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催眠X檔案(2)

作者:高銘

《催眠X檔案》(方智出版提供)

  人氣: 1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調整好攝影機後,我坐回年輕女人正前方那把寬大的椅子上,保持略微前傾的姿勢,注視著她的眼睛,平靜地告訴她:「放鬆,就像我一開始跟你說的那樣—放鬆。」

她聽話地慢慢向後靠去,身體逐漸鬆弛下來。

「很好……慢慢閉上眼,試著想像你正身處在一個旋轉向下的迴廊裡……」

她閉上眼,極為緩慢地鬆了口氣。

「就是這樣,很好,你沿著樓梯慢慢朝下走去,仔細聽的話,你會聽到一些熟悉的聲音……」

我看到她的肩膀開始鬆弛了下來。

「那是你所熟悉的聲音……」我盡可能放慢語速,壓低聲音,「樓梯的盡頭是一扇木門,慢慢推開……慢慢地……推開門……你就會回到昨晚的夢境當中……」

她越來越放鬆,逐漸癱坐在寬大的沙發上。

「3……」

她慢慢低下頭,鬆散的長鬈髮垂了下來,幾乎完全遮擋了那張漂亮卻疲憊的臉。

「2……」

她的呼吸開始變得緩慢而均勻。

「1……」

幾秒鐘後,她發出一聲微弱的嘆息。

我:「你看到了什麼?」

***

一個月前,當我讀完心理醫師的描述紀錄後,我覺得這像一個鬼故事。

大約一年前開始,這個年輕漂亮的女人經常在半夜睡夢中被淒厲的慘叫聲驚醒。醒來後,那慘叫聲便立刻消失。這種情況只發生在她獨睡的時候。

據說那個聲音淒慘無比。她嚇壞了,想了各種辦法—找僧人做法事、找道士畫符、在枕頭下面放剪刀,甚至跑去燒香、拜佛,但都沒用。

後來,她迫不得已搬了幾次家。但每當夜深、她獨自入睡後,淒厲的慘叫聲依舊會響起,揮之不去。那恐怖的聲音快把她逼瘋了,甚至因此而產生幻覺—夜深時,她會看到中年女人帶著一個十幾歲的男孩站在自己房間的某個角落,面對著牆—只有她能看到。

於是,她跑到心理診所求助。

幾個月後,她的狀況絲毫沒有好轉,無奈的心理醫師便把她轉介給我。

「聽說催眠也許對我會有點幫助。」

她把裝有病歷紀錄的檔案袋交到我手上時這麼說。我留意到她的黑眼圈,那看起來就像是在眼睛周圍籠罩著的一層陰霾。

第二天,我把紀錄交給搭檔,並告訴他:「昨天拿到的,看起來像個鬼故事。接嗎?」

我的搭檔沉默地接下,皺著眉認真閱讀。過了好久,他闔上那些檔案,抬起頭問我:「你剛才說什麼?」

「像個鬼故事。」

他依舊沒吭聲,嘴角泛著一絲狡黠的笑容。

我知道,那個表情意味著這個工作我們可以接了。

我:「你看到了什麼嗎?」

年輕女人:「街道……一條街道……」

我:「什麼樣的街道?」

年輕女人:「骯髒的……窄小的街道……」

我:「是你熟悉的地方嗎?」

年輕女人:「我……我不知道……」

我:「是陌生的地方嗎?」

年輕女人:「不……不是……」

我和搭檔飛快地對視一眼,接著問:「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年輕女人:「污水……垃圾……還有人……」

我:「什麼樣的人?」

年輕女人:「是……是穿著很破爛的人……」

我:「是你認識的人嗎?」

年輕女人:「不知道……可能……我不知道……」

我:「他們認識你嗎?」

年輕女人:「認識。」我察覺到她這次沒有遲疑。

我:「有人在看你嗎?」

年輕女人:「有。」

我:「誰?」

她:「每一個人……」

我:「知道他們為什麼看著你嗎?」

年輕女人:「我……不知道……」

這時,我的搭檔從她身後的椅子上直起腰,無聲地拎起自己的衣領,然後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自己,上下比畫了一下。我看懂了他的意思。

