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庭前開滿紅薔薇

文/王金丁

薔薇 (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258
【字號】    
   標籤: tags: ,

 

*紅薔薇啊紅薔薇,微微春風搖花枝,花枝就是伊歌語,歌語開花紅薔薇。
紅薔薇啊紅薔薇,溫暖日光惜花蕊,花蕊就是伊情詩,情詩流香紅薔薇。
紅薔薇啊紅薔薇,美麗蝴蝶親花蜜,花蜜就是伊愛心,愛心甘甜紅薔薇。(《紅薔薇》詹益川詞、郭芝苑曲)*

一生為臺灣創作樂曲的郭芝苑(1921-2013)說:「我最光榮的,就是能創造出屬於臺灣人的民族音樂。」

1934年,郭芝苑在臺南長榮中學校園裡吹奏第一種樂器,口琴。高高的椰子樹為他招來滿園的風,將樂音送上南台灣的天空。那年夏天,少年郭芝苑決定走上音樂這條路。

1. 迎媽祖的行列從遠處慢慢接近,聲音越來越大,來到廟前已鑼鼓沖天

黃曆三月二十三是媽祖生日,那時的郭芝苑只是十幾歲的少年,他跑到媽祖廟前,廟簷下已有人坐在椅上拉著胡琴,一人吹著洞簫,緩慢的鼓聲伴著送過了街道,一會,被遠處傳來的嗩吶聲蓋了過去。

一個迎神隊伍從街尾蜿蜒過來,街邊已圍攏了看熱鬧的人,隊伍近了,鑼鼓聲漸漸大了,激起圍觀群眾興奮的心。旁邊麥芽糖攤前,小男孩跨坐在一個壯漢肩上搖著三角旗,小手指著遠處,張著嘴巴叫嚷。在嘈雜的人聲裡,迎神隊伍已來到廟前,嗩吶在鼕鼕的鼓聲裡更尖銳了。

各色旗幟正飄揚天空,鑼鼓聲從廟前響過,迎神隊伍漸行漸遠。這時,琵琶、弦琴溫婉的聲音絲絲送進龍柱旁的郭芝苑耳裡,「南管雅樂」彩繡布旗邊,老人吹著洞簫,一位女孩抱著琵琶凝神彈著,兩顆黑眼珠望著前方,郭芝苑沉浸在絲竹旋律裡。

這裡是音樂家郭芝苑創作的源頭,憶起小時候廟前熱鬧溫馨的場景,他說:「慈和宮常演出地方戲劇音樂,歌仔戲、正音、亂彈、交加戲、陣頭的車鼓小戲、文人雅士彈唱的南管,給我留下深刻烙痕。」

2. 傳統民俗音樂像血液般在我體內流動

1970年代,郭芝苑感覺臺灣那麼多民謠、唸謠,沒人譜曲實在可惜。那一天,郭芝苑帶著口琴、簿子走進了民間,走進鄉野。

站在石橋上,溪水從橋下流過,一群孩子在橘紅花朵的鳳凰樹下遊戲,唸唱的聲音從風中傳來,他坐在橋上,摘下帽子拿起筆記簿,記下孩子唸唱的歌詞、節拍。滑下拱橋,走向鳳凰樹時,遠遠瞧去,孩子們正赤著腳飛向田野。

樹下,感覺夏日的風都聚在這裡了,他拉起褲管準備坐下時,大石頭上的老婆婆,展開滿臉皺紋向他微笑,一陣風吹來,花香飄向皺紋深處。

野地裡採集的唸謠,就是後來郭芝苑寫的《田中央》跟《嫁叨位》,歌曲裡氤氳著鳳凰花的芬芳,婆婆的皺紋在花香裡微笑。《田中央》是慢板的抒情民歌,採用了交加調,就是南管來譜曲,《嫁叨位》輕鬆活潑,由亂彈也就是北管來的曲調。

郭芝苑說:「像這種創作的民歌聽來不是新作,好像昔日就存在的古老民歌,這就是民族性。」

3. 臺灣自古以來就有跟平劇一樣的戲調「京戲」或「正音」的存在

幼年時,郭芝苑家附近都是田園,夜晚時常聽到胡琴或笛子的聲音。現在,腦海裡仍然時常響起夜曲一樣的聲音,月光照落桌上的譜稿時,心中感念能夠自由創作,眼前浮起了先民渡海來臺的艱辛影像。

於是那天,他來到早晨的菜市場,陽光已跟人聲吵成一片,他喜歡那裡熱鬧嘈雜的氛圍,那是充滿生命力的地方。男人亮著粗壯的臂膀站在小凳上吆喝各種商品,婦女推著載滿紅紅綠綠的蔬菜車子,揹著孩子,擠在人群中叫賣,幾個孩子從身邊鑽了過去,差點撞翻了車子,來不及罵,孩子們又鑽進了人叢裡。

從市場走出來,太陽才爬上遠方的山腰。走進田間小道時,啁啾的鳥聲跟風聲圍繞身邊。爬過一個山坡,彎入森林時,頭頂碰到了一串荔枝,水滴灑落衣衫,他仰頭摘了一個最大的荔枝,正剝開皺皺的紅皮時,一陣沙沙聲從樹林裡傳來,一個戴竹笠、包著花布頭巾的女孩已站在眼前,不發一聲,將手裡大把荔枝送到面前,放到草地上就跑開了,一陣風跟著跑進樹林裡,留給他的是淳厚的鄉情。

