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前外交官陳用林從中領館出走11年,「六四」27週年再度重遊故地,感觸良多。(駱亞/大紀元)

前外交官陳用林從中領館出走11年,「六四」27週年再度重遊故地,感觸良多。(駱亞/大紀元)

人氣: 24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澳大利亞主流媒體報導中共對澳洲正在進行一項全面戰略部署,通過操控海外留學生、華人社區、華文媒體及政治獻金進行權錢交易等,損害澳洲的主權和國土安全。澳洲總理準備對外國政治獻金等漏洞進行立法。

6月16日,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成競業將澳媒的調查報導說成「捕風捉影」「一小部分人的『別有用心』」。此前6月5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此事時也賴得一乾二淨,稱「毫無根據」。

但原中共驻澳洲悉尼总领馆的一等秘书陈用林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根据自己多年在外交部的工作所了解的情况,披露了中共对澳洲全面渗透的更多详细内幕,用事实驳斥了成竞业和华春莹的说辞。

近日,澳大利亞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 Media)和ABC電視台《四角》(Four Corners)欄目聯合製作,深入報導了至少五個華裔背景的人士通過政治獻金和賄賂等方式干涉澳洲內政的50分鐘的調查報告。

這些人包括被美國、澳洲情報局認為是中共特務的嚴雪瑞(Sheri Yan又名嚴時瑋),及向澳洲政黨提供大量政治獻金的兩名中共背景的華裔億萬富翁周澤榮和黃向墨,還有租賃澳洲軍事要地達爾文港99年的嵐橋(Landbridge)集團總裁葉成。此外還揭露了受中領館控制的中國學生會。請看下面示意說明。

中共澳洲滲透遭澳媒大起底
澳大利亞ABC的四角欄目調查報導了中共對澳洲正在進行一項全面戰略部署,通過操控海外留學生、華人社區、華文媒體,及中共勢力在澳洲政治獻金進行權錢交易等。(駱亞/大紀元)

中共從2004年開始對澳制定大周邊的外交戰略

陳用林表示:「現在正是中共收穫的季節。中共早在2004年8月就確定要把澳洲作為一個大周邊鄰國來戰略部署。中共主要考慮,第一,澳洲的資源、能源是中共今後二十幾年經濟發展的重要保障,是穩定的供應基地。從這個方面來說,現在中共已經實現了它的基本目標。

第二,台灣問題上戰略需要。中共當時的戰略部署,短期的目標就是在台灣海峽發生戰爭時,澳洲到時不會跟美國走,不啟動美澳安保條約。鼓勵澳洲做出一個更為獨立的軍事外交政策,現在這個策略基本處於邊緣狀態。澳洲已經有很多呼聲,包括前總理基廷都提出來澳洲應該更獨立地運作自已的外交政策,主要是向中共方面傾斜,並且稱美國川普(特朗普)拋棄了大家。」

陳用林解釋,「中共當時籌劃對澳洲進行全方位滲透外交,最後達到戰略合作的目的。儘管中共和很多的國家都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但很多西方國家都沒有真正跟中共達成實際意義上的戰略合作,最多就是一個形式上的所謂戰略對話,而在澳洲這裡中共取得的成果就非常顯著。」

他介紹,比如中國企業拿到達爾文港99年的租期。達爾文港、凱恩斯是澳洲北邊兩個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因為澳洲在南邊有天然的屏障,只有北邊有一些鄰國,達爾文港是外敵入侵的最主要的一個通道,所以無論是從傳統的軍事戰略到現代的戰略,這兩個軍事基地港口都是最重要的。

「但是很奇怪的,」陳用林表示,「澳洲就達爾文港出租一事徵求澳洲聯邦政府和國防部的意見的時候,他們居然很輕易的同意了。」

「當時媒體剛公布,民間就一片譁然,覺得澳洲本國的最重要的國家安全利益被出賣了。最關鍵的是中共最近幾年為了爭奪海洋資源,在南沙群島、南海地區增強軍事兵力,跟菲律賓引發領土爭端,菲方還遞交到海牙國際法庭去仲裁。」

「中共同澳洲在軍事領域實際上沒有什麽真正合作。它在南海方面這種囂張和軍事的存在,實際上構成了對美澳同盟的威脅,對澳大利亞本土戰略已產生威脅。」

「九九年對人來說是超過一輩子的時間,也就是說這一輩子都看不到達爾文港回到澳洲人的手中,或者你的下一代都回不來,可能到孫子輩也不見得能回到澳洲人手中,對澳洲人來說實際上是將達爾文港賣掉了。」陳用林表示。

