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四:先商十四先王列君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人氣: 11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先商世系

從始祖契受封到商朝建立,經過了四百多年, 十四世先公。他們是:契、昭明、相土、昌若、曹圉、冥(季)、振(王亥)、王恆、微(上甲)、報乙、報丙、報丁、主壬(示壬)、主癸(示癸)、成湯。

這個商族先王譜,是甲骨文裡的排序,與《史記》的記載有一點不同,民國時期的學者王國維發現《史記》將報丁、報乙、報丙的排序弄顛倒了,應是報乙、報丙、報丁才對。

振(王亥)、微(上甲)之間的王恆,《史記》裡遺漏了他。

以上其實是歷史學家的課題啦,與了解歷史並無妨礙。《史記》成書的時候,商朝早已落幕,殷墟尚未出土,小小錯誤實可忽略不計,只是還得提一下,免得搞暈了讀者。

相土作乘馬

商契去世後,由他的兒子昭明繼位,關於昭明的記載很少,後人們能夠知道的就是他是契的兒子。

昭明的兒子、契的孫子相土,是商先公中的名人。相土在位的時期,夏朝的君王是帝相和後羿。他作為一方諸侯的首領被稱為商侯。

相土在帝相十五年也就是西元前約1962年前後,使用槽餵、圈養之法飼養、馴服了馬匹,以馬拉車馱物,成為高效率的運輸工具。

這應當是一個劃時代的創舉,相土造了最原始的馬車。

古代木馬車(fotolia)
古代木馬車 (fotolia)

有了「乘馬」,商族的力量迅速增強,商族邦國勢力日益強大,相土帶領著他的族人進行了大遷徙。為商族大大開拓了疆域。想必馬車在此間更是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商族人的「乘馬」,在夏商周三代車中享有盛名,功能良好、樸質而美觀。上千年後的某一天,孔子的學生向他請教治國之道,孔子回答說:「時令方面最好採行夏朝的曆法,交通工具乘用商朝的木車,禮服方面戴周朝的禮帽,音樂方面就用韶樂和武樂。」孔子所推崇的車,就是商朝的木輅(音路)。

商族人用「乘馬」運輸,後來它們又進化成軍用品──駿馬拉著車子,車子上排列著武士──馳騁沙場的戰車。

商族向東方和北方發展,勢力範圍很快拓展擴張到黃河下游、泰山南北和渤海之濱,還在泰山下建立了「東都」。

肩挑手提到馬拉車載,實在是個了不起的進步,商族在此後不斷地擴大疆土範圍,多次遷移,都得益於相土的「乘馬」。《詩經‧商頌‧長發》這樣稱頌他:「相土烈烈,海外有截。」這兩句頌詞可以直譯為:先祖相土武功烈烈,四海之外順服齊一。

相土時代的商族人,去了哪裡的「海外」?近些年人們才知道,他們已經去過另一塊大陸了。

相土既是商族的首領,也擔任「中央」的工作,職務是夏朝的司馬,職權是征討四方,他在的時代,正好是夏朝內部的混亂時期,他官居諸侯之長,是夏朝官員中的重要人物。《史記‧殷本紀‧索隱》說:「相土佐夏,功著於商。」

相土的事蹟已無可考證,後人能知道的,是相土在夏商周時期是比較重要的人物。

玄冥治水

到了夏朝中期,商邦國出了一個彪炳史冊的首領。他是契的六世孫、相土的曾孫──治水英雄冥。

冥是第六世商侯,和夏帝少康同時代,「少康中興」時期又有過洪澇,冥在少康十一年接受任命,被派去處理洪水氾濫的問題。

冥是個非常勤勉的好官。大禹治水十三年而功成,冥呢,是二十多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工作。不幸的是,他在黃河以身殉職。

冥治水的經緯,已不見於史冊,但是不妨礙他流芳百世。人們對他的尊崇留了下來。後世的史家和商族後人對他頌揚甚高,足見他在當時的影響之大。《國語‧魯語上》說:契為司徒而民輯,冥勤其官而水死,湯以寬治民而除其邪,……商人禘舜(嚳)而祖契,郊冥而宗湯。

