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13:967年──五星連珠,盛世血路

作者:古金
  人氣: 66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第十三章  967年:五星連珠,盛世血路

天人合一,在霧霾久治不去的今天,作為當今社會回歸的主題,已經成了高考押題的重點。但人們談論的天人合一都是「地人合一」,是如何適應自然、改善生態環境,那只是天人合一的最低範疇。真正的天人合一,是人與天象的合一。天象是迴圈的,歷史是重複的,相近的天象下,歷史在以不同的面貌,重演著相同的主題。

上一篇,我們結合現代天文學還原了多次五星連珠天象,通過對比總結,展示了這個天象的真實喻義:「五星連珠、盛世血路」。這一篇開始深入「盛世」部分的含義,展現這個天象銘刻的千古輝煌。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12

1.撥亂反正興佛法,改變天象富華夏

宋太祖遇到的這次罕見的五星連珠天象,在《宋史‧天文志》記載的時間是:「乾德五年三月。」[1]《宋史‧太祖紀》也把這個天象放在了三月份[2]。現在天文學計算,最適宜觀察的時間在4月15日左右,即三月初三前後,五星聚集在經度20度以內,是一次典型的五星聚天象。

前面講過五星聚是天下變遷之兆,是一個血腥之象,「天子將亡,人間換王」,而公認的中華天子宋太祖趙匡胤,死於976年。是天象不準了?還是趙匡胤延壽9年?

雖然《乙巳占》中有:「近期三年,中期五年,遠期九年」的應驗範圍,但是推延9年的太罕見了,人間很難把這樣的錯位和天象對應起來——而在大道修行人中,都知道這次「天人錯位」、「劫數推延」的根源,是宋太祖大興佛法的天大功德所致。

因為宋朝史學家、《續資治通鑒長編》作者李燾個人明顯的傾向性[3],所以對宋太祖大興佛法的事記得不多,但是我們能從現有的古籍史料和留存至今的碑刻中,看到趙匡胤給佛教平反、復興佛法的剪影。

2.逆天滅佛與順天護法

圖13-2:954~955年兇險天象——熒惑守太微(後周世宗登基顯德元年~二年)。
圖13-2:954~955年兇險天象——熒惑守太微(後周世宗登基顯德元年~二年)。

本系列的上部,我們講述了趙匡胤的君主、後周世宗柴榮滅佛逆天遭天譴的歷史教訓。955年是柴榮即位的第二年,當熒惑火星再犯太微垣(代表政府)的時候,柴榮開始逆天滅佛之舉。只保留了2千多所重點寺院,共毀寺院3萬餘所,熔毀銅佛像鑄錢[4]。官府強行有償收繳百姓家中銅器和佛像,私藏佛像五斤以上的處死,五斤以下者,按斤兩論刑[5]。

距離首都開封不遠的鎮州(今河北正定)有一尊高四丈九尺的巨型銅製觀音像,非常靈驗,當地百姓請求用錢贖此佛像,朝廷不准。去拆砸佛像的,都折斷手腕而死,無人敢再毀。後來柴榮親自用長斧鉞在佛像胸部砍了個洞,才拆毀。不到四年,柴榮胸生惡瘡而死,生瘡處正是他砍佛像的部位,時人都說是報應。[6]

北宋初年的文史學家楊億,在宋太宗一朝任翰林學士、工部侍郎,他講述了這段歷史故事,被門人記錄在《楊文公談苑》中[7],並說這是趙匡胤重視佛教的原因所在,因為趙匡胤見證了這段歷史。

趙匡胤不是一上來就大興佛法的,他也有一個漸進認識的過程。他登基五個月後,下詔停止毀寺,但同時規定「已經毀壞的不再重建。[8]」但到第二年正月,就開始建寺院,把揚州行宮改建為「建隆寺」。從而徹底撥亂反正,改變了前朝滅佛的國策。他多次到寺院參拜,視察寺院的修建,帶動了佛法的復興。

3.首次刻板,刊印大藏經

開寶四年(971年),宋太祖派遣張從信至板木特產地益州(四川成都),開板雕刻大藏經。這是中國歷史上首次官方全面印刷出版佛經,耗時12年完成。計1076部、5048卷。從此佛經廣泛傳世,流布於鄰近諸國,對後世中國、朝鮮、日本、越南的佛教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雖然趙匡胤有生之年沒趕上大藏經刊行的盛舉,但是這件盛大的功德,當之無愧地歸於他和他的團隊。

