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澤民集團瓜分中國經濟內幕(12)

江澤民集團利用民眾福利中飽私囊

梁木

江澤民集團瓜分中國經濟內幕。(大紀元製圖)

人氣: 577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1日訊】

(一)概述

我們知道:福利是非商品化待遇,是一個國家為縮小貧富差矩、消滅貧困、幫助弱勢群體、輔助社會低收入階層,滿足中產以上階級品味,均衡社會的基本待遇。國家福利包括醫療、教育、就業等等。

當今世界,除了中共,幾乎所有的國家,都遵循人民享受基本福利待遇的國際慣例。

以俄羅斯為例,蘇共解體後,即便是俄羅斯在物價上漲數千倍,盧布一文不值,國民經濟全面崩潰,社會制度根本改變的情況下,政府也沒有取消對公民的「四大福利」,更不消說今天的俄羅斯人民享受著怎樣的高福利。

近年來,隨著世界經濟的高速發展,高福利正在成為西方發達國家文明的標誌。從「搖籃到墳墓」,幾乎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的福利,甚至失業都是「帶薪休假」。

然而,這種讓世界人民享受生活的高福利待遇,在中國大陸卻沒有。

今天的中國大陸,國家實際上只是個空殼,國家的經濟命脈、企業、資源都被黨員幹部搶了私有。連政府錢袋子都成了江澤民集團的。中共還拿甚麼給人民謀福利?特別是近年來,隨著人民對中共瓜分國家經濟犯罪的覺悟,要求福利待遇與世界接軌的呼聲愈來愈高,對此,江澤民集團能給予人民的答覆就是:西方國家由政府給老百姓解決福利的做法不符合中國國情。中國人太多,底子太薄、太窮。

江澤民眼裡,中國人民的福利與國際接軌是把雙刃劍,所謂國際接軌說,是江澤民為了將他帶領黨員幹部用犯罪手段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所形成的私有經濟忽悠成市場經濟。在江澤民集團的國際接軌說辭典裡,根本沒有執政黨為國家、民族、人民謀福利的概念。恰恰相反,有的都是打著與國際接軌的幌子,剝奪13億中國人民應當享有的福利待遇。在江澤民那裡,人民提出的福利主張只要能跟國際接軌這個概念碰一下瓷,就算接軌。

可以說,江澤民當政以來,中國人民應當享有的、當今世界民主國家人民都正在享有的一切福利全部被剝奪了。甚至,連大獨裁頭子毛澤東在蹂躪中國人民的十年浩劫期間,用來作秀的那種公費醫療、教育和就業保障等基本福利待遇也都被江澤民帶領黨員幹部在瓜分「公有制」企業過程中剝奪得淨光。

(二)中共是怎樣剝奪中國人民福利的

「改革」三十年來,江澤民集團在哄搶國家資源、瓜分國有集體企業歸黨員幹部私有的同時,抹掉了中國人民應享有的世界各國人民都正在享受的各種福利待遇。

1. 醫療保險

當今世界,除了中共江澤民集團,連北朝鮮金三胖都知道給老百姓搞公民免費醫療福利。

對此,中共卻忽悠人民說:這個世界上哪有免費的午餐,掏自己的錢看自己的病天經地義。

這裡,筆者以世界上最窮、被中共嘲笑「阿三」的印度政府是怎樣為老百姓解決全民免費醫療福利的,來印證中共在福利待遇問題上對人民的無恥。

據新浪網2017年1月8日援引清華大學白重恩教授關於大陸與國際社會公民福利待遇差異的調查研究報導:

印度的財政收入是2,000億美元,被政府用來解決12億人口的免費醫療。中國的財政收入是2.2萬億美元,是印度的11倍,卻至今解決不了13億人口的免費醫療問題。

印度政府就用2,000億美元的財政收入,取消了全國公民的手機漫遊費,中、小學生唸書免費,大學每年每名學生只收取相當於人民幣48元的費用,公路不收費,坐火車不買票,住院看病不掏錢。

