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憶攜兒朝鮮行 紐時記者:我太「天真」了

《紐約時報》記者史密斯(Craig S. Smith)撰文表示,他在2015年4月,帶著十多歲兒子到朝鮮旅行,現在回想起來,他也犯了和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一樣的錯誤:對朝鮮共產黨政權的想法太天真了。(ED JONES/AFP/Getty Images)

《紐約時報》記者史密斯(Craig S. Smith)撰文表示,他在2015年4月,帶著十多歲兒子到朝鮮旅行,現在回想起來,他也犯了和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一樣的錯誤:對朝鮮共產黨政權的想法太天真了。(ED JONES/AFP/Getty Images)

人氣: 23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遭朝鮮拘捕、被判勞教15年的22歲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在被拘禁及昏迷一年多後,終在6月中旬返回辛辛那提家鄉,但在不到一週的時間內離世。

他的遭遇令許多人不寒而慄。《紐約時報》記者史密斯(Craig S. Smith)撰文表示,他在2015年4月,即瓦姆比爾去平壤旅遊前不到一年的時間,帶著十多歲兒子到朝鮮旅行,現在回想起來,他也犯了和奧托一樣的錯誤:對朝鮮共產黨政權的想法太天真了。

史密斯在文中說,瓦姆比爾的經歷告訴人們,朝鮮並非如想像中的是一個俗氣的玩笑。有些公司向西方遊客推銷朝鮮,將這個本質上是可怕的旅行,包裝成離奇的行程,吸引喜歡冒險的年輕人。

然而,這些公司並不負責西方遊客入境朝鮮後的安全,因為一旦越過邊境,就由朝鮮旅遊局接手,進行一成不變的行程:參觀紀念碑和巨大空蕩的廣場、在國有餐廳吃很簡單的餐飯、在平壤地鐵中搭乘一站(這也是大多數遊客接觸到朝鮮人的唯一機會)。

史密斯通過一家旅行社預定到朝鮮個人旅行,和兒子到了平壤機場,見到了朝鮮導遊以及一名身著西裝的沉默男子,顯然是來監控他們的。

導遊給史密斯提出了很多限制,包括不准拍建築工地、軍事建築或士兵。史密斯說,在一個每100人就有5人穿制服的國家,這是一個不小的限制。

此外,導遊特別囑咐,在拍朝鮮前領導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雕像時,一定要拍全像,不要漏掉腿或頭。

在導遊的帶領下,史密斯和兒子的第一站是位於平壤中心的萬壽台,參觀金日成及金正日的雕像。在那裡,他們被警告不准嚼口香糖,或把手插在兜裡站著。導遊要他們買花束,並且在雕塑前鞠躬及獻花。之後,他們才被帶到一間破敗的酒店。

大多數西方遊客包括瓦姆比爾都被安排住在這間酒店,史密斯說,導遊警告不能在無人陪伴的情況下到酒店外,否則會「造成麻煩」。由於不能外出,史密斯只好和兒子在酒店的娛樂室消磨時間打保齡球(球瓶經常會自動傾倒)。

在旅行期間,雖然史密斯要求參觀朝鮮的生活,有時只是想要下車到路旁的商店裡,但是都被拒絕了。過程中,導遊問了很多有關史密斯工作的問題,及提起朝鮮內有多少間諜的話題,有些問題及內容讓史密斯感到不安,他意識到實在不該帶兒子到平壤。

旅行的最後一天,史密斯的兒子想要再去看看前領導人的雕像,導遊及那位不多話的男子感到迷惑且不安。男子一度不見蹤影,後來又出現。他問史密斯:「你們為什麼想再去看雕像?」史密斯回答說,兒子只是想要有始有終。那名男子要求他將這個理由寫下來。

接著史密斯被帶到一棟建築物,另一名男子從那裡走出來,和不多話的男子討論了一下。經過一番折騰,史密斯獲得同意再去參觀雕像。

在大學生瓦姆比爾不幸離世後,史密斯回想這段朝鮮行,才意識到當時他和兒子已被盯上,身處險境,他身上還有偷偷拍下的景象,以及漏拍金日成頭部的照片,這些都可能成為朝鮮當局指控他懷有惡毒意圖的「證據」。

最後,史密斯說,人們很容易低估去朝鮮這種地方的危險性,會覺得它不會是真的,然而瓦姆比爾很天真,「我也一樣」。#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7-06-24 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