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鑒恆:「中國龐貝城」疊溪垮塌警示什麼?

人氣: 95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25日訊】6月24日6時左右,四川省茂縣疊溪鎮新磨村山體突發高位垮塌,整個村莊夷為平地,62戶120人被埋。消息震驚中外,牽動著無數人的心。

美麗與滄桑並存的疊溪

西北旅遊景點疊溪海子,以一碧如洗的群海、五彩繽紛的松坪溝景區著稱,近年來,去疊溪洗肺吸氧、沐浴羌族風情、住農家樂吃氂牛肉成為旅遊時尚話題。然而,現代娛樂的浮光掠影擋不住一瞬間災害的襲擊,6·24垮塌,疊溪再一次陷入滅頂之災。

眼前的慘狀,令目瞪口呆的人們方才想起,1933年8月25日,古鎮疊溪曾發生7.5級地震,造成山體坍塌,岷江被攔腰斬斷,疊溪及附近21個羌寨全部沉入岷江。更慘的是,大地震形成的堰塞湖40餘天后崩壩,大水淹沒更多村莊,下游漂屍無數。今天的疊溪海子以風光絢爛的面貌重現世間,可是網文披露,當地人說,陰風慘慘的日子裡,疊溪湖面會傳出底下冤魂野鬼的嚎哭聲。

這就是疊溪,驚豔絕塵的美,同時也掩埋著久遠的慘絕人寰的滄桑。它是曾繁華千年的「蠶陵重鎮」,縲祖故鄉,古代川北駐防要塞,點將台巨石之上,傳說曾留下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練兵點將的身影。它又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最典型和最大的地震遺蹟。人們常把湮沒的繁華地比做龐貝城——意大利南部,公元79年,在憤怒的火山爆發中頃刻覆滅的古城。疊溪也被稱為「中國的龐貝城」。

疊溪垮塌不可避免嗎?

據1933年近90年之久的今天,疊溪再遇垮塌,人們不禁問:難道沒有預警系統?科技發達、通信設備完全的現代社會,疊溪之難完全不可避免嗎?

6月24日茂縣官方微博發布的兩張圖片顯示,山體滑坡發生前的疊溪新磨村位於山腳河谷地帶,大約有幾十戶兩三層高的小樓。山體滑坡後,整個新磨村新村組已被泥石流掩埋。靠山面水的地帶,山清水秀的另一面,是山體滑坡的危險。6·24滑坡是否能提前發現隱患、避免傷亡,成為各方關注焦點之一。不少網友在問:汶川大地震後,周邊的山體結構已經發生改變或鬆軟,下雨後很容易滑坡,這麼危險的地方已經不適合居住,為什麼不遷徙?

對此,6月24日晚,茂縣國土局一張姓副局長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新磨村此前已被國土部門列入2016年新增隱患點,並按照「群防群測」的方式安排人員進行監測,在這一體系下村民也有預定撤離路線,但此次災害屬山體高位垮塌,已超過了此前排查出的監控範圍。

張副局長的話能做為疊溪垮塌事故免責的依據嗎?疊溪山體高位垮塌,超過了監控範圍?監控範圍不是人定的嗎?為什麼單單把新磨村排在監控之外?所謂的「村民預定撤離路線的指定體系」又有什麼決定性作用?據悉,疊溪這次山體滑坡歷時僅100秒。100秒之內,全體村民如何按撤離路線逃生?唯一防禦的可能,是事前危機意識和整體搬遷。

預警均被忽視

6·24災害後,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的一位研究滑坡的專家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指出,茂縣處於龍門山斷裂帶,「目前已形成特大型高位滑坡—堰塞湖災害鏈,救援難度較大」。這個所謂的「災害鏈」難道直到今天垮塌才被專家們察覺嗎?從網上資料,有遠近三大徵兆預警今日疊溪之難:

最遠的預警,當屬疊溪歷史上曾發生慘重地質災害。疊溪海子是1933年7.5級大地震形成的堰塞湖,成千上萬人遇難地。

其次,茂縣是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中的10個極重災區之一。茂縣距離汶川約40公里 ,曾因地震造成超2萬人傷亡。汶川大地震造成茂縣農村房屋倒塌達70%-80%,交通中斷。2014年7月和2015年10月,茂縣境內發生過山體滑坡事件。