4.順天應人,重鑄巨像千手觀音

《宋史‧太祖紀》‧記載了開寶二年(969年),趙匡胤北伐太原班師途中,在鎮州(今河北石家莊正定縣)停留了8天。《續資治通鑒長編》記載:趙匡胤會見了一位八十多歲卻面相不老的道士蘇澄,請他去京城新建的建隆觀中修行。道人謝絕了邀請,向皇上講述了以道治國,「我無欲而民自樸」(《道德經》中)的道理。這8天,趙匡胤還做了什麼?正史竟然沒有記載。

鎮州正是趙匡胤的君主、後周世宗柴榮砍毀大觀音像的地方。城西的大悲寺始建於隋朝。據北宋僧人贊寧的《宋高僧傳‧唐鎮州大悲寺自覺傳》記載:大悲寺是唐朝自覺禪師多年化緣修成,鑄了一尊四丈九尺高的銅觀音菩薩像供奉其中。在五代戰亂中,佛像上部被燒熔,後以香泥補塑。柴榮滅佛時全部被熔毀。後經趙匡胤敕令重建大佛,並代前朝懺悔罪惡[9]。

贊寧是一位長壽的高僧,他比滅佛的後周世宗柴榮還大兩歲,在趙匡胤駕崩25年後圓寂。他有很高的文化素養,被趙匡胤封為「通慧大師」,入翰林院。作為一代佛教史學家,又經歷過後周滅佛毀像、北宋大興佛法的時代,他的記載應該是很可信的。

圖13-3:北宋時期龍興寺觀音巨像圖記的石刻碑圖拓本,與今修復的千手觀音像對比,能看出宋代造型更完美。後來千手觀音巨像的銅臂被毀,換成了現在的木質手臂。
圖13-3:北宋時期龍興寺觀音巨像圖記的石刻碑圖拓本,與今修復的千手觀音像對比,能看出宋代造型更完美。後來千手觀音巨像的銅臂被毀,換成了現在的木質手臂。

據寺內碑文《真定府龍興寺鑄金銅像菩薩並蓋大悲寶閣序》記載:宋太祖在寺中詢問,僧人可儔回奏:「原來是銅菩薩,世宗毀像鑄錢,現在全是泥菩薩。」宋太祖又聽說顯德年間毀菩薩像時,在蓮花座中發現「遇顯即毀,遇宋即興」的八字讖言,當即醒悟!當場決定:「郭內踏逐寬大寺舍,別鑄一尊金銅像觀音大悲菩薩。」

據縣誌記載,趙匡胤曾三次審閱大菩薩像的圖紙,並且根據自己身高十倍製作。

經過兩年的設計籌備,準備施工時,奇跡發生。據上面碑文記載發生了:「河漂木、地湧銅」的靈異,即真定城南滹沱河發洪水,沖下大量樹木,挖地基發現了銅塊。趙匡胤極為高興,說這是五臺山的文殊菩薩助修大佛寺,於是「詔以銅鑄像,以木建閣。」

三千工匠歷經四年,以12萬斤銅鑄成了42臂、高達七丈三尺(今連法器高21.3米)的千手千眼觀音像,比原來的四丈九尺高了一半。在大佛像外,建造了高近十二丈(今33米)的大悲閣。同時用滹沱河沖下的最大一根木頭,雕刻了一尊7.4米高的站立彌勒菩薩像,供奉在慈氏閣內[10]。

圖13-4:河北石家莊正定隆興寺慈氏閣內7.4米高的獨木彌勒像。
圖13-4:河北石家莊正定隆興寺慈氏閣內7.4米高的獨木彌勒像。

《宋史‧太祖紀》記載:趙匡胤在開寶八年(975年)十一月底、十二月十二日、開寶九年八月初五,三次前往鎮州視察新建的龍興寺。這是宋太祖駕臨最多的寺院,足見其重視程度。

這尊銅鑄大悲菩薩像是中國古代銅像中最大、最滄桑的。1000多年,歷經了多次地震搖撼,至今仍然安然無恙。它和龍興寺一起,見證了宋朝富麗繁榮的盛世,它的興衰,是佛法的興衰,而佛法的興衰,又每每先導著華夏文明的盛與敗。

(未完,待續)

註釋:

