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是「任性與妄動」的結果

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三方共謀 發動朝鮮戰爭

杜言

當年中國人民以巨大犧牲參入的那場戰爭是否值得?中國大陸出兵朝鮮的最後結果,不僅被金日成趕了出來,而且被聯合國大會決議認定為侵略者。 (网络图片)。
當年中國人民以巨大犧牲參入的那場戰爭是否值得?中國大陸出兵朝鮮的最後結果,不僅被金日成趕了出來,而且被聯合國大會決議認定為侵略者。 (網絡圖片)。
人氣: 210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09日訊】(編者按: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至今未見緩解,能夠正確認識67年前由共產黨集團發動那場戰爭的起因,認清共產黨的真面目,才是我們的當務之急。非如此,就無法對今後中國的局勢做出正確的選擇和判斷,而只會繼續上中共的當。本文從一個側面揭示了中共決定出兵朝鮮的一個重要原因和內幕。)

在近日中共和朝鮮的口水戰中,《人民日報》這樣寫道:「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統一半島,半島怎麼會爆發戰爭?中國捲入其中,付出了幾十萬人的生命,引發了中美長達20年的對抗,甚至使兩岸問題擱置至今,中共承擔了朝鮮當年『任性』與妄動的大部分成本。」

看到這段話,很多人都認為中共承認朝鮮戰爭是金日成發動的侵略戰爭,好像已經正視歷史,給大家一個正確的答案了,其實不然。這段話恰恰是避重就輕,推卸責任。雖然承認了當時是金日成發動了朝鮮戰爭,但是卻否認了這場戰爭其實是在蘇共和中共的大力支持下,是蘇共幫助制定作戰計劃,提供大量的武器裝備,中共提供大量的精銳作戰部隊的前提下發動的。

如果沒有斯大林和毛澤東的支持,金日成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貿然發動對韓國的侵略戰爭,豈是「任性與妄動」這麼簡單嗎?

蘇中朝戰前密謀

早在1948年2月成立的朝鮮人民軍中,就有幾千名經蘇聯培訓的軍官及蘇聯提供的現代化武器裝備,每個師約配有15名蘇軍顧問。[1]金日成在毛澤東逐步占領大陸的鼓舞下,也想發起進攻韓國的戰爭,統一朝鮮半島。開始斯大林拒絕了,怕跟美國打起來,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金日成於是求毛幫忙,派他的國防部副部長來北京見毛。毛明確表態支持,說等他拿下全中國再開戰。

毛說北朝鮮「最好是在1950年上半年舉行全面進攻」。毛著重說:「如果必要,我們可以悄悄派些中國部隊給你們。」中、朝兩國人膚色一樣,美國人「認不出來」。[2]1949年末,金日成在一次會議上向斯大林提出,他要「用刺刀尖碰一碰南方的土地」。斯大林一直反應謹慎。

1949年12月,毛澤東在蘇聯為斯大林祝賀七十大壽期間,斯大林暗示毛澤東可以讓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服役的朝鮮族士兵加入朝鮮人民軍。1950年1月在朝鮮駐華大使舉行的國宴上,金日成再次對蘇大使館幾位官員說:「中國已經解放了,現在是解放韓國人民的時候了。」「為了解決統一問題,他輾轉反側,徹底難眠。」他請蘇住朝大使安排與斯大林見一次面。

1月30日斯大林得知美國不會轉入朝鮮戰爭後,電告蘇住朝大使轉告金日成:「我會在這個問題上幫助你。」斯大林在給予北韓軍事援助的同時,建議朝鮮向中共尋求兵員上的支持。[1]

1950年3月金日成帶領龐大的軍事代表團在莫斯科待了近兩個月,蘇軍將領們審核了金日成的作戰方案,提供了有關戰術。斯大林還對金日成說:「中國人現在可以專心對付朝鮮問題了,我們有了成敗攸關的條件──北京的支持,我們可以採取更積極的行動來統一朝鮮了。」斯大林要金「必須依靠毛, 毛對亞洲事務的了解再高明不過」, [2]4月25日金日成滿載而歸。

