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7)煬帝啟程巡狩天下

杜若
清末民初原版木版年畫描繪隋煬帝有輪子的行宮(網路圖片)
      人氣: 433
【字號】    
   標籤: tags: , ,

裴矩主持西域貿易,又常以酒食慇勤款待胡商,趁著酒酣之際,細細詢問各國的山川風俗,依次畫成圖樣,共訪得44國。

裴矩將這些山川地理圖樣連同人文風俗,一併編撰成三卷,題為《西域圖記》,獻與隋煬帝。

煬帝看了,滿心歡喜,就對蕭后說:「原來外國的山川風景也如此秀美。如果不是開市,我們又從何而知這異域的風光呢!」

煬帝想到兵部尚書段文振曾在朝堂之上死死阻擋他開市,又曾笑言煬帝只享太平基業,卻不知那邊疆之事,因此煬帝決定親臨西域,撫賞各國。

煬帝的滿心算盤一一打得清脆響亮,一來可以遊覽塞外風光,看一看大隋的大好山河;二來可宣化天下,使子民盡睹隋皇風采;三來嘛,煬帝是想藉機收回楊素的兵權。

蕭后很贊成煬帝的主意,她說:「自古以來,天子皆有巡狩之禮。只是後來那些庸君暗主只圖在宮中享受安樂,將這古禮給廢了。陛下倘若肯復古而行,著實是一件盛典,臣妾附議!」煬帝遂即決定巡守天下,前往薊北。

隋煬帝像,(傳)唐閻立本《歷代帝王圖》(摹本)局部,現藏美國波士頓美術館。(公有領域)

次日早朝,煬帝對群臣說:「朕聞古代的聖主明君皆有巡狩天下之禮,親察民間百姓疾苦。後來江東諸國只知道傅施脂粉,錦衣玉食,坐在深宮中安享榮華富貴,也絕不與百姓相見,朕認為實在可恥。所以今日,朕想要趁此承平富庶之時親臨邊境,撫賞諸國藩夷,恢復三皇五帝時的聖事,眾卿一面可聚集兵馬,一面裝載輜重,待朕選定吉日啟程。」

朝臣認為,現在天下安泰,邊疆無事,正是垂賞宣化之時,何必親勞聖駕巡狩地方。雖為復古盛事,但也未免興師動眾,勞民傷財。煬帝龍顏一黑:「愛卿,再敢強諫,定加重罪。」臣子不敢再諫。

你道這煬帝的排場有多大?煬帝傳下旨意,巡狩天下的旗幟器械必須都是精堅齊整的;飲食供應都要最豐美隆盛的,哪件事都不許簡約。這個國主和他父皇隋文帝的簡約素樸完全是風牛馬不相及。

就在百官準備器具飲食鞍馬之時,內使舍人封德彝上奏道:「薊北一路全是沙漠地帶,山崩風化,到處都是沙礫阻道。天子的聖駕怎麼能夠過得去?陛下,必須先下旨令各郡縣開成御道,以便金輿玉輦安然前進。」

於是,從京城經由雁門、榆林、雲中、金河,一直鋪填到薊北,這條御道填了三千多里。大隋的百姓為此御道不知耗費多少錢糧人力!但此時隋煬帝的開疆拓土、鋪平交通,卻也為之後大唐的盛世奠下基業。

大隋王朝的人力工程浩大,就連建造的離宮別館也別出一格。御道剛一修完,兵部侍郎宇文愷又上奏道:「御道雖已開成,但路途長遠,途中也沒有離宮別館,一路上或是山地或是曠野,聖駕怎麼駐蹕?」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

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當然此為後話。

隋煬帝擇日啟程,留了一半文武大臣守國,帶了一半的文武官員隨行。這支隨扈天子巡狩薊北的50萬軍士,連同軍中的10萬車馬浩浩蕩蕩地啟程。於是大隋的王權中心隨著煬帝的不斷移動,變更著處理國政的地點。

煬帝車馬隨從炫赫,金鼓喧嘩,連營足有百里之遠。晚間燈火接聯,登高一望,就像天上的列星一般。煬帝見狀十分得志,每到一處,便召群臣遊覽山川名勝,或登高望遠,或飲酒賦詩以為歡樂。(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煬帝收到鎮守西域的邊關大將的奏報,說西域諸國想要和中國互市交易,因煬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暫時沒有允許。但他後來聽說西域諸國多產奇珍異寶,就想派一名能臣將中國的絲綢綾錦去換西域的珠寶良馬。
  • 楊廣在父皇母后面前矯飾德行,以計奪嫡...
  • 自從晉家勢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據了三百年,前後歷經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誰也沒有料到,楊堅次子楊廣允文允武,平定陳國,一統天下。隋文帝想到這件大事,很為自己的皇兒高興。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邁,還能有機會趁著滿園的奇花共享君臣之樂,文帝心裏自然非常欣慰。
  • 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 從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後中斷了百餘年的中日兩國官方交往重新恢復,這一年,日本向中國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間,中日雙方使節往來共五次,應該是相當頻繁的。彼時,正是中國的隋朝。
  • 隨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
  • 本與皇位無緣,只因胸懷險詐, 欺瞞生母君父,巧取豪奪天下。 無心整飭江山,恣意聲色犬馬, 但求異味奇饈,不見餓殍遍野。
  • 在經歷了一個三百多年的動盪、分裂時期後,天下復歸統一。如同三國時諸葛亮在《馬前課》預言的那樣,中原在“二三其位”後,終於由“羊”(楊)氏終結了自司馬氏建立西晉以來的“山河無主”的局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