把荔枝放進袋裡,走出樹林時,一個推著板車的賽夏族人,揮著豔麗的衣袖,指著山上對他呼喊。他喘著氣,爬了一段山坡,上了峰頂,果然一群賽夏族人圍成圓圈,活力的跳著舞,腳上的鈴鐺聲響徹雲霄。向遠方望去,那是一片美麗廣闊的海洋。

郭芝苑為這段歷史上的臺灣人民,譜成了交響曲A調《唐山過臺灣》,一首表現臺灣風格的交響詩。他說:「曲中採用原住民、客家、福佬的民歌,作為重要主題,表現族群的融合。」

4. 車鼓散落的音符

小提琴傾全身的力量將音符摔落滿地,掌聲從群眾裡響起,於是,臉上一邊白一邊紅的小丑扭著腰,拿著摺扇跳上了大街,小提琴的音符又從地上蹦了起來,叮咚叮咚,像車鼓轉動的節拍,群眾的細胞跟著雀躍起來。小丑向著街道兩旁的觀眾,將兩片紅臉白臉甩過來甩過去,小提琴跟著撥起了音符,群眾裡的小孩偷偷笑了起來。

花旦,也爭著從小丑屁股後面鑽了出來,隨著鋼琴一個鍵一個鍵踏了起來,櫻桃小紅嘴在小丑四周奔竄時,鋼琴跟著急促起來,等到兩人在大街上互相追逐時,在群眾掌聲中,笛子、鈸、硬鼓都來了,圍觀的群眾也鬧成一片,郭芝苑的音符叫全臺灣人都歡樂起來。

簡單熱鬧的旋律裡,臺灣人天真、敦厚的情感,緩緩升起。郭芝苑說:「我幼年時代在廟會祭典時,常看見一個小丑和一個花旦又扭又唱,輕鬆有趣,現在已看不到車鼓弄的表演了,《車鼓舞》是我回憶寫成的舞曲。」

5. 庭前開滿紅薔薇

那一天,一對母女來到郭芝苑的老宅院,母親牽著女孩,女孩抱著小提琴經過一片紅薔薇,輕步走過寧靜的庭院。

進了屋裡,女孩站在蒼蒼白髮的郭芝苑前面,抱著小提琴恭敬的鞠躬,說:「阿公,您寫的歌我練好了,現在我彈給您聽。」郭芝苑坐在高背籐椅裡,瞿鑠的眼睛注視著女孩,抿著嘴唇聽著,在琴聲裡點著頭。

2013那年,一個早晨,郭芝苑收拾了幾本樂稿,又從抽屜拿出那支舊口琴,揹起行囊向庭前走去,走入那片紅薔薇裡,就不再出來了。

他留下滿園盛開的紅薔薇,也留下了許多管弦樂、歌劇、室內樂、協奏曲、鋼琴曲、合唱曲、藝術歌曲,還有兒童歌曲及流行歌曲的樂譜。在鋪著晨光的書桌上,幾張書頁在薔薇吹落的風裡簌簌翻飛。@#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姐姐倔強的個性造成現在離我們那麼遠,想到這,就想起小時候唱的那首《離家幾百里》的美國民謠,姐姐真的嫁到遙遠的美國,應了母親說的,筷子丈量的距離。
  • 1949那年,臺灣音樂家呂泉生為李白的千古名詩〈將進酒〉譜曲後,那句「與爾同銷萬古愁」就不斷迴盪在胸臆間,盼著馬蹄聲從遠古歸來,呂泉生也要銷解心中的鬱卒。
  • 渡輪慢慢接近基隆港時,鄉愁跟著浮上心頭,望著迎面緩緩而來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賣楓片糕的阿婆,陣陣海風中,似乎聞到了香甜的楓片糕味道。
  • 一九三三年裡,一個春天的深夜,月亮高高掛在窗格子上,他坐在一張四方桌前,窗邊花瓶裡的夜來花香,繚繞滿室,小兒子端來溫熱了的紅露酒,掀起杯蓋,酒氣飄了出來,他的靈感也飄了出來。
  • 那天,經過媽祖廟旁的打鐵店時,鍛鐵噴出的火花中,《燒肉粽》唱到了街道上,只是歌聲已變成師徒手上兩根大鐵鎚打造的節奏了。
  • 看著虹吸壺裡的水滾了,從冒泡的圓肚玻璃壺裡望過去,他用緩慢的語氣說:「我們都打拚了一輩子,也該休息了。」「是該休息了。」阿飛點著頭。他繼續說:「我已經找好了寺院,我們去山上靜一靜,一起去禪修。」
  • 二胡的一聲長嘆,從天地間破空而來,阿炳(華彥鈞)的《二泉映月》蒼涼的弦音,百年前迴盪在城鄉長街小巷間,如今已飄進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 師父把一塊尺把長的木頭交給我時,看著我的就是這種眼神:「想刻什麼就刻什麼,怎麼刻可以問問師兄們,也可以來問我。」後來我才瞭解,師父盼著徒弟們快快進步,什麼都要給你,師父說:「要自己去領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 漸漸發覺,掌聲裡有純真的鼓勵,純真裡帶著溫馨,包含著共同的榮耀,讓寬容、無私的慰藉盈滿我的胸懷。
  • 一會兒,他的身體變成了小黑點,在岸上,還能辨出他彎腰的身影,身後一片蚵棚隨著潮水退去,裸露出來的蚵架,已高過老漁夫的身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