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東園:受境外勢力資助賣國 中共是鼻祖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貨幣(網絡圖片)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貨幣(網絡圖片)

人氣: 15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16日訊】中共在建政之後的六十多年裡,發動了多次政治運動,製造了無數的敵人。在中共的話語系統中,把許多中共打擊迫害的對象,比如維權人士、民運人士以及法輪功學員等,所進行的維護基本人權抗爭中共的活動,說成是接受了所謂「境外勢力」的資助,分裂祖國,並以此為罪名大加撻伐和迫害。

其實,中共政權從誕生一開始,就是一個接受「境外勢力」資助的賣國組織。

中共誕生吃蘇聯「奶水」

1919年3月2日至6日,列寧在莫斯科召開了共產國際第一次代表大會,成立了「共產國際」,也稱第三國際。第三國際實際上是蘇俄對外擴張的指揮機關。它居於各國共產黨之上,對各國共產黨有指揮權。各國共產黨是它的下級組織,要按它的命令行事。共產國際的使命就是在世界各地建立分支機構,傳播、鼓動全世界搞共產革命,從一國數國的共產主義勝利直到全球勝利。

1920年,俄國人維經斯基經共產國際同意,受俄共西伯利亞局東方民族部指派前往中國幫助創立中國共產黨,活動經費由東方民族部提供,包括價值10萬美元的鑽石和數萬美元現金。當年夏,維經斯基在上海成立革命局,下設出版部、宣傳報導部和組織部,每月接受宣傳費一千元,幹部每月接受三十元報酬,相繼成立了上海、北京、長沙等地的共產主義組織。

12月,維經斯基返回俄國,中國共產主義組織經費匱乏,工作停滯。

1921年初,荷蘭人馬林受共產國際委託來華,7月初發出舉行全國代表大會的通知,以地區為單位,每個地區派代表二人出席,每位代表發給路費一百元。

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偉大的歷程(1921—2001)》記載:「根據原來的醞釀和國際代表的建議,李達寫信給在廣州的陳獨秀、在北京的李大釗徵詢意見以後,確定在上海召開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於是,李大釗立即分別寫信給北京、長沙、武漢、廣州、濟南的地方組織以及旅日留學生的黨員,通知各地派出兩名代表來上海出席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並從馬林帶來的活動經費中,給每一位代表寄出了100元路費。」

中共一大參加者之一包惠僧在其回憶材料中也有佐證:「1921年初夏,第三國際又派了馬林,與赤色職工國際尼克斯基來中國,到上海與……李漢俊等計劃召開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定計劃,提供經費,完全是出於馬林一手籌劃的。」「約在7月初發出舉行代表大會的通知,以地區為單位,每個地區派代表2人出席會議,每個代表發給路費百元」。

陳獨秀的記錄

1921年7月23日,中共在共產國際的幫助下成立,並成為其支部,每月接受來自蘇聯的活動經費,從1921年每月1200元,至1926年每月14000元。

中共一大之後,特別是陳獨秀從法國巡捕房獲釋,開始真正履行中共中央書記一職後,共產國際便經常性地向中共提供經費援助。1922年6月30日,陳獨秀以中共中央執委會書記的名義給共產國際呈交了一份報告,其中對中共的財政收支情況是這樣記述的:「黨費,自1921年10月起至1922年6月止,由中央機關支出17655元;收入計國際協款16655元,自行募捐1000元。用途:各地方勞動運動約10000元,整頓印刷所1600元,印刷品3000元,勞動大會1000餘元,其他約2000餘元。」在同一天給維經斯基的信中,陳獨秀寫道:「呈上報告一紙,請你檢查並急速指示錯誤的地方,至於將來計劃(指一年以內),尤希望詳細賜教。今後國際協款究竟如何,也請示知,以便早日設定計畫;我們希望明年(1923年)中國共產黨能夠自行籌款,但本年內尚望國際有所接濟。」

