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15:千年欺騙挖根源,逆天天譴見真顏

作者:古金
圖15-3:967年4月15日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

圖15-3:967年4月15日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

      人氣: 74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十五章  千年欺騙挖根源,逆天天譴見真顏

前面我們結合現代天文學,展現了「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天象中「盛世」的意義,這個天象銘刻著宋太祖大興佛法、開創北宋盛世的輝煌,同時揭示了古代13次公認盛世背後一致的根源:大興佛道正法。但是歷代都有人被「蕭衍興佛敗國之說」所迷惑,本文在熒惑逆行守心的天象之下,揭示蕭衍逆天的原委。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14

1.現代天象學的沒落

圖15-1:西元549年熒惑守心天象圖。
圖15-1:西元549年熒惑守心天象圖。

蕭衍之死,對應著上圖熒惑守心天象。我們在上部第一章詳細講述了「熒惑守氐」,而熒惑守心,就是火星拐彎留守在心宿的範圍。

上部第一章說過天象學在宋朝就失傳了,真傳又回到了大道修行者中間,北宋對天象的解讀基本是錯的。到近代就更不用說了,完全沒落,精華全部被歪曲否定了。所以,得先給熒惑守心正名,才能繼續進行我們的穿越時空的天象旅程。

「科學」誤斷,廣泛流傳

有學者研究指出:二十五史中,檢索到2000多年間的23次熒惑守心的天象。用電腦推算,發現其中17次是錯誤的,還有一些熒惑守心的天象發生了,但並沒有記錄在史書上,因此判定「熒惑守心」很可能是事後偽造的天象[1]。

但是,這種新奇的觀點,遭到了一些學者的反對[2][3][4]。他們研究發現正史中有26次熒惑守心的記錄[2],8次是無可非議的真實記錄,而被質疑的熒惑守心,是否定者的標準過於苛刻,又欠嚴謹。

但是,不嚴謹的「科學誤斷」,卻不脛而走,成了打擊天象學的大棒,廣泛炒作;而嚴謹的研究,卻因為「陽春白雪」,深奧難懂,少有問津。下面我們簡單匯總一下,深入淺出地做一小節,大家就能大致看出門道所在。

表15-1 學者誤斷的「熒惑守心」辨析表 

 

時間

天象敘述

否定原因

肯定方指出的實際情況

1

宋景公37

守心或在心
[5]

沒發生

否定者搞錯1年,當年惑在心

2

秦始皇36

熒惑守心

未守心

年代搞錯,次年守心

3

漢高祖12

熒惑守心

沒守心

,水準有限,誤觀測

4

漢綏和二年

熒惑守心

沒守心

2年後熒惑守心

5

漢永初元年

熒惑守心前星

無法否定

如實認定

6

漢中平三年

守心或在心

無法否定

如實認定

7

魏文帝時期

熒惑守心

沒發生

恭維話[6],非天象記錄

8

西晉287

熒惑守心

罕見的天象不可能密集發生,這是西晉不懂天象的星官的錯誤觀測。誤測,無意義。

9

西晉299

熒惑守心

10

西晉306

熒惑守心

11

西晉311

熒惑守心

12

成漢太和初年

熒惑守心

沒發生

熒惑守尾,誤測為守心

13

後趙石虎末年

熒惑守心

沒發生

清朝人彙編,正史無載

14

後秦始末年

熒惑守心

沒發生

熒惑守之,誤抄為守心

15

南梁太清三年

熒惑守心

2個月

差52天,可能為附會天象,人為修改

16

南梁承聖年間

熒惑守心

沒發生

歲星守井,熒惑在心,筆誤為:歲星在井,熒惑守心

17

唐貞觀17

熒惑守心前星

無法否定

如實認定

18

唐天寶13

熒惑守心

無法否定

如實認定

19

唐太和七年

熒惑守心

遺漏

如實認定

20

唐咸通十年

熒惑守心

沒發生

戰亂誤記,文獻誤傳

21

宋景德三年

熒惑守心

無法否定

如實認定

22

宋慶元二年

熒惑守心

無法否定

如實認定

23

明洪武初年

熒惑守心

遺漏

如實認定

24

明洪武31

熒惑守心

沒發生

3年後守心,為附會而改動

25

明崇禎11

熒惑守心

遺漏

如實認定

26

明崇禎15

熒惑守心

沒發生

上面115守心的誤記

從上表能看出,否定熒惑守心者,所謂的23條記錄17條偽造,漏檢了3條,應該是26條;而且只有5條能認定是錯誤的。就這5條中,有4條明顯集中在西晉的25年間,這明顯是不懂天象的外行觀測,這樣的離群值,沒有統計學意義。