5月13日金日成祕密訪問北京,在同毛澤東談話時,表現出他們已是兵強馬壯,勝券在握,而且出言魯莽。第二天毛澤東收到斯大林來電,電文確認蘇聯對金日成的進攻,只能給予十分有限的支持。毛澤東答應給金日成大力援助,並詢問他是否需要中國向中朝邊境派兵,防止美國介入,金日成很自信,表示不用吧。

後來,毛澤東對他的翻譯師哲說:「金日成的回答十分傲慢」。[3]6月25日凌晨,朝鮮軍隊發起攻擊,戰爭正式爆發,數小時後便控制了開城,僅三天便攻克漢城,並以凌厲攻勢向南推進。蘇駐朝大使什特科夫在戰爭開始的第二天,即1950年6月26日發回蘇聯的絕密電報,直接、真實而準確地證明蘇聯是怎樣參與和指揮這場戰爭。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楊奎松在1997年第一期《百年潮》上就透露:「朝鮮南侵計劃是蘇聯制訂的,並徵得中共同意。」結果引起朝方的抗議。幸虧當時胡喬木良心末泯,批示曰:「朝鮮戰爭究竟是誰發動的,如今盡人皆知。《百年潮》文章只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說穿了皇帝的新衣,不必大驚小怪。」

中共的兩次派兵

中共從1949年開始,就向朝鮮派出軍隊了,這是暗地裡的第一批派兵。從1949年7月至1950年8月,在中共軍中服役的朝鮮族部隊近5萬人先後返回朝鮮加入人民軍,這些在國共內戰中身經百戰的成建制部隊,成為金日成南侵的主力。1949年7月,第164師共10,821人入朝改編為人民軍第5師,第166師共10,320人入朝改編為人民軍第6師。1950年1月,第4野戰軍暨中南軍區22,191人,整編後4月入朝,編為人民軍第7師及第4師第18團;6月,鐵道兵團3,200餘人編為1個團,22日入朝;8月,東北軍區的3,100人入朝,和其他從中國零散回朝的官兵作為基幹編為人民軍第10師。

經過中共兵源的補充後,到1950年6月戰爭爆發前,朝鮮的總兵力擴充到10個師、1個坦克旅、1個摩托車團、1個炮兵團和1個高炮團,共17.5萬人。[4] [5]重型武器包括坦克150輛、火炮600門、飛機196架。而韓國軍隊的武器僅裝備輕武器和輕型火炮。[6]朝韓的軍事力量對比為:兵力2:1,火炮2:1,機槍7:1,半自動步槍13:1,坦克6.5:1,飛機6:1,朝鮮人民軍方面占據絕對優勢。[7]金日成手裡有了這些籌碼後,才大膽發動了戰爭。

第二次出兵就是仁川登陸後,金日成的部隊被打得潰不成軍,他致信毛澤東,向中國提出公開出兵援助朝鮮的請求,金日成在信中表示:「目前戰況極端嚴重,只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是難以克服此危機的。因此我們不得不請求您給予我們特別的援助,即在敵人進攻三八線以北地區的情況下,極盼中國人民解放軍直接出動援助我軍作戰。」[8]

同日,斯大林向毛澤東發來電報,建議中共政府:「你們如欲支援朝鮮,至少應將五六個師迅速推進至三八線,以便朝鮮同志能在你們部隊的掩護下,在三八線以北組織後備力量。中國師可以志願者身分出現,當然,由中國指揮員統率。」[9]1950年10月19日晚,以彭德懷為司令,中國人民志願軍從安東(今丹東)、河口(即寬甸縣長甸鎮河口)、輯安(今集安)等多處地點祕密渡過中朝界河鴨綠江,並於1950年10月25日打響入朝後的第一次戰役。