1923年6月,在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所作的報告中,陳獨秀詳述了一年來黨的經費情況:「黨的經費,幾乎完全是我們從共產國際得到的,黨員繳納的黨費很少。今年我們從共產國際得到的約有1.5萬,其中1600用在這次代表會議上。經費是分發給各個小組的,同時還用在中央委員會的工作上,用在聯絡上和用在出版週刊上。」

無論是在中共誕生之前,還是在中共一大召開之後,都曾出現過一旦缺少了來自共產國際的經費支持,不少工作就立刻陷入停頓或者癱瘓狀態的現象。比如,1922年7月11日馬林在呈交給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報告中說:「維經斯基同志在上海工作期間,在陳獨秀同志領導下組成一個中國共產黨人小組……這個小組劃分為7~8個中心……通過勞動學校(工人俱樂部)開展工作,維經斯基同志離去了,那裡沒有經費,學校不得不再度中途停辦。」再比如,1924年9月7日陳獨秀在一封寫給維經斯基的密信中指出:「我們黨的經濟狀況很嚴重。由於經費不足許多方面的工作處於荒廢狀態。我們希望您立即從共產國際和紅色工會國際給我們寄來7、8、9、10月份的經費。」

額外資助

1922年12月共產國際確定1923年中共的經費支出總額為12000金盧布,但實際上撥付的經費大大超出了這一預算,共產國際派駐上海具體負責撥付經費的工作人員維爾德於1923年7月26日在寫給維經斯基的一封密信中說:「5月底,我收到從莫斯科經北京寄來的3500美元和278英鎊,其中用於工會國際工作278英鎊,幫助因鐵路罷工而遭難的中國工人1000美元,按4月、5月、6月三個月的給中國共產黨預算1500美元,用於召開代表大會1000美元。」其中「幫助因鐵路罷工而遭難的中國工人1000美元」,以及「用於召開代表大會1000美元」,都不是經費預算中所包含的支出項目。

共產國際派駐上海負責聯絡和財務工作的人員,會臨時將應當轉交給其他國家共產黨的經費截留一部分給中共救急。比如1923年3月11日維爾德在上海寫給維經斯基的一封信中說:「我從您寄給日本共產黨的7500金盧布……中,通過越飛同志(由從北京來的專門外交信使)轉給了日本共產黨5500金盧布。根據馬林同志的堅決要求,鑒於中國共產黨急需資金以及發生罷工(關於這方面的情況馬林將詳細地寫信給您),其餘的款項我留下了。請您確認我在這個問題上的做法是正確的,並對今後的做法作相應的指示。」

資助珠寶和鴉片

在很多情況下,特別是在共產國際誕生初期,共產國際提供給各國共產黨以及共產國際駐外工作人員的經費不是紙幣,而是貴重的珠寶、鑽石,有時候甚至是鴉片。

不少解密檔案文件證明共產國際曾將珠寶、鑽石撥付給具體負責中國事務的主管部門,由這些部門安排人將其賣出去後,再將紙幣經費轉交中共。比如,1920年12月21日俄共(布)中央西伯利亞局東方民族處呈交給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報告記錄:「至今東方民族處未從中央機關得到一個美元或者其他貨幣,而沒有錢就無法在東方工作……確實,從西伯利亞局得到了一些貴重物品(鑽石),已經拿到東方去出售,並且答應給10萬美元,但是出售鑽石需要花費很長時間。」 (《聯共(布)、共產國際與中國國民革命運動(1920—1925)》(1),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7年版,第56頁)。再比如,1921年6月18日在Я.Э.魯祖塔克主持召開的共產國際的一次工作會議上,通過了一項決定:「撥出一大筆款項(中國貨幣)及相當大數量的鴉片,作為往中國南方派遣諜報員的費用。」(布別爾-奈曼 馬爾加列捷:《世界革命與斯大林政體——20世紀二三十年代共產國際活動見證者筆記》,莫斯科,1995年版,第68頁)