我:「是因為你的衣著嗎?」

年輕女人遲疑了一會兒:「……是的。」

我:「你穿著什麼?」

年輕女人:「我……我穿著一身……一身……破爛的衣服……這不是我的衣服……」

我:「那是誰的衣服?」

年輕女人:「是……媽媽的衣服。」

我:「你為什麼穿著你媽媽的衣服?」

年輕女人:「是她要我穿的。」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一絲猶豫和遲疑。

我:「為什麼她要你穿她的衣服?」

年輕女人:「因為……沒有別的衣服……」

這時,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於是我問:「你幾歲?」

年輕女人:「六歲。」

搭檔在她身後對我豎起大拇指,撇著嘴點了點頭。

經過前段時間的接觸,我大致瞭解了這個女人的生活概況。

她是南部人,獨自在北部生活,目前生活衣食無憂,有份薪水穩定的工作,薪水之豐厚遠遠超過她的同輩。至於情感,目前她還是單身,沒有結婚,也沒有男朋友。我和搭檔在觀察後加以分析,都認為她在撒謊。也許她離過婚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私,因為在這個問題上她表現得有點含糊其詞。每當我們問到關於「夜半慘叫」的問題時,她都會驚恐不已,並且渾身顫抖。

那不是裝出來的,是真實的反應。

所以,和搭檔討論後,我們決定從她的夢境入手。我們都想知道,在她被驚醒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目前看來,只能從她的夢中得到答案(至於那些夢境,她自己卻一點都不記得)。

今天她來的時候告訴我們,昨晚那個慘叫聲再次將她驚醒,然後把攝影機還給我—那是上次我交給她的。我要求她每晚入睡前,讓攝影機對著床,把一切都拍下來。

她照做了。

但沒有勇氣看。

我們看了。

最關鍵的那段錄影並不長。

前一個多小時都是她睡著的樣子,很平靜。然而從某一刻起,她開始翻來覆去、扭動,而且動作越來越強烈,逐漸變成了激烈的掙扎。幾分鐘後,她猛然坐起,整張臉變得異常扭曲……我們都看到了,把她從夢中驚醒的淒厲叫聲,是她自己發出來的。

我接著問下去:「你家就在這條街上嗎?」

年輕女人的聲音小到幾乎像是在喃喃低語:「……是的……」

我:「你可以帶我去嗎?」

年輕女人:「不要……去……不要去,媽媽……會……會……打我……」

我:「為什麼?」

年輕女人:「因為……因為……爸爸要她這麼做……」

我:「你爸爸為什麼要這麼對你?」

年輕女人:「他……不是我爸爸……是弟弟的爸爸……」

我聽懂她的意思了:「他經常和媽媽一起打你嗎?」

年輕女人:「……是的……他們……都討厭我……」

我:「除了被打,你還受過別的傷害嗎?」

年輕女人:「他們……不要……不要,不要!」

我知道她就快要醒過來了,因為假如那個場景能把她從夢中驚醒的話,那麼同樣也可以把她從催眠中喚醒。於是我提高音量,堅定而沉穩地告訴她:「當我數到『3』的時候,你就會醒來。」◇(待續)

——節錄自《催眠X檔案》/方智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夜色中,整個城市車流與霓虹閃爍,擦身而過的幾對情侶看來都那麼幸福快樂,為什麼她擁有的只有孤單?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今年2月甫落幕的台北書展,首度邀請二手書商參展,並舉辦了台灣首次的珍本古籍拍賣會,最後拍賣總金額2,232,500元,共拍出37本珍本;所得扣除成本後,將全數捐給家扶基金會。拍賣會策劃人同時也是資版出版人傅月庵表示,希望藉由活動讓民眾重燃對書籍的熱情,讓紙本書繼續流傳下去。
  •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聽說今年夏天將是近年罕見的酷暑,但讀美總覺得好像每年都聽到這句話,大概是氣溫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縣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氣溫的紀錄,就連這個幸魂市似乎也受到這波熱浪的影響。
  • 認識莎拉的人們去書店,都只是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鎮上的其他鎮民或是附近區域的住民大多是一頭霧水。怎麼會這樣呢?突然就出現一個遊客,還有一家書店?他們需要很多不一樣的店鋪,但怎麼會有人選擇開書店?為什麼要大老遠從瑞典跑來開書店?
  • 我無法張開眼,眼皮猶如千斤重,愈想張開,就愈是張不開。我已經不曉得自己到底是在作夢,還是睡著,又或者是清醒?對於周遭、支撐身體的床、將我縛綁在床的束帶、外界的聲音……我的感知逐漸模糊,彷彿遭到某種未知的力量拭去。我在水底下,在一個陰暗的世界,一種前所未見的明暗對比裡,一切都顯得如此熟悉,卻又陌生。我在這片奇怪的宇宙中,帶著如同嬰兒第一次站起時的笨拙,搖搖晃晃地趨前。
  • 親戚們一籌莫展地相視無措,但沒有任何人能義正辭嚴地站出來反對。
  • 對很多人來說,我是神話的象徵,是最神奇的傳說,是一則童話故事。有人覺得我是怪物,是突變異種。我最大的不幸,莫過於有人誤以為我是天使。母親認為我是她的一切,父親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會想起過往失落的愛。不過,我的內心深處知道真相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