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殘影餘像》——藝術家對共產主義的控訴

文/甄真

人氣: 491
【字號】    
   標籤: tags: ,

百年前,共產主義這一邪靈開始在歐洲上空遊蕩;百年來,共產黨在占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的國家中竊取政權:專制、掠奪、仇視、洗腦、殺戮……禍害人間。波蘭電影藝術大師安傑依‧瓦依達(Andrzej Wajda)的遺作《殘影餘像》(Afterimage,港譯:殘影)就是以此為背景,表達了一位波蘭藝術家對共產主義的控訴。

電影簡介

波蘭導演安傑依‧瓦依達榮去年辭世,享壽90歲。他曾獲得奧斯卡終身成就獎和戛納影展金棕櫚獎等電影界最高榮譽,遺作《殘影餘像》近期在香港公映。影片以紀實的手法講述波蘭藝術家史特里‧澤敏斯基(Wladyslaw Strzeminski)後半生遭受共產邪黨迫害的故事。

深受學生愛戴的大學教授史特里‧澤敏斯基,在二戰中失去一隻手和一條腿。前蘇聯的斯大林主義黑雲壓城時,他極力反對將藝術變成共黨洗腦的工具,堅持捍衛創作自由。為此,他被自己一手創立的學院撤職,大半生的畫作被毀,甚至被剝奪工作及生存的權利。

「戲」說新語

1948年,第二次世界大戰落下帷幕,當波蘭民眾以為戰爭結束、將迎來一個新時代時,沒想到共產主義的魔爪悄然伸開,藝術逐漸淪為共產邪惡主義的宣傳工具,紅色恐怖籠罩全國。

電影以《殘影餘像》命名,源於電影主角史特斯明史奇提出的「殘影」理論:「當眼睛注視一件物件後,即使視線轉移到別處,那件物件的殘影會留在眼裡,殘影是與那件物件的形狀相同,顏色卻會相反。」而這位藝術家後半生的系列作品,均以「殘影餘像」命名。影片要與觀眾探討的,正是在這段歷史下的正與反、真與假、專制與自由。

可怕的「紅色」

影片最引人矚目的是其對色彩的精妙運用。色彩在鏡頭下好像會說話,為影片增添了豐富的意涵。

電影的開頭,史特里‧澤敏斯基在家中準備作畫,原本陽光充沛的房間突然被可怖的紅色籠罩,原來是巨幅的斯大林的旗幟在窗外懸掛。紅色為共產主義的主色調,不言而喻,藝術家的生活開始被「紅色」入侵。史特里‧澤敏斯基對沒有陽光的房間感到不滿,於是伸出拐杖戳破旗幟,令光線透入窗欞,沒有想到他這一舉動,成為了他未來悲劇人生的導火線。

與僅僅象徵政治的「紅色」做對比的,是藝術家畫作中五彩斑斕。影片中多次出現五彩畫作、藝術品在不同場合中被摧毀的橋段,或意味著色彩繽紛的時代在共產幽靈的入侵下變得滿目瘡痍,單調的紅色是可怕的警示。

而令人印象極深的是藝術家女兒的那身紅色風衣,小女孩在母親的葬禮上依然穿著這件耀眼的衣服,被路人恥笑,她憤怒地對路人說:「我只有這一件衣服!」看過影片的觀眾會對這個角色產生深深的同情,她是被「紅色」荼毒的一代。她「只有這一件衣服」,因為自她開始接受教育以來,就是「唱紅歌」、「背紅色詩篇」、「看紅色電影」,她眼前看到的就是如果像爸爸一樣反抗「紅色」,會落得連飯也吃不上的下場,因此她為了活下去,只能屈從,可憐又可悲。

藝術淪為工具

電影所採用的對比手法令人拍案叫絕,藝術家的人生遭遇引人深省,所影射的社會現實令人觸目驚心。

電影開場,大學教授澤敏斯基戳破斯大林的政治宣傳畫,表明了他不被強權所迫的立場;而在影片的結尾,澤敏斯基被取消大學教授職位,生活中處處碰壁,為了生存的他唯一能找到的工作就是為政治宣傳畫作一名畫匠。

導演瓦依達生前受訪時曾表示:「史特里‧澤敏斯基被剝奪了專業工作,博物館的展品被下架,被禁止在大學授課,他無法照顧自己和家庭,最後死於飢餓。」「藝術家的人生是被制度所摧毀。」記錄這些悲慘事件只是為了紀念,「當政府掌控藝術的時候,悲劇終究會再次發生」。  #

責任編輯:童莘

評論
2017-06-27 6: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