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造型師成泳根:要想成功 須得忍耐

成泳根示範乾剪的技術。(張學慧/大紀元)

人氣: 5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23日訊】(記者李信/紐約報導)來美二十年,現在成泳根還是做三份工作,專業造型師、教育家和分銷公司B.O.B.(Best of Beauty)的老闆,手裡握有高端美髮品牌如Paul Mitchell和Wakan有機染髮劑的獨家代理權。

「紐約美髮沙龍染髮需要的10個產品裡,6個要從我這買,」他說,而一步步走到今天,高峰低谷都踏過,苦樂自知,而正是強於忍耐,他能熬過艱難時段,抓住一片黑暗中,唯一的一絲光亮。

原本不合格的面試者

1988年,成泳根(Jay Sung)20歲,從美髮學校畢業,像當時業內的同儕一樣,一心想要進頂尖的美髮沙龍Beauty de Marshall。

「Marshall為韓國選美大賽做髮型設計,店長是韓國美髮協會的會長,就像西點軍校,很難進去,」成泳根回憶說。即使新進學徒,也要求有五年的工作經歷。而他當時還不具備相應的資格,但他還是決定試一試。

然而約好的面試,卻被店長遺忘。他白白等了六個小時,太陽落山,才見到店長。被成泳根的耐心所感動,本來不符合條件的他,卻意外獲得一次嘗試的機會。

90年代時,Marshall是少數幾家能夠給造型師提供國際交流和訓練機會的沙龍之一,成泳根的技能迅速提高,很快躋身店內頂尖的造型師。三年後,他在梨花女子大學旁,開了自己的髮廊。

「25歲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想挑戰,」他笑著說,寬闊的臉龐上,是一雙細長的韓國式眼睛,頭上壓一頂灰色鴨舌帽,鬢角已生出絲絲白髮。

造型師成泳根。(張學慧/大紀元)
造型師成泳根。(張學慧/大紀元)

當時,成泳根積累了很多忠誠的客戶,名聲漸起,也接受了包括韓國三大台之一SBS的採訪。在1995年的韓國,成泳根已經月入五萬美元。然而,太年輕的他,不會管理錢財,掙得雖多,卻入不敷出。當韓國的經濟泡沫破滅之後,他也黯然破產。

境況窘迫時,酒肉朋友也離他而去。這時,已經在美國打拼的大姐勸他來美。在韓國生活了三十年,英語不怎麼會講,成泳根本不想出國,但是他實在渴望另一種生活,「不是說有什麼美國夢,但是我需要改變我的生活方式。」

晚上八點,飛機降落在JFK機場,摸摸口袋裡的三美元和一本護照,成泳根還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至少,他還有手裡的這把剪刀。

三十歲來美,不會英語,沒有綠卡,他靠的就是手裡這把剪刀。
三十歲來美,不會英語,沒有綠卡,他靠的就是手裡這把剪刀。(張學慧/大紀元)

機遇

好在有姐姐接應,成泳根開始在大姐曼哈頓韓國城的Hidy Hair Studio 工作。當時各族裔美髮沙龍只注重本族裔客人,競爭異常激烈。成泳根決定將美國人作為目標,擴大客戶範圍。

他開始在各大美髮論壇上發帖,回答網友問題,漸漸的,人們認識到他是專家,口碑逐漸建立,但是,真正打出名聲,還是在美國掀起拉直頭髮熱潮的時候。

1996年,日本人發明了頭髮拉直技術,之後在美國流行開來。當紅女星詹尼佛·安妮斯頓在熱播劇《老友記》中,那一頭豐厚順直的金髮,讓無數影迷心生嚮往。人們都想追隨潮流,掀起拉直熱潮。

詹尼佛·安妮斯頓在《老友記》中直順的長髮,也助推了拉直的潮流。(Featureflash Photo Agency/Shutterstock)
詹尼佛·安妮斯頓在《老友記》中直順的長髮,也助推了拉直的潮流。(Featureflash Photo Agency/Shutterstock)

多數的西方沙龍不具備拉直的經驗技術。但他已掌握日本傳來的經驗,這給了成泳根一個絕好的機會。

當時,頭髮拉直的價格高達一千美元,成泳根設定中間價位,而且不偷工減料,需要的九個步驟,勤勤懇懇完成。客人滿意之後,還會回來嘗試其它的服務,他作為亞洲造型師的技術和風格,也終於被西方客戶認可,預約甚至排到三個月之後。

進入歐萊雅

此時他離自己的目標,為世界最大的化妝品公司歐萊雅工作,做染髮燙髮示範教學的educator,還有一段距離。

身邊的人一度覺得他不可能。英語不好,沒有人脈,怎麼能進歐萊雅,做他們的educator?然而,2005年,成泳根還在為資生堂做染燙教育示範的時候,歐萊雅的電話打到了他手機上。四度面試之後,他又邁上了曾經似乎遙不可及的台階。

Hidy Hair Studio內景。(張學慧/大紀元)
Hidy Hair Studio內景。(張學慧/大紀元)

對此,他深有心得:「亞洲人如果要進入美國主流社會,你必須在某一方面成為專家。名聲打出去之後,人們都會來找你。而且事業要有計畫,即使英語不好,如果在自己的市場做得出色,西方公司需要這個市場的時候,就會雇你。」

2005年,成泳根進入歐萊雅做educator,公司的人為他展示了十年後的人口增長預測,以及屆時不同市場的生長潛力。公司確認到時要發展亞洲的染髮市場,所以雇用他做educator,教授、示範染燙技巧。

「染色是我的專長,」成泳根自信的說,而且染髮的個中學問也很多,如有些人髮色是棕色,但基底色調(皮膚原始色調)卻是紅色,那麼染色時要和基底色調而不是髮色契合。而且要詳細了解客人的髮質,如頭髮粗細、乾性、油性和燙染的損傷歷史,才能判斷最終能否染出理想的顏色。

因為手中握有多個日韓高端染燙產品的獨家代理權,成泳根採用的是日本的有機染色粉Wakan。針對不同的髮質,他會用不同的茶來激活,如薰衣草茶用於油性頭髮,綠茶用於髮質乾燥的客人等,有滋潤效果。

來自日本的Wakan有機染髮劑。(張學慧/大紀元)
來自日本的Wakan有機染髮劑。(張學慧/大紀元)

學得一個忍字

現在的成泳根,很忙。因為租金太貴,他將Hidy Hair Studio搬到了新澤西。 在店裡做造型之外,他還經營分銷公司B.O.B,將韓日主流的產品帶入美國市場,以及堅持15年來給紐約較小規模的沙龍進行免費美髮教育。他的下一個目標,是建立一個美容教育中心,並推動這個行業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Hidy Hair Studio內景。(張學慧/大紀元)
Hidy Hair Studio內景。(張學慧/大紀元)

回望自己的曲折路程,他最寶貴的經驗就是要忍耐,「韓國俗語說,『心中有三個忍字,殺人亦可避免』」,剛開始工作的時候,壓力來自方方面面。新手還沒學會技能的時候,會失誤,來自老闆、同事和客人的壓力,真的很難受。「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有耐心。因為所有的技能,特別是手工類,需要一定的時間,不斷訓練,才能形成自己的風格。如果不耐煩,甩手不幹,你就放棄你的機會了,所以最重要的是耐心。」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