而中國財政收入的2.2萬億美元,卻成了中共江澤民集團一黨揮霍的私有財產,對於印度政府給予印度人民的這些好福利,御用文化五毛們用黨罵「阿三」,污蔑人家是一群窮彪子,用黨文化替中共為中國人民抹去了這些福利。

打國際接軌牌,這三十年來,中共就是對人民行騙:凡國際上搞憲政法治民主的國家,中共就忽悠人民污蔑人家制度不好不接軌;凡有利於人民福利的好事情,中共則以不符合中國國情為由不接軌;凡讓人民倒楣的事,如西方民主國家搞的民主憲政法制,中共則斷章取義,拿來「法治中國」。說到底,江澤民集團搞與國際接軌的設計,不過是為獨裁尋求更大的藉口,把國家應當用來福利人民的國庫資金吞噬黨有,同時,向13億人民敲骨吸髓罷了。

2. 就業保障

今天中國大陸,凡靠雙手勞動掙錢養家餬口的老百姓,除了在被央企的國有大企業裡尚可獲得固定職業,其它行業,90%以上被江澤民集團搶了企業、砸了飯碗,失去了固定工作,沒有收入。對此,江澤民集團不以為罪。

當今世界用工的「國際慣例」,是以簽訂無固定期限合同為主要形式的終身僱用制。這種終身僱用制度的優越性,一般情況下,有政府干預、法律保障,不允許任何企業隨便開除員工;特殊情況,既便是失業,政府也必須為失業者提供高福利生活保障。如社會福利開支占GDP23.1%的加拿大,該國公民如果失去收入來源,單身每月可領取500~700加元,約合4,000元人民幣的生活保障金,三口之家每月可領取1,100~1,300加元。如果一直沒工作,這筆錢可以一直領下去,直到死亡為止。

而計時工資收入,中國人和外國人的差異天壤之別:德國每小時人均工資30美金,美國約為22美金,泰國4美金,中國只有0.8美金,位列世界倒數第一。當然,我們也有排名第一的,那就是中國的人均工作時間一年高達2,200個小時,而美國只有1,610小時,德國1,400小時。

而對失業的救濟,如德國,失業工人可享受失業救濟和住房補助等福利,其中,失業救濟金的數目比一些低收入的國家,如中國大陸在職工人工資還要高出許多。如瑞典,失業者領取的失業津貼,相當本人在職期間原工資的90%。但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即便是被江澤民集團迫使「下崗」失業喪失勞動收入,也沒有這些福利,卻黨文化忽悠成時尚達人「勞動力自由遷移之身」。

我們知道:世界用工的國際慣例,約束各國企業,對企業主聘用、解僱工人都作了嚴格限制,僱主想隨意解僱員工,是觸犯刑律被禁忌的。比照簽訂無固定期限合同的「國際慣例」,江澤民集團是砸了全國人民吃飯的碗。

當工人失業、農民失地後,終身僱用制的「國際慣例」不見了、鐵飯碗不見了、全世界各國人民都在享受的四大福利不見了。13億中國人民成了任由江澤民集團隨意欺辱的氓流,無固定職業、無固定收入。可以說,取消「四大福利」是江澤民集團強搶、瓜分國家財富犯罪中最泯滅人性的一部分。這個惡行標誌著中共徹頭徹尾地走了一條與中國人民為敵、與當今世界民主國家大相逕庭的邪路。

在江澤民集團將國有集體企業瓜分歸黨員幹部私有三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大陸,幾乎沒有一家被黨員幹部私有了的「公有制」企業裡有固定職業的員工,甚至,在習近平打虎反腐的今天,受編制所限,連法院招聘的法警都是穿著警服站庭押解人犯卻沒有福利待遇的臨時工。

3. 社保繳費

繳納低擋保費,獲高福利是世界慣例。聯合國對發展中國家繳納社保費的標準要求是:五項社保繳費基數應當不超過個人工資總量的20%。

(1)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本應照此辦理,但江澤民偏偏不履行這個國際慣例,把向大陸民眾收繳保費當成揩油。近日,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承認,目前養老保險繳費水平偏高,「五險一金」已占到工資總額的40%至50%。