就是最近的預警也不是沒有:茂縣所在的四川阿壩州官方微博6月14日稱,「近日,我州連續強降雨,導致茂縣、馬爾康、小金等縣部分道路出現泥石流、塌方等情況。」

這些還沒有喚醒有關部門的危機意識嗎?為什麼事前沒有遷徙或讓百姓短暫避難?無論從歷史還是現狀,疊溪地區應該屬於地質災害重點防範區,由國家專款出資,有應急預案,沒有防範到而發生了大的傷亡災害,不能一句「新磨村在監控範圍之外」就了之。

2010年8月7日,甘肅舟曲發生泥石流災害,愈千人死亡。根據中國《21世紀商業評論》報導,專家們事實上早在兩年前汶川大地震後已經提出警告,舟曲地帶必須遷址,以免受到泥石流衝擊,但因當地政府資金缺乏,沒有上層行政決策而被延誤。舟曲縣發改委副主任張三朝談到財政上的壓力,縣財政十分拮据,根本無力解決高達8,000萬元的各類項目前期費用。

想必,財政難,無力遷徙村落,也同樣是今天疊溪遭難的原因之一?6·24疊溪垮塌事故之後,已有財團集團踴躍捐款賑災,多則2,000萬元,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也發出緊急援助,以「天使之旅——茂縣行動」,20萬元基金用於災難救援,首批救災物資已抵達疊溪。這些財力、物力固然可貴,只是「亡羊補牢」不及「防患於未然」,如果用於事前防禦、搬遷,是否更能起到救人的作用?關鍵是社會整體上危機意識不夠,疏忽了。

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

為什麼對危險地帶的危機感不強?是否和當今社會著重創造金錢利益、娛樂至上有關?這可從發生如此特大災害,新浪熱搜前10位還是不斷的明星新聞、名人生孩子等娛樂性消息,可見一斑。6·24疊溪垮塌,唯一一家三口逃生,是因為這家的嬰兒清晨啼哭不止,夫妻醒來哄孩子,驚覺山體滑坡,拚死逃脫,倖存於一劫。

人們說幼兒有預知能力。5月山東威海中世韓國國際學校幼稚園的一輛租用校車,由於隧道中大火事故造成13人死亡,其中包括11名兒童。據多家韓媒引述該幼稚園兒童家長的回憶報導,慘劇發生的當天,大多兒童都表示不願去幼稚園。

這些年幼無知的孩子為什麼能冥冥中預感災難,成年人的社會,卻在種種明顯的預警下對災害感覺遲鈍?從歷史上真正的龐貝城的覆滅,或許能找到一絲答案的軌跡。

從龐貝城遺址,人們發現在約2萬人口的龐貝城裡,有競技場、劇院,城內妓院林立,牆上色情畫不堪入目,敗壞人倫,這是否和當今的中國社會有相仿佛?貴族們宰殺奴隸,用人肉餵養海鱔,認為吃過人肉的海鱔味道鮮美。龐貝競技場上演野獸和奴隸的血腥格鬥,以供貴族狂叫取樂。龐貝城那揮霍無度,盡情享樂的奢靡風氣也和中國社會官僚腐敗不相上下。

在龐貝城考古中出土的一隻銀制飲杯上刻著這樣的話:「盡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種種跡象,和當今中國社會「活在當下」、「娛樂至死」的口號有什麼不同?

也許,幼兒對災難有預知能力是出自上天賦予人的原始本能。但是成年人因為心中的污穢和貪慾,已經使預感能力喪失皆無。公元79年8月,龐貝城附近的維蘇威火山開始冒出股股白煙,並不斷有小地震出現,但一心想著掙錢和享樂的人們根本不去在意,奢靡生活依然按部就班,8月24日中午,維蘇威火山爆發了,整個古城覆沒。龐貝城人逃生時匆忙中用石頭潦草的寫在牆上最後一句警示:「這個該死的罪惡城市!」「罪惡」導致「該死」!這或許就是龐貝城的遺訓。

今天疊溪垮塌之災,如果說和龐貝城有相似的地方,用中國古人的一句話來說就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或許是「中國的龐貝城」疊溪垮塌的警示吧。與其災害發生後全力以赴賑災,不如增強對災害的憂患意識,落實防範措施,真正為生命負責。#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6-25 7: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