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胡志偉:籲中共兌現承諾 還民主於香港

6月11日,香港民主黨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辦了「回歸20周年研討會」,並發表題為「回歸二十年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的報告。圖為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10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6月11日,香港民主黨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辦了「回歸20周年研討會」,並發表題為「回歸二十年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的報告。

報告說,中央政府曾在《基本法》內承諾香港可以有高度自治,但是,高度自治的承諾隨著時間被侵蝕。報告指,在《基本法》下的一國兩制,早已「走樣、變形」。就此,大紀元記者專訪了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

出身草根階層、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胡志偉,曾四度連任香港黃大仙區區議員。2012年、2016年,他兩度代表民主黨參選,於九龍東選區勝出。2016年12月,民主黨領導層改選,胡志偉以92%信任票當選為民主黨新主席。

記者:在《基本法》下的一國兩制,早已「走樣、變形」,您可以結合一些例子談談嗎?

胡志偉:我們是這樣看的,在回歸的20年裡,最主要的變化是,中央用釋法的方法去對應在香港出現、可能是在《基本法》裡頭產生的一些所謂的中港矛盾。

但是我們看見的是,今天的中央是利用了在這個《基本法》框架裡原來一些隱含的權力,都慢慢地通過釋法也好、可能是一些人的談話也好,或者是中央的高層放話也好,慢慢變成一種可以規範化、制度化的方法,去運用它原來所隱含的權力。

其實,你可以看在2014年的時候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的白皮書,說中央政府會慢慢地去利用,或者是去明確化它的隱含權力的運用,進一步去介入香港的內部事情。

最近,比如張德江講的話,在這個回歸20年的研討會裡,他在討論的時候已經講了,在香港,他要進一步地細化、規範化如何能運用,比如說釋法的權力、比如說對特區政府發出指導的命令,或者是特首要如何維持秩序的時候要怎麼去做,都很清楚地表明。

原來一國兩制是除了國防、外交以外,都是香港人的內部事情,中央政府不應該干預這個香港的內部運作,但是,你可以從這幾個方面看到,中央政府已經通過一系列的手段,慢慢把原來是一國兩制當中的隱含權力,變成明示制度化的一個權力去運用,所以我覺得這個,實質是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影響是蠻大的。

記者:報告中列舉了介入香港高度自治的事例,比如,梁振英上台之後,縱容中共外圍組織青關會,五年來不停地侵擾法輪功等。報告想表達怎樣的意涵?

胡志偉:有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如果從2014年發表的所謂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的白皮書,到最近張德江的講話,你就可以看見,中央政府其實是有一個總的目標,就是要在香港通過一系列的手段,慢慢把原來是隱含的權力,在《基本法》裡頭寫下的一些隱含的權力,變成可以真正有效、明確、規範、運用的權力。

但是,它要進行一系列行動的時候,基本上是要通過在香港產生的一些事情,它才能去做的。比如說,梁振英上台以後一直說,在香港是有很嚴重的港獨問題,但是這個港獨問題,原來是不在公眾平台上討論的事情,是梁振英自己提出的,然後把這個事情一直上升成為好像是會影響到國家安全的一個事情,因此,就讓中央政府好像是有一個媒介,可以有道理、合理地介入香港的事情。

這個也是我們在報告裡講的另一方面,就是說,中央政府是通過一系列所謂的國家隸屬、國家安全的一個想像,放在這個香港的框架裡,成為它能有效,或者是有理干預、改變原來《基本法》裡隱含的權力變成可以實質運用的權力,在這個過程裡的一個理論框架。

所以,我舉例,梁振英的一些手段實質是反映了,是有內部香港的政治人物去配合中央的這樣一個過程,然後影響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在這個過程裡,我們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慢慢被降低了標準。

記者:您說梁振英通過很多手段來達到影響一國兩制這個目的,那怎樣能夠讓普通的民眾了解到他使用的手段、其背後的內涵呢?

胡志偉:我們提出這個報告,其實也是希望提醒香港市民,讓他們明白,今天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共產黨,它是專權,這個很清楚了,而且它有權、有財,它的軍事力量也不小,因此我們要很小心地應對它的每一個想像。然後我們共同地去維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些是《基本法》裡承諾的事情,要中央政府兌現,這個我自己覺得是最有效的方法。

但是其它的,其實會變成讓中央政府好像是很有道理可以介入香港的內部事務,因此我們才提出這個報告。民主黨是反對港獨,我們追求的是在《基本法》裡頭承諾的民主的政治制度,追求的是兌現《基本法》45條、68條,那裡寫得很清楚了,我們是要有一個真正普選的行政長官、真正普選的立法會,我們相信這個政治制度會建立,它是中央政府對全世界、對香港的承諾,因此,它是不可能違背這個承諾的兌現。從這個角度,我們提出這個報告。

記者:請談談,香港民主法治的未來前景?

胡志偉:我覺得,面對中央全方位的、在各種不同的渠道都希望能所謂的恪印中央在香港是有全面管制權這個概念,這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中央政府要約束自己運用這個權力的欲望,另一方面是在香港,我們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要很小心地去應對。

當然,我們希望能團結一致,明白我們是要走通改變政治制度的道路,其實還是要從《基本法》裡去走通。然後,在這個基礎上,我希望能爭取民眾,大家有一個共同的方向,就是說,我們做事情要讓中央政府必須面對它對香港人、對國際社會所做的承諾,就是要在香港實現一個民主的制度,兌現《基本法》45條跟68條。#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6-15 7: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