據白重恩教授研究發現:大陸月薪一萬的人,到手工資是7,454.30元,而其在職單位老闆要付出的是14,410元,就是說,

稅前月薪1萬,五險一金、個稅就要6,955.70元。有人可能會問,加上交納個稅,稅後拿不到3,000元。其實,這是不了解中共政府收繳五險一金的辦法:即除個人繳納的部分,多出來的主要還要靠企業交納。

具體繳費分類如下:

a. 個人繳費/社保與公積金繳費明細:養老8%:800元;醫療2%:203(200+3)元;失業0.2%:20元;

公積金12%:1,200元。個人繳費合計:2,223元。個稅:應納稅額總計:4,277元,繳納個稅:322.70元。

b. 單位繳費/社保與公積金繳費明細:養老20%:2,000元;醫療10%:1,000元;失業1%:100元;工傷0.3%:30元;生育0.8%:80元;公積金12%:1,200元。

單位繳費合計:4,410元。扣除上述,到手收入是:10,000-2,223-322.70=7,454.3元;

單位用工支出總計:10,000+4,410=14,410元。

僱主每月付出14,410元,職工個人拿到了7,454.30元,中間差額6,955.70元,就是稅費:其中,單位繳納的五險3,210元、個人繳納的三險1,023元,上繳了社保機構;單位繳納、個人繳納的公積金各1,200元,上繳公積金管理機構;個人所得稅322.70上繳稅務機構。

毫無疑問。今天我們的收入,再加上個人去商場消費時繳納的商品稅,即使是月薪一萬的人,也確確實實有50%以上被政府稅收了。這一點誰都無法否認。這是中共對聯合國關於發展中國家20%繳費標準的踐踏,是對中國人民生存權力的嚴重侵害。

(2)據天津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公布,社保繳費呈繼續上漲趨勢。

2015年天津用人單位和職工繳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城鎮職工基本醫療、失業、工傷和生育保險費基數的最低和最高標準分別為2,812元和14,058元。按此計算,社保繳費基數下限上調282元,上限則上調了1,278元,漲幅分別為11%和10%。這意味著,即便月工資不到2,000元的企業和員工也得按照2,812元的繳費基數下限繳納社保。

白重恩教授以中國五項社會保險法定繳費之和相當於工資水平的40%~50%測算,社保繳費率在全球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約為「金磚四國」其它三國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歐五國的3倍,是G7國家的2.8倍,是東亞鄰國的4.6倍。

(3)中共把社保繳費當作是在老百姓身上割肉。

江澤民集團在將「公有制」搶歸黨員幹部私有後,不僅讓黨員幹部斷了「公有制」經濟時代國家(企業)為員工承擔繳費的貫例。更有甚者,為讓外資企能跟它們同步作惡,居然公開教唆外國資本家,不要給中國員工交養老保險金。

據2014年5月8日《參考消息》網轉載英媒的報導:「中共的地方政府官員,為讓中國工人在外資企業不享受福利,居然親臨外資企、教唆外國資本家與中國企業接軌,不要給中國工人繳納養老保險金。」

我們知道西方國家養老金制度是由政府主導的福利保障體系。企業、政府都必須依法。它的溫馨表現就是被注入了人性化:即由基本養老金、補充養老金、補貼養老金三部分構成。其中:

a. 基本養老金,全民統一標準,無論有無職業,無論從事過工作與否,只要是公民,只要到了法定退休年齡,都可以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如法國,2010年單身老人每月基本養老金709歐元,夫妻老人每月1,158歐元。

b. 補充養老金,則是想在基本養老金基礎上多領養老金的人,根據需要的補充交納。

c. 而補貼養老金則是在基本養老金養家有困難情況下,政府的無條件特殊發放。西方國家對退休年令和養老金發放有著嚴格的法律規定,任何政黨或個人想悖逆法律或鑽法律空子向弱勢群體侵權都會頭破血流。如2012年,法國總統薩科齊決定把60歲退休的年齡延遲到60歲零4個月,引發全國罷工、抗議,致大選下台,新任奧朗德宣布恢復60歲退休才平息民憤。