這段話說了商族的幾個先公的功績:契在擔任司徒時教化人民使他們和睦;冥當水官勤於職而死在水中;商湯以寬大的辦法治理人民並趕走暴虐的夏桀。也說到了後人對他們的祭祀:商族人用「禘」來祭祀天帝,用「祖」祭祀祖宗契,用「郊」祭祀冥,用「宗」祭祀他們的開朝君王成湯。這裡的禘、祖、郊、宗分別代表四種祭祀。

四種祭祀中「禘」最高,「郊」次之;「祖」和「宗」更次一級。「祖」配合「禘」進行,「宗」配合「郊」進行。前兩種祭祀要在專設的祭祀地點露天進行,走完了露天的程序,君王回到宮中後進行「祖」或者「宗」的祭祀,是不同重量級的。

在露天祭祀了嚳帝之後,回到宮裡祭祀契;在露天祭祀了冥之後,回到宮裡祭祀成湯。和冥公先祖在一起,契和湯都是敬陪末座的。

什麼是郊祭呢?是祭祀天、地、日、月之神的儀式。

郊祭是「人」沒有資格只有天地日月之「神」才可享受的,郊祭的地點、時日、主祭人都有嚴格的規定。如今的北京城,還存留著明清皇帝郊祭的場所,天壇、地壇、日壇、月壇,這些耳熟能詳的旅遊景點,今人從它們的莊嚴恢弘能窺見古人的虔敬。

傳統的中國家庭,每年的正月裡都要迎水神,農村的家庭更加重視,水神就是這位商先公水神玄冥。

亥作服牛

治水英雄冥去世了,接替侯位的是他的兒子亥,也叫王亥,也叫振。亥沒有繼續父親的事業成為水利工程師,他做了另一件大事。

亥做的事被史家稱作「亥作服牛」。 不知道亥用了什麼方法,他把野牛馴服了,牛成了家畜。

亥的先王相土「作乘馬」,用槽餵、圈養之法飼養馬匹,馴服了野馬,黃帝的人力車由此成了動力車; 亥「服」了牛,於是馬拉的車叫做馬車,牛拉的車子叫作牛車。

牛比馬更堪負重,也比馬溫順,耕地、運貨都合適。「服牛」的功績是可以和「作乘馬」相提並論的,幾千年來中國農人的生活裡,牛幾乎是最重要的財產、最得力的助手。

邦國的農業和畜牧業快速地發展起來,商族人的物品有了很多的積餘。

問題也隨之而來,物產太豐富了,於是亥便帶領族人駕著牛車,載著貨物,到其它的諸侯國送貨上門,他們遊走在附近的各個諸侯國之間,進行以物易物的交易,有模有樣的商貿活動由此展開。

亥開了一個行業之先河,叫做「行商」。商朝被周朝取而代之之後,商族的遺人延續他們的傳統繼續經「商」,成為真正的商人。

商族的後人把亥尊為「高祖王亥」。在古商族的諸位先公中,只有亥被稱「王」,後來人們也稱他王亥。

王亥死在另一個邦國有易族裡。《山海經‧大荒東經》記載了王亥之死:「 王亥托於有易、 河僕牛。 有易殺王亥,取僕牛。」行走在商貿途中的王亥,把馴服的牛寄放在有易族和河族那裡,有易人殺了王亥,把他的牛據為己有。

OracleShell
商代甲骨文(維基百科)

在商族人的心裡,王亥的地位是極其高的,重視祭祀祖先的商族人,有時用配享祭天之禮來祭祀王亥。祈風、禱雨時,也往往會同時祭祀他,希望得到他的保佑。近代出土的甲骨文記載著商朝後人祭祀他時,一次可以「犧牲」50頭牛。

配受這樣崇高的禮節,也許與他為邦國殉職身亡有關。

上甲微復仇

王亥的兒子上甲微,是商族的第八代先公。父親的死令他也在史上留名。

父親被殺四年後,上甲微為父親報了仇。

甲子微師出有名,得到了河伯族的幫助,取得了勝利,這個故事記載在《竹書紀年》裡,概括起來就是上甲微的復仇大軍朝發中都,暮至易水,一戰而勝。

有易在商族的下游,清早上甲微的兵力從中都乘上舟楫,沿洹水至入河處洹口,然後合河伯軍隊之力,順急流而下,一日之內到達了有易族的所在地易水。有易部落毫被商部族大軍擊敗,有易軍隊撤退時,河伯部落首領率兵從後方截斷了有易人的後路,有易族首領綿臣被殺死。