侵略者目的分析

冷戰時期,蘇共的斯大林作為共產黨陣營的「老大」,一方面要消減對方陣營尤其是美國的實力,一方面要在遠東施加應有的影響,同時控制中共對它效忠。如果金日成打贏了,朝鮮半島就是共產黨陣營的了;如果打輸了,蘇共也不用直接出面和美國作戰,有中共做擋箭牌,使中美直接衝突,他坐山觀虎鬥,還能賣大量的武器給中朝,從中漁利,何樂而不為。曾在蘇聯長期養病的林彪也清醒認識到:「朝鮮戰爭是斯大林挑撥東西方關係的一個陰謀,縱容北朝鮮襲擊南朝鮮,引發聯合國出兵北朝鮮。」[10]

中共以毛澤東為代表,為了依靠蘇共的支持,建立自己的軍工體系,成為軍事大國,為他的擴張勢力範圍作後盾,[2]同時主要是為建政後的一系列血腥鎮壓包括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等運動打掩護為目的,才不惜犧牲幾十萬生命,付出幾十億的人民財富,全力支持金日成發動一場侵略戰爭。

這在當初也許只有周恩來明白毛澤東一定要打這場仗的最大用意,因為毛澤東曾說過是「一個半人決定的」,那半個人就是周恩來。後來劉少奇的話就清楚揭示了這一點,他說:「抗美援朝很有好處,使我們的很多事情都好辦(如搞土改、訂愛國公約、搞生產競賽、鎮反等)。因為抗美援朝的鑼鼓響起來,響得很厲害,土改的鑼鼓、鎮反的鑼鼓就不大聽見了,就好搞了。

「如果沒有抗美援朝的鑼鼓響得那麼厲害,那麼土改(和鎮反)的鑼鼓就不得了了。這裡打死一個地主,那裡也打了一個,到處鬧……很多事情不好辦。」[11]後來的中共領導人也多次利用周邊的戰爭或衝突轉移國內矛盾的視線,從而達到其目的,這是國人在今後一定要警惕的。

毛周也都知道,從投入兵力,戰爭準備及當時的世界形勢來看,美國是不可能對中國發動戰爭的。林彪也認為不會,他說:「美國想介入中國,早在解放戰爭後期就該有所動作。」[10]故而毛澤東敢於在朝鮮戰場投入大量的兵力作戰,最壞的結果也就是退到鴨綠江邊,由韓國統一朝鮮半島。打到三八線就是巨大的勝利,就可以成就毛戰勝「美帝」、「保家衛國」的謊言。人民的生命和財富只是他達到個人及共產黨集團目的的工具而已。

金氏政權本想在蘇共和中共支持下,利用戰爭統治整個朝鮮半島,但是沒能得逞。不但使朝鮮半島成為一片焦土,而且人民死傷百萬,最後只能在停戰協議上簽字。

註釋:

[1] 苑琛,《朝鮮半島的戰爭倒計時 開戰前的國家較量和祕密共謀》,《文史參考》2010年第12期。
[2] 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香港開放出版社,2006。
[3][美] 大衛.哈伯斯塔姆,《最寒冷的冬天》,重慶出版社,2010。
[4] 金東吉,《中國人民解放軍朝鮮師歸國問題新探》,「近代中國、東亞與世界」國際學術討論會論文集(下冊),2006。
[5] 曲愛國,《中國人民解放軍中朝鮮人部隊返回朝鮮始末》,《軍事歷史》2012年第1期。
[6] Course of the Cold War (1950–1991), ABC-CLIO, [2013-02-18].
[7] 楊奎松,《評〈抗美援朝戰爭史〉》,人民網,2010。
[8] 金日成首相致毛澤東主席的求援信,姜廷玉主編《解讀抗美援朝戰爭》,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10。
[9] 《軍史專家解謎「中國人民志願軍」名稱由來》,新華網,2010年5月14日。
[10] 舒雲,《林彪傳》(下),香港明鏡出版社,2016。
[11] 《劉少奇在第一次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報告》,1951年5月7日。#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5-09 4: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