而中共則滿嘴跑火車,打著與西方接軌的幌子,想讓工人晚領退休金,將男60歲、女55歲退休一律改成65歲,怕外國資本家給中國工人交保險壞了他們的事,就去教唆外國人別拿中國人當人。

(4)國家為老百姓謀福利是非商業化的。如台灣95年推出「老農津貼」,根本不存在老農先交社保,後得津貼的問題,是台灣當局硬指標規定由政府為老農民發放福利,即65歲以上的農民每月可領取7,000元新台幣。如台灣一位普通老人在醫院住了12天,出院後總計花費24,330元新台幣,合人民幣5,000多元,其中自費才35元新台幣,合人民幣7元。甚麼叫醫療保險?江澤民集團不懂是嗎?讓台灣人民告訴你:這就叫醫療保險,這就是社會福利。

4. 不動產

世人皆知徵收不動產保有稅作為地方政府主要稅源,是現代西方發達國家用來解決公民福利的通例。那麼,中共怎麼接軌的呢?

(1)在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歸黨員幹部私有後,就土地使用政策分兩步走:

第一步,1998年,宣布取消福利分房;同時,啟動商品房惡改;一度,故意廉價出讓土地,製造商品房市場房價超低廉假象(這是江澤民集團為讓中國人民接受取消福利分房(即取消「公有制」經濟)使用的手段,以大連郊區姚家同一地域為例:江澤民取消福利分房當時,這個地區的商品房每平米400元左右(當時每平米造價120元左右),而今天,同是這個地區,即便地角不佳,房價也沒有掉下每平米12,400元的。

廉價出讓土地時期,土地開發市場成了江澤民集團先富那部份黨員幹部悶聲發大財的聚寶盆。中共故意製造土地市場混亂,搞房地產開發的商人,99%都是那時期土地政策的寵兒。那時的開發商只要拿到被動遷工廠單位或城郊集體出讓的土地,取得城市規劃部門許可易如反掌,幾乎所有的開發商當時都是用零支付土地出讓金,就可拿到暴利的開發土地。

第二步,當取代福利分房的超低廉價商品房市場被大陸民眾接受後,江澤民集團轉而開始調整土地開發市場,祭出與國際接軌,於2004年出台「土地開發出讓,一律要由中共的政府收儲,實行土地招、拍、掛的一條龍」。這個所謂與國際接軌的政策,正是江澤民集團打碎「公有制」經濟之後要兌現的。事實上,今天中國大陸商品房市場上的超高房價,正是中共江澤民集團操縱高價收取土地出讓金造成的。

大紀元2017年5月10日報導,5月8日,中國社科院就《房地產藍皮書》舉行發布會,國家稅務總局稅科所研究員付廣軍在會上發言,他調查發現,一線城市,北京土地成本占房價的60%,而四線城市的土地成本只占25%。「也就是說房價上漲主要是地價上漲,付廣軍提出:降房價首先降地價。10萬元北京的房子,6萬元的土地成本,這只是土地出讓金的收入,還不包括房地產開發的稅收,不包括交易環節的契稅,也就是說房價70%是土地成本和稅費。

中共高價收取土地出讓金,並不是西方國家那種通過增加財政收入讓老百姓獲利。稅收進了財政就是黨的。結果,中共肥得流油,老百姓窮盡一生積蓄都買不起一套房。

(2)關於小城鎮建設的詭計

中共政府通過徵收國有土地稅發了大財,同時,也從中看到了斂財的門路,於是醞釀並實施了小城鎮建設。

小城鎮建設曾經讓大陸一些有士之識疑惑不解,其實,就是中共賣地斂財的設計。因為,中共想把農村集體土地變成黨撈錢的聚寶盆,唯一辦法就是將集體土地變性國有,而這種變現需要的條件就是把農村變成城市,於是,中共豢養的那些披著科學家外衣的頂層設計者就打出小城鎮建設這張血腥味十足的牌。

我們知道西方政府回收土地出讓金是獲利為民,而中共則將土地出讓金裝進黨的錢袋子(財政)。

其實,取消福利房,啟動商品房惡改,這個決策本身就是江澤民集團造了中共的反,砸了中共賴以執政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基礎。