「澳洲如此輕易地拱手把達爾文港的軍事基地給讓出去了,非常刺激很多澳洲精英的神經。」

他介紹,中投公司還是墨爾本港的主要股東之一,此前也曾引起人們的關注。還有澳洲大批重要的資源,像在西澳、南澳很多的礦產資源、大片的牧場都被中共的國企或者是中共富有的紅色家庭或者與中共權貴集團勾結的人給收購了。

特別是澳洲地產方面,很長一段時間中國來的資金不受控制,在澳洲炒房地產,現在紐省和維省這兩個省很多人覺得子孫後代在澳洲都買不起房子了,有很多華人也是深有感觸。

中共特工海外運作的三個部門

陳用林介紹,中共在澳洲建立的特工網絡,有三個部門獨立運作。第一是總參,第二是國安,第三是公安。

總參主要做軍事戰略、尖端武器、高技術這方面的情報蒐集和人員的培養,網絡相對是獨立的。總參祕密運作,富商有可能是總參那條線,當然也有國安因素在裡面,這些人基本上獨立運作。

國安主要是反間諜。有很多方面,包括使領館、中資公司反間諜,防止叛逃和外來滲透,組建當地網絡。國安強調,收集當地政治情況、包括當地國家領導人和議員們的個人隱私等信息。國安還從華人和學生系統發展成員,特別從89年以後新移民中,尤其是富商中發展成員。

陳用林披露,「當這幾條線經費不足時,由紅色家庭、富商、暴發戶來補足他們經費上的不足,維持有效運作。比如說有大的項目要做,需要錢,一時撥不過來,他們找這些富翁要。」

他說:「前段時間澳洲有了新式武器『高速機槍』,總參最感興趣。當然,使館領館是基地,需要得到資源幫助的時候,使領館可以幫助提供現金,因為它除了帳面上中國銀行都可以提取外,它還可以通過外交郵貸偷運現金,作為經費來使用。」

陳用林詳細介紹中共特務人數和大概分布:「中共在澳洲的專業特務大約有三百到五百人左右,每條線一百多人。使領館半公開的間諜,也都是比較專業的。」

「還有五百到七百人是相對比較穩定的資源,半職業特工。他們分布在各個組織、各個行業、澳政府各部門。一般線人,數不勝數。」

對於三個部門跟統戰部的關係,陳用林表示:「統戰部主要從政治上考慮,統戰產生巨大網絡,為其它部門招募人員創造有利條件。比如統戰部以『和統會』為中心運作。北京有一個政府的『和平統一促進會』,在全球有分支機構。」

他介紹,澳洲目前有兩個,包括「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和「悉尼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澳洲和統會」以前是邱維廉為會長,後來是黃向墨。錢啟國為首的”悉尼和統會」儘管建立很早但不受重視。上次李克強來訪時,因為黃向墨去年開始被澳洲媒體追打,所以由”悉尼和統會」重新領頭。

他表示,「這次被澳洲媒體點名的華人議員王國忠曾是『澳洲和統會』副會長,甚至澳洲三位前總理,都被『和統會』招來當他們顧問。『澳洲和統會』花費30萬美元邀請美國前總統克林頓來澳演講,支持中共統一台灣。」

陳用林強調:「中共政權是全世界最富的政府,維穩經費很足,養了世界最龐大的警察隊伍,超過了本國的正規軍的數量。」

陳用林還表示,「這些間諜系統不會完全攪和一起的,完全攪和在一起整個系統就會暴露了。他們有明的、有暗的。共產黨就喜歡搞地下組織,搞統戰的都是面上的。還有一些像富商周澤榮這些人平時不太參加『和統會』的活動。實際上角色不一樣,互相有交叉、互相呼應,在一些特別重要的事情上他們會聯合行動。」

就聯合行動,陳用林進一步介紹:「主要涉及到國內維穩方面,他們有時候會聯合行動,像公安部到澳洲來,主要目的是抓人,搞『獵狐行動』。除了有些第三世界國家願意引渡之外,大部分從美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歐盟等民主國家回去了,都是他們私底下對其家屬進行威脅,特別是綁架他們的孩子,進行某種程度上的施壓、談判,然後說他們自願回去了,實際可能是被綁架回去的,最後突然出現在中國。公安部系統的海外網絡主要是幹這種事情的。」

介紹了中共的戰略布局大框架後,陳用林開始就細節一一展開說明。

澳洲媒體曝光出來的中共勢力的政治捐款中有權錢交易,引起澳洲政壇的震盪和社會的巨大反響。陳用林認為中共對澳洲政客的私下賄賂比政治捐款數量大得多。#

(待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6-19 12: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