特認為,幫助低收入者的更好辦法,是增加收入稅的基本免稅額;政府投資技能培訓,使低收入者永久擺脫最低工資的困擾。

其實,安省的最低時薪在全國排名很高。如果不是亞伯塔省的新民主黨政府為了在2018年10月1日將最低時薪升至15元,在2016年10月1日將最低時薪提到了12.20元的話,安省的11.40元屬於各省最高,只低於努納武特特區的13元及西北特區的12.5元。

 經濟好轉或提供推力

加拿大諮議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的最新報告顯示,多倫多地區2017年的經濟成長率將是2.7%,是全國13個人口普查大都會區之最,2018年仍將有2.5%的增長。安省漢密爾頓地區的自2014年以來一直保持在2.0%或以上;渥太華 – 加蒂諾地區的成長率將達到2.3%。

油價持續低迷拖累了加拿大的能源行業,但持續低迷的加元已經使安省的出口回升,全省的失業率回落到16年最低水平。這些都有利於安省政府作出大幅提高最低時薪的決定。

不穩定的因素是,推動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房地產業,在冷卻房市的政策干預下,前景未明;美國政府計劃中的減稅及貿易保護政策,也給安省的出口業帶來了不明朗因素。

安省自由黨政府不久前宣布將電價下降25%,希望恢復選民信心。其中8%是省稅(PST),沒人有意見;另外的17%將通過延遲還債實現,選民對此的看法就難說了。

按安省財務問責官Stephen Leclair上週公佈的報告估計,政府的減電費計劃在未來29年中會給安省居民淨增加210億加元成本。具體是:2017年實現減價25%;跟著的4年按通脹率加價;2021年開始,電費估計年增6.8%,直到2027年底;2017年後的電價,估計比現狀高4%左右。

這將是安省過去幾十年以來最重大的一次勞工政策改革。有行家認為,新民主黨領袖霍華思一直在呼籲15元最低時薪改革。面對明年大選,韋恩此舉可以拉攏左翼陣營,同時逼保守黨領袖彭建邦表態。彭建邦一直向工會領導人釋放善意,企圖將保守黨立場引向中間,但他如果表態支持韋恩的這項勞工改革,可能會冒犯保守黨立黨之根本。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