也就是說,否定者列舉的23條,有意義的只有19條,其中只能認定1條明顯是假的,這樣說來,否定就不成立了。

而且,就是否定者苛刻指出的「17條錯誤」,只能證明觀測記錄錯誤、檔傳抄筆誤,卻不能否定熒惑守心天象本身!天道精微,常人難為,所以很多人會搞錯。但是如果因為那些細枝末節的錯誤,就一概否定「天象學」的根本,恰恰是不科學的。去偽存真,才是真正的科學之道。

科學統計,真相端倪

零散的個案不能說明問題,集中匯總,方能看出其中蘊含的統計學意義。

表15-2 部分熒惑守心天象與人間大事的對應

時間

主要天象

結果

西元前210

熒惑守心

秦始皇駕崩

西元前5

熒惑守心

漢成帝斷袖之癖,逆天提前2年死

西元549

熒惑守心

梁武帝蕭衍先死12天

643

熒惑守心(守心前星=太子)

唐太宗功德延壽,太子死[7]

912

熒惑守心

後梁太祖朱溫死

1006

熒惑守心

兩方應驗(後續展現)

1085

熒惑守心

宋神宗死

1369

熒惑守心

元順帝順天延壽,1年後逆天應劫

 可見,熒惑守心天象,直指天子的奪命凶劫。《史記·天官書》:「(火)犯守房、心,王者惡之」。《乙巳占》:「火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宮……火守心,哭聲吟吟。」這些天象意義的闡釋,絕不是空穴來風。

2.逆行守心,梁武帝逆天應劫

現在天文學計算表明:西元549年發生了熒惑逆行守心的天象,而《梁書》記載的時間有小誤[8]。

圖15-1:西元549年熒惑守心天象圖。

從圖中能看出,火星留守心宿的時刻在拐點的6月24日,離心宿最近,對天子威脅最大。而6月12日是進入心宿範圍的時刻,火星運行極為緩慢,進入「滯留」狀態,雖然不及最兇險的24日,但是它的位置與24日只差0.03度。梁武帝死於熒惑進入心宿的6月12日(圖中綠色圓點),與6月24日留守點相比,減壽12天,也算是準確應驗了。

前面講過,應劫於逆行守心的天子,一定是逆天的。對於梁武帝蕭衍,在人間評價是冰火兩重天。一些佛學者稱蕭衍為弘揚佛法的「大德楷模」,佛教以外的學者說他「佞佛誤國」,真相究竟怎樣?

其實歷代佛門高僧都知道蕭衍的真面目,只是不願意說破天機而已,而今是到了不說不行的時候。

3.千年迷人眼,今日示真顏 

騙了1500多年的「反面典型」?

提到蕭衍,人們就會想到那個著名的、虔誠的「佛教徒皇帝」,大力修建佛寺,推廣佛教,曾4次捨身同泰寺出家,他參閱佛經寫成《慈悲道場懺法》十卷——現在叫做《梁皇寶懺》,「超度」了他謗佛遭惡報的皇后,至今盛行不衰。但是歷史上都把他當作佛教誤國的典型,因為蕭衍親身證實了佛教「在家破家,在國破國」。1500多年來,佛教人士在讚美蕭衍興佛的同時,一直在小心地迴避「蕭衍崇佛誤國」、「梁武帝興佛滅國」的「事實」,而反佛者的則把他作為利器,對佛法口誅筆伐。

但是,歷史的常識永遠不是天機,歷史的真相絕非表面的想像。當我們把蕭衍所行所為的實質揭示開來的時候,大家能看到蕭衍處處違背佛教教義做事,佛經中早就留下了對「魔弟子」的預言,蕭衍是否應驗,大家可以自己評判。

歪曲佛經,誹儒謗道 

梁武帝蕭衍開始信道教,後來改信佛教,下了一篇《敕捨道事佛》的詔書。詔書把道教始祖老子,儒教鼻祖孔子都說成是如來佛的弟子,說他們走了旁門邪道。而且說:百官和皇族都應該改變信仰,和他一樣改信佛,「反偽就真,捨邪入正」[9]。 

前面我們講過,佛、道都是正法,高僧、高道之間都是互相敬重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燾的國師、天師道的創始人寇謙之,就極力反對拓跋燾滅佛,只是沒攔住。修行哪個法門是自願,但蕭衍改換門庭,還要誹謗道教、詆毀祖師,連孔子、周公也要貶斥一番……謗道也是謗正法,和謗佛的罪是一樣的。 

現在學術界認為:老子要早於釋迦牟尼,《道德經》更早於佛經,因為佛經是釋迦牟尼滅度後,弟子們集結整理的,當時是口傳心授,佛經系統地整理成文字是在500年後。所以,蕭衍憑空亂斷,把老子也說成是如來弟子,是對佛經教義的肆意歪曲,犯了佛教的大忌。違背佛教教義,能說是佛信徒? 