[1]《宋史‧天文志》:「乾德五年三月,五星如連珠,聚於奎、婁之次。」

[2]《宋史‧太祖紀》:「丙辰(三月二十七日,967年5月9日),北漢石盆砦招收指揮使閻章以砦來降。五星聚奎。四月……」

有人認為《太祖紀》給出時間是三月二十七日~二十九日,即5月9~11日之間。但是現在天文學計算,這個時間範圍已經看不到五星聚了,因為淩晨的水星已經跑到太陽的下方,看不到了它了。最適宜觀察五星連珠的時間是在天象圖中的4月15日,即三月初三前後。可見《太祖紀》只是根據《天文志》,把這個天象放在了三月記事的最後而已。

[3]在《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上部講過,《宋史‧真宗紀》中記錄了重要的「太白晝見」天象,但是《續資治通鑒長編》的作者李濤完全不予記載,顯示出他個人好惡的取向,有損於史家的嚴謹。對於周世宗滅佛遭惡報的史料記錄,《長編》雖然照著北宋史料筆記《楊文公談苑》抄錄下來,但是追加了「今不取」的論斷,卻又說不出任何原因。

[4]《舊五代史‧周書‧世宗紀》。

[5]《資治通鑒‧後周紀》:「自餘民間銅器、佛像,五十日內悉令輸官,給其直;過期隱匿不輸,五斤以上其罪死,不及者論刑有差。」

[6]《佛祖歷代通載》

[7]《楊文公談苑 倦遊雜錄》,上海古

籍出版社,1993年8月第一版。

[8] 《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一》:辛卯(六月二十三日,960年7月19日),德音:「降死罪囚,流以下原之。潞州近城三十裡內勿收今年田租。諸路州府寺院,經顯德二年停廢者勿複置,當廢未毀者存之。」

[9](宋)贊寧,《宋高僧傳》中華書局1987年8月第一版。

[10]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隆興寺志》#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在太陽升起之前聚集在東方,或在太陽落山後聚集在西方,叫做五星聚、五星合或五緯合,俗稱五星連珠。五星聚一般指聚集在經度30度以內,聚度越小越好看,天象意義越強。
  • 雖然天象學失去真傳,但是李淳風留下了既簡明、又玄妙的《推背圖》,以天象毫釐不爽地預言了未來。想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要到《推背圖》上找尋答案,這在宋朝之前的五代時期,就成了文化常識。
  • 「順理而舉易為力,背時而動難為功。」在古代,天象官占卜天意,對帝王的決策往往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間已經鋪成的完勝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毀了。讓蠻夷來貢、收復故土的天意沒能實現,北宋反而亡失了中華天下之主的地位,淪為蠻夷向遼國進貢,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 這就是當時天象給天子宋真宗傳達的正道天意:昭示天子開創百世功勳,再次演繹兵家「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千古絕唱,宋真宗這樣做才是順天,也不枉一見那次千年難遇的「日暈抱珥」祥瑞。
  • 天象並不是高深莫測的,如果真是深邃難懂,人人不解,那還有什麼現實意義呢?其實只要引經據典,就能基本給出正解——可惜,契丹當時沒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監,因為一知半解,全部錯解,釀成了宋真宗逆天而為的千古大錯!天象並不是高深莫測的,如果真是深邃難懂,人人不解,那還有什麼現實意義呢?其實只要引經據典,就能基本給出正解——可惜,契丹當時沒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監,因為一知半解,全部錯解,釀成了宋真宗逆天而為的千古大錯!
  • 其實,從澶淵訂盟那一刻開始,真宗就不再是中華天子,華夏的正統國的殊榮,就歸於契丹大遼了,天眷遼朝,蕭太后開啟遼國盛世。讀者覺得這是故作驚人之語麼?下面我們把「太白晝見」——「日暈抱珥」——「午後日食」這一個月內發生的天象,連貫、深度解讀之後,大家就能明白這段歷史的真機所在。
  • 當真宗的黃羅傘蓋在北城垛口上升起來的時候,城外駐紮的宋軍大營,歡聲雷動。「萬歲、萬歲」,聲音越喊越齊,雷鳴一般。宋軍終於等來了久違的皇帝,士氣暴漲,沸反盈天。
  • 西元1004年12月15日上午,發生了太白晝見的天象。這次天象對應的歷史,就是後世熟知的「澶淵之盟」。史書記載得比較詳細,但是,其中的三次天象記錄卻含混不清,歷史上也一直在迴避這三次天象的解讀——那才是最關鍵的天意所在!
  • 在五代時期,唐朝的大預言書《推背圖》已經風靡華夏。其實,如果柴榮能認真看一下《推背圖》的話,不難看出自己命定的運程已被一日不差的寫在預言上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