有易國因此被滅,國土納入商的版圖。

上甲微在史家的評論中,大多以正面形象出現。東周時期有一個很有名的君子,叫做展禽,他這麼評價:上甲微,是能遵循契功業的人,所以商族的人祭祀他。

還有一對很著名的父子,演《周易》的周文王和周朝的創立者周武王,周文王給兒子的遺訓中說:「昔微假中於河,以復有易,有易服厥罪。」過去上甲微假手河伯復有易族的仇,有易族服罪。

這裡有個問題令人困惑,殺的是一個人,而復仇時被滅的是整個邦國,有易人為什麼服罪?上甲微是對的嗎?

對的,對於德行低下又濫用暴力者,用強大的武力,先「以力服人」,再「以德服人」,是必要的。首領的惡行得不到懲罰,會帶動整體族群敗壞,後果更嚴重。所以,「有易服厥罪。」

古代人的道德觀念,真不是一點點的高尚。領導者的道德水平直接影響大眾的命運,因果原來這麼簡單。#

參考文獻:
1.《王國維全集》
2.《竹書紀年》
3.《管子》
4.《論語》
5.《毛詩正義》
6.《世本》
7.《國語》
8.《爾雅》
9.《禮記正義》
10. 《山海經》
11.《史記》
12.《清華簡‧保訓》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反饋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點閱中國歷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就像談夏朝離不開大禹一樣,談商朝的歷史,也應該從它的源頭談起。
  •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有一種說法,三個孩子的家庭,老二總是被忽視的。這個說法放到夏商周身上竟也適用,商朝的前面,有大禹定九州功高蓋世;它的後面,有周朝的文武之道、禮樂繁盛,相比之下,商朝似乎顯得是比較無足輕重一些。
  •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天命循回,夏朝在歷史的舞台上演了四百多年,該落幕的時候,最後的君王夏桀登台「乃忘其身」, 不守天道,享樂暴虐之下,商朝「順天應人」來取而代之了。
  •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在有仍國,帝相的妃子后緡一心一意教導相的遺腹子少康。自幼,少康就聼母親向他講述先祖大禹如何心懷天下、勤懇劬勞,並告誡他要和先祖大禹一樣,關愛天下庶民。后緡也講到太康被逐,仲康淪爲有窮國的傀儡,仲康之子相流亡在外,又被寒浞派兵追殺被迫自刎,又歷經了有窮氏后羿和寒浞之亂,這些夏朝的奇恥大辱。長大後,少康立誓要洗雪降臨在大禹後裔頭上的恥辱。少康沉著地籌劃每一步,沉穩地展開了夏朝的復國大業。
  •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啟過世以後,他的兒子太康繼位。太康養尊處優,從父王夏后啟那兒得到大位,不知珍惜。太康缺乏德行的錘煉和治理天下諸事的歷練,耽於逸樂,把時間荒廢在遊獵上。他每年在外行獵遊樂的時間越來越長,在都城的時間越來越短。有時去遙遠的山林中狩獵,甚至一去百天不歸,縱情恣樂,忘乎所以。他也不懂得體恤別人,不知節制,放縱行樂的行徑引起衆民的怨恨。
  • 3 五帝
    三年後,堯將帝位禪讓於舜,舜在正月的一個吉日,於堯的太廟中接受了禪讓。舜向上天報告了繼承帝位之事,祭祀了天地四時與山川、眾神,並接受了四方諸侯的朝拜,將圭玉頒發給他們。
  • 3 五帝
    帝顓頊生了窮蟬,窮蟬無德,與弟弟魍魎爭奪帝位,使魍魎死於雷澤。結果顓頊將帝位讓給堂侄嚳,並將窮蟬廢為庶人,自此世代淪為平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