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林:從個人競選策略看英國大選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15日訊】足球比賽,最糟的莫過於將球踢進自家球門了。剛剛結束的英國大選,就被形容為英國首相梅將球射進了自己的球門,或者是說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梅提前3年舉行大選,是嫌保守黨在英國議會的330個席位不夠多,讓脫歐談判阻力很大,所以她想趁保守黨民調比工黨高出20多個百分點的時機舉行大選,再多拿一些席位。沒想到的是,保守黨不僅沒增加席位,還減少了十幾個席位。而反對黨——工黨,則攻城掠地,多得了30多個席位,讓梅的脫歐談判雪上加霜。

一個大選的勝負,候選人的個人特質與其黨的政策都很關鍵。這次從政策方面來說,保守黨的政策嚴重傷害了他們的基本盤——老年人。為了填補公費醫療的巨大虧空,保守黨提出讓老人掏錢支付護理費,使自己後院起火。那麼作為保守黨候選人,梅個人的競選策略又有什麼失策之處?

梅的第一個失誤是在有多數席位的情況下還天真地以為自己可以拿到更多的席位。梅沒有領導過大選,她的首相職位是去年卡梅倫辭職後在黨內競爭獲得的,與大選的難度差遠去了。民心是善變的,不要說在7週之內會變,在2天之內都會變,所以拿一個「過去時」來決定「未來時」,在政治上是非常冒險的事情。

再說,梅本人是一個正規的政治家,資歷也沒有特殊之處,演講也不能煽動選民的激情,主要還是講道理,講政策之類,這種沒有特色的演講,如果沒有非常受歡迎的政策做後盾,是很難凝聚選民的。選民已經看厭了政治精英,而梅恰恰給人的印象就是一個典型的精英,服裝精緻,言語優雅,有時上上時尚雜誌,到電視上秀秀夫妻恩愛。這樣的人,很難讓底層民眾有代入感和認同感。

而梅的主要對手,似乎有點土氣的66歲工黨領袖科爾賓卻有一種激發選民共鳴的天才,他的激情演講,吸引了大批青年學生,這一點與美國的桑德斯有點像。他的主張也與桑德斯相似,比如取消大學學費,恢復學生助學金等。他還採取川普的競選戰術,到各社區去,組織大型集會,口口聲聲會採取不按排理出牌的競選策略。科爾賓承諾會把富人當做「目標」,會讓「大多數人的利益優先」,還說會為那些被經濟體系控制的人出頭。

對於剛開始競選時工黨比保守黨民調落後20%多,科爾賓並不在意。他表示:「很多媒體都在說,這場選舉的結論已定。他們以為在競選中要按部就班,得向有權勢的人低頭,接受一些不能真正改變的事情,否則你贏不了。這些人當然不想讓我們贏,因為當我們贏的時候,是人民的勝利,不是權勢階級的勝利。」他接著說:「他們說我不按牌理出牌,按他們的牌理,我們贏不了,因為我們不接受他們的遊戲規則。是的,這點他們說對了,我不會遵守他們的規則,一個工黨的政府不會在選舉中按照他們的規則出牌。」靠著討好青年學生和「不按常理出牌」的標籤,科爾賓迅速吸引了大批選民,讓工黨的民調節節上升。

梅還有一個主要失誤,那就是在演講中,將工黨抬到與保守黨一樣高的地位,梅反覆對選民說:「英國面臨的決定全都取決於領導力,在我作為你們首相的、強大而穩定的領導力,與由傑里米‧科爾賓領導的、軟弱而不穩定的聯合政府之間,做出選擇。」兩個政府讓你選一,當然會有人選工黨,這不是給科爾賓送選票嗎?再說,英國在3個月內連遭3次恐怖襲擊,梅在其中體現了什麼能讓人選她的,超強的領導力?

這次英國大選,科爾賓成功領導工黨,衝破梅領導的保守黨單獨過半的優勢局面,讓梅的執政能力在黨內外,甚至歐盟都廣受懷疑。她組建的新聯合政府能支撐多久,是一個未知數。#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