當然,佛教信徒也難免有錯,違背一點教義再改正過來,遵照佛經修行,還是佛弟子,但是蕭衍的違背可不是一點,而是根本性的違背。 

佛教講平等、善待眾生,蕭衍徇私枉法,魚肉百姓 

大家都知道佛家講人人平等,普渡眾生。梁武帝做的正相反,對親族、對惡人極為縱容,對百姓極為刻薄。 

蕭衍的六弟臨川王蕭宏,505年率數十萬精銳戰北魏,在洛口(今安徽懷遠附近)被嚇住,北魏笑稱蕭宏為「蕭大娘」,稱另一個想退兵的呂僧珍為「呂姥姥」。魏軍中望氣(雲氣,最低層次的天象)的人說九月份南梁退兵,魏軍就按兵不動。到了九月份,梁軍在軍事上佔優勢,但是一天夜晚風雨大作,「蕭大娘」嚇得棄軍而逃,造成兵潰。梁軍自相踐踏,死傷慘重,逃亡的更多,刀槍輜重扔了一路,蕭宏後來反而一路升官。蕭宏和蕭衍的女兒通姦,兩次弒君篡位未遂,蕭衍卻寬恕了他們。而後蕭宏大肆聚財,強奪民財,侍女千人,窮奢極侈。蕭衍去蕭宏家查庫,見30多間庫房中堆錢三億,另外庫房滿是奇珍異寶,布、絹、絲、綿、漆、蜜、硃砂無數,蕭衍反而稱讚六弟生活大氣![10]

蕭衍還大規模推行鐵錢,以「梁鐵五銖錢」代替銅錢,廉價的鐵錢造成惡性物價。《隋書》記載:「私鑄鐵錢氾濫堆積如丘山,物價騰貴,買點東西就得用車拉錢。[3]」一斗米賣80萬錢,這和唐朝貞觀四年的斗米4錢,形成鮮明的對比!不斷的通貨膨脹,被掠奪最厲害的,是基層百姓。 

蕭衍一朝,官員貪腐,貴族奢靡,動輒奴婢千人。百姓賦稅、徭役較以往更為繁重,婦女都被迫服徭役,多納稅。 

佛家威懲凶徒造福眾生,蕭衍呵護凶徒禍害百姓 

蕭宏的兒子蕭正德,做過蕭衍的養子,偷盜掘墓,無惡不作。後來蕭正德見蕭衍生了兒子,自己做太子無望,就投奔北魏;在北魏不得意,又回來謝罪。蕭衍寬恕了他,恢復爵位、封官。而蕭正德繼續胡作非為,糾結亡命徒,黃昏時分在路上殺人為樂。當時朝中功臣豪門子弟很多都極為放縱,專門殺人搶劫、姦人妻女,家裡不管,官吏不敢管,蕭衍睜一眼閉一眼。後來蕭正德的弟弟蕭正則因為搶劫、殺和尚,才被放逐。對蕭正德免官不久又升官。

 525年蕭正德領軍北伐,後來像他父親一樣棄軍逃走,被罷官流放,還沒到流放地就被追上赦免了,不久又恢復爵位[11]。

大家聽到過許多佛教故事,《西遊記》中也有不少,佛家對於惡人凶徒都是展現佛法的威嚴、嚴懲的,惡人看到強大的法力、被嚇醒悟、真心悔過,才給他網開一面。而蕭衍對惡人,一味縱容,處罰輕描淡寫,很快恢復官爵,如此徇私枉法,是對受害百姓最大的不公,民眾無處申冤。蕭衍對百姓卻極為苛刻,百姓犯法要被連坐,老幼不免;一人逃亡,舉家罰作苦役。人人思亂,起義不斷。 

蕭衍這麼崇信佛法、大興佛法,怎麼不出盛世?國家反而成了這個樣子?

實際他不是興佛,行為在根本上完全違背了佛教眾生平等的教義,如此呵護腐敗,壓榨百姓,怎麼是慈悲的佛教徒所為?