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決不允許任何政黨、團體、個人,以任何名義出賣國家資源。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共出賣土地的收入是全民的,同樣,收歸國庫的土地出讓金也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政黨和政府對這些財政收入負有保護管理義務,無權擅用。而中共卻偏偏都將其裝進地方政府的腰包。

如2009年,土地財政收入為1.59萬億,2010年土地財政收入則瘋漲到2.9萬億。截止2014年底,土地財政收入形成中共政府日益膨脹的土地財政。但是,這些取之於13億人民的土地財政收入卻都成了供中共一黨享用、吞噬、揮霍的私利。對此,人民怨聲載道。憤怒都指向了開發商,而真正操縱房價、從中謀取暴利的中共居然裝好人、歷屆政府總理都站出來替人民鳴不平,向開發商揮拳喊打、咬牙切齒。

(3)財產稅和遺產稅

不論窮富一樣的標準,卻美其名曰:與國際接軌。

當今世界,高收入群體繳納的個稅要占75%的稅收比例,是「國際慣例」,也是西方各國以富養窮的辦法之一。

對個人財產課稅,各國標準不一。美國:對擁有2,500萬美元以上財產,遺產稅稅率50%,遺產額在60萬美元以下者免徵遺產稅。日本:最高稅率70%。繼承稅稅率分13檔。德國:實行7級超額累進稅率,稅率從7%到50%不等。這些國家和地區的遺產稅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注意保護窮人的遺產:不徵和少徵窮人的遺產稅。

中共卻打著與國際接軌的幌子,反國際慣例而行,繼續對窮途潦倒中的中國人敲骨吸髓地搶劫,江澤民集團恰恰是拿稅收當搖錢樹。據中共財政統計:每年國家70%的個稅收入,都是來自中低收入群體;而對於強搶國家財富一夜暴富的黨員幹部家族企業的稅收,中共則不談國際慣例。相反從保護特色出發,為它們自己出台了數不清的優惠稅、免稅政策,甚至是倒貼式的補貼政策。如江綿恆打著與台灣富豪王永慶之子王文洋合資名義獨家創辦的宏力微電子公司,被中共政府前五年免稅、後五年稅收減半。江澤民集團所謂與國際接軌的稅收政策,說到底不是為老百姓謀福利而是為他們自己斂財。

從瘋狂的公路收費到天價旅遊門票,可以說江澤民集團打著允許一部分人先富帶後富幌子哄搶瓜分國家經濟三十年來,是無所不用其極地在剝奪中國人民應享有的一切福利待遇。

當今世界各國人民正在享受的高福利、中國人民連想都不敢想。說到底,江澤民集團並不是把中國大陸當作一個國家來管理,也不是拿中國人當人看的。

5. 民主權利

今天中國大陸,因社會問題引發的矛盾異常尖銳。按國情,國家需要建立真正能夠代表工人、農民、婦女講話的工作機構,由老百姓選舉自己信任的人,即生活在群眾中,有品德、有能力、有基礎,為人正直、公道的人權維護者,搭起政府與民眾之間解決衝突糾紛等實際問題的橋樑。這也是江澤民時期可以用來解決大陸人權問題的辦法,但被中共用自己人成立一個級別高到中共省部級「五大班子」之一的所謂工會來掩人耳目了。

用黨辦「工會」取代工人權利是給老百姓福利民主嗎?中共的工會沿革於它造反起家時期的所謂工人運動,由中共任命官員、由納稅人供養。如它制定的《工會法》,是典型的民主秀,不要說工會法剝奪了工人「罷工」的權利,其實,連維護工人合法權益的規定都沒有。幾千萬在職工人被下崗、國有集體企業被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私有,工會發聲了嗎?無數女工被官員糟蹋、被迫當妓女,工會女工部(婦聯)鬧動靜了嗎?9億農民的財富被搶,中共居然連個讓農民有牽頭說理的地方都不給?難怪「中華全國總工會」能假到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都不承認它。@* #

責任編輯:謝秀捷

評論
2017-06-01 9: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