由於珠寶、鑽石這些東西體積比較小,信使們只需將其藏入皮鞋鞋掌和便鞋的後跟即可,共產國際的一份檔案材料證實當時共產國際經常用這種方式向境外發送經費。比如1919年8月18日,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總務主任克林格爾在一封寫給俄共(布)中央書記斯塔索娃的信中,回答為什麼共產國際各機關需要相當數量的皮革時記錄:「我們需要皮子是為了做鞋掌用。我們要把貴重物品(主要是鑽石)藏到鞋掌裡。」(《共產國際與世界革命構思》,莫斯科,1998年版,第153頁)而鴉片,則是用鉛紙和膠布包裹好,這樣就能密封住特殊氣味,往火車頭、電動機車廂、餐車或者客車車廂不易發現的地方一藏就可以了,這些東西運送到上海等地就可以換成高額現金」。

中共的「祖國」是「境外勢力」蘇聯

1927年,共產國際撥經費110萬盧布、30萬美元、10萬中國元、一萬元滬鈔及大批軍事物資,資助中共發動南昌暴動、秋收暴動和廣州暴動,並在中國建立蘇聯的衛星政權——中華蘇維埃政權。

1929年7月10日,東北軍政長官張學良根據1919、1920年蘇聯政府曾公開發表的「放棄一切與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和「放棄沙皇俄國在中國所有特權」的聲明,宣布接管中國境內的「中東鐵路管理權」。1929年8月,蘇聯不承認自己以前的宣言和聲明且宣布與中國斷交,8月11日,蘇軍藉此對中華民國發動大規模的侵略戰爭,國民政府命張學良的東北軍進行抵抗。此即「中東路事件」。

「中東鐵路」事件伊始,中共即奉斯大林之命發起了「武裝保衛蘇聯」的運動:

1929年7月24日,中共發出《動員廣大群眾反對進攻蘇聯》的42號通告,計劃在中心城市發動武裝暴動,蘇區的紅軍與工農結合奪取最重要的城市,建立蘇維埃政權;

1929年12月8日,中共又發表了《執行武裝保衛蘇聯的實際策略就是全國的武裝暴動》的第60號通告。

在侵略軍殺害中國軍民的時刻,中共卻拿著侵略者的資助,公開宣布武裝保衛侵略國,並以暴力武裝進攻本國政府,配合侵略者的軍事戰略。

1929年的那一場遍及南中國城鄉的武裝暴動,就是中共為配合蘇聯侵略中國,煽動部分國人與俄國人一起殺害國人的所謂「共產革命」。

公開分裂祖國的中共《憲法大綱

1931年4月,日本出兵占領瀋陽,進而占領整個中國東三省;1931年9月18日,日軍大舉向中國東北軍進攻,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發生。

在國難當頭之時,中共卻於1931年11月策劃成立了顛覆「中國中央政府」的反政府武裝——割據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並通過了其分裂國家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 》:

「十四,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的國家的權利。蒙古,回,藏,苗,黎,高麗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國的地域的,他們有完全自決權;加入或脫離中國蘇維埃聯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區域。」

中共公然為分裂中國領土叫好

1941年4月13日,日蘇訂立《日蘇中立條約》,解除了日本大舉南進的後顧之憂,加快其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步伐。

作為該條約附件,附加日蘇分別承認蒙古與偽「滿洲國」領土完整、不可侵犯的共同聲明,嚴重損害了中國主權。

中華民國政府發表聲明:「中國政府與人民對於第三國間所為妨害中國領土與行政完整之任何約定,決不能承認。」

中共也發表了聲明:「這是蘇聯外交政策的又一次偉大勝利。」「這對於一切反動派都是不利的,而對於一切愛好和平的人民與被壓迫民族則都是有利的。」

結語

以上資料和事實說明,中共政權從誕生之日起,就是一個接受「境外勢力」第三國際資助、喝著蘇聯奶水長大的、徹頭徹尾的賣國組織和政權,是接受「境外勢力」資助分裂祖國的祖師。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6-16 9: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