白虹貫日天象垂,蕭衍逆天社稷危 

圖15-2:白虹貫日示意圖(中的橫向弧光非雲非幻,為白虹)

《梁書》記載:太清元年二月十二(547年3月18日),發生了白虹貫日的天象。次日,東魏的侯景以他管轄的13個州來內附,投奔南梁。[10]

說著兩件事沒有因果關係,稍微瞭解一點天象的人都不信,特別在古代,都會把這兩件事聯繫在一起。 

《乙巳占》:「凡白虹者,眾亂之首,百殃之本。」可見這是大災來臨之兆,就應驗在侯景來投。當然,那時遠在隋朝之前,《乙巳占》的作者李淳風還沒有出生,但是,那時的司天監水準也不低,較為準確觀測出了熒惑守心的天象。就是不懂天象,那時天人合一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都知道太陽象徵天子,被白虹貫心橫穿,能是吉兆? 

侯景是東魏勇將,桀驁不馴,先投北魏亂臣爾朱榮,爾朱榮被殺,爾朱榮的大將高歡剿滅了爾朱家族殘部,侯景投降高歡。高歡病重時囑咐兒子:「侯景必反」,寫信召侯景除之。但是高歡一死,侯景就反了。先請求西魏接受他的河南6州,西魏接受但不發救兵;侯景只有向南梁求救,提出獻上河南13州。其實侯景難以自保,更別說土地了。 

梁武帝不聽勸阻,不顧天象垂下的昭昭天意,沽名釣譽,派兵去救侯景,執意逆天而為,釀成了千古大禍! 

佛門光明磊落,蕭衍兩面三刀,逼反侯景 

蕭衍馬上派軍增援侯景,在寒山(今江蘇銅山)被東魏大敗,侄子蕭淵明被俘。侯景率800餘殘兵逃到梁朝。 

蕭衍損兵折將,寸土未得,還得給侯景地盤,供應糧草輜重。西魏要和南梁通好,侯景畏懼,偽造西魏文書,請「以俘獲的蕭淵明換侯景」,蕭衍馬上回信:你早上送來蕭淵明,晚上我就把侯景(抓起來)送回去。侯景看信後大怒,謀反。 

此時不斷有人上奏:「侯景必反不可留。」蕭衍卻說:「侯景在危難之時寄命於我,如嬰兒仰望乳母,我對他這麼好,他怎能造反?」 他不知道戲已經演漏了,他要抓侯景換蕭淵明的回信,已經落在侯景手中了。

佛門歷來講做人修行要光明磊落,蕭衍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出爾反爾,哪裡是佛教徒所為? 

548年,侯景以8000人起兵,起義隊伍越來越大。在蕭衍的殘酷統治下,貴族官僚魚肉百姓,百姓被壓榨到極點,早就想反了。這時候蕭衍才意識到大禍臨頭了。 

佛家講少欲知足,教化眾生,蕭衍腐化治國,毀了親族與眾臣 

蕭衍自己勤儉持戒,50歲後不近女色,一日素食一餐,被子兩年一換,可是他以腐敗教化皇親大臣,以致宗室奢華,大臣枉法,官宦子弟盜墓劫貨,殺男搶女,社會大亂。 

佛教徒教化眾生,都是深孚眾望,可是蕭衍一個人也沒教化了,從道德上毀了整個朝廷。以至於國難當頭,他那麼多兒子和親人,沒有一個真想去勤王救駕,都是趁火打劫,觀望,等著他死了去搶位,甚至趁機殺宗室,掃清即位障礙。 

憐憫眾生佛家慈悲,生靈塗炭蕭衍無悔 

侯景之亂,南朝大約十分之八、九的人口(約800萬人)死於戰火和屠殺,文明的大倒退,蕭衍一手促成。 

侯景打到長江天險,兵力並不太多,可是蕭衍啟用他罪惡累累的前養子、侄子蕭正德抵禦,蕭正德為當皇上和侯景結盟,送去戰船接侯景渡江。侯景打到京城,蕭正德開門納叛,和侯景合兵攻打台城(皇城)。侯景先立蕭正德為帝,台城攻克,就廢了他,而後殺之。

86歲的蕭衍在宮中,面對國破家亡,無數百姓死於非命,蕭衍問手下:「還能一戰嗎?」手下說不可。蕭衍從容淡定地歎道:「(社稷)自我得之,自我失之,沒有什麼值得悔恨的。」[14]此時眼裡還只有社稷權力,和悲憫蒼生百姓的佛教徒,格格不入。 

蕭衍被囚禁宮中,不得飲食,又饑又渴,索要蜂蜜水喝又不得,留下「荷、荷(喝、喝?)」二字而死[15]。 

千載遺禍,重蹈覆轍 

後世不明真相,都認定蕭衍是佛教徒,所以蕭衍「在家破家,在國破國」的親身例證,成了反佛者的歷史性武器。 

唐高祖武德九年(626年),太史令傅奕極力鼓動滅佛,與篤信佛教的宰相蕭瑀論戰,拿出蕭衍的「實證」, 蕭瑀作為蕭衍的後人無言以對,敗。李淵定下佛道齊滅的聖旨,幸虧趕上了李世民的玄武門之變,李淵滅佛不成,天譴較輕,失去帝位。

時至今日,很多人依然不明真相,蕭衍的故事把太多的人推向了反佛者的行列。 

佛教嚴禁篡改佛經,蕭衍仿作推行其中 

後世佛學者盛讚蕭衍仿照佛經寫的《慈悲道場懺法》十卷,說此法「超度了蕭衍的夫人」,它真有法力麼?

剖開人云亦云的傳說,仔細想想就明白了:佛法無邊,在小說《西遊記》中有著生動的藝術展現,正因為釋迦如來有那麼大的法力,他講的佛經才能度人。而梁武帝蕭衍,沒度過任何人,沒有感化過任何惡人,沒有任何法力,最後被惡人囚禁、悲慘餓死,連能降伏惡人的初果羅漢都沒達到,他寫的表面文章,就有法力、能度人? 

後人認定蕭衍的《懺法》有度人的法力,混入佛經,成了僧人、居士的必修功課。那成什麼了?

其實,對照佛教經典,大家自己就能分辨。《佛藏經》中,釋迦摩尼告訴他的弟子舍利弗:「惡魔於今猶尚隱身……當來之世,惡魔變身,作沙門形,入於僧中,種種邪說,令多眾生入於邪見,為說邪法。」

歷史上哪一個佛教徒,自詡通曉佛經,卻被萬民痛恨,兒子親族都盼著他早死?如果知道這些歷史真相,哪個佛學者還敢認蕭衍為佛教徒? 

4.富與福的根源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命裡沒錢,怎麼努力也是清苦一生;老人說:兒女無德,縱有億萬家產也會敗落。上一章,我們列舉了古代十三次盛世,剖開表面現象,根源上都是天子君主大興佛道正法的天大功德,換來的天地賜福。其實,歷代修行得道之人也都知道:北宋的富,百姓的富足,根源上是宋太祖撥亂反正,大興佛法的天大功德之果。這個功德換來的福份,沒有像大隋、大唐那樣,落到國家的強大上,而是留給了百姓。

福分為什麼沒有落在國家強大上?因為後續的君主犯下了逆天大罪,不配享受強國的榮耀。宋真宗篤信天意卻被誤導逆天,在上部我們已經講過了——根源上,追溯起來還是因為他父親宋太宗的逆天使然。

圖15-3:967年4月15日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

對比古代十三次盛世背後的根源,宋太祖趙匡胤的功德不是最大的,而延壽卻是最長的。我們看上面五星連珠天象發生在967年,而宋太祖976年駕崩,有9年的天人錯位,延壽9年。為什麼能延長這麼久?請看下集《順天應人改天象,無中生有造輝煌》。

(未完,待續 逆天而為痛悔遲16:453-2018年天象揭祕

註釋:

[1] 黃一農,《星占、事應與偽造天象——以熒惑守心為例》,《自然科學史研究》Vol.10 No.2 (1991)

[2] 武家璧,《「熒惑守心」問題之我見》,《中國科技史雜誌》Vol.30  No.1 (2009)

[3] 劉次沅等,《古代「熒惑守心」記錄再探》,《自然科學史研究》 Vol.27  No.4 (2008)

[4] 張健,《中國歷代熒惑守列宿與四星聚、五星聚考查》,天文學報,Vol.53 No.4 (2012)

[5] 熒惑在心:火星運行兩年經過一次心宿,在心宿範圍拐彎稱為守心,不拐彎、只是經過時靠近,叫做在心,也叫犯心。

[6]這句對話並不是出自史書的天象記錄,而是裴松之對《三國志》的註解中,引用的《蜀記》:魏明帝曹叡問蜀國降將黃權:「現在天下三分,三足鼎立,誰是正統?」

黃權答道:「以前發生熒惑守心的天象時,魏文帝(曹丕)駕崩,吳、蜀二主平安,這就是魏國是正統的天象徵兆。」

這顯然是黃權巧妙的恭維。而熒惑守心的天象,在三國各國的史書中都無記載。

[7]《舊唐書》說唐太宗李世民的長子、太子李承乾死於西元645年——《李承乾傳》:「(貞觀)十九年(645年),承乾卒於徙所,太宗為之廢朝,葬以國公之禮。」但是,出土的李承乾的墓誌銘上刻寫李承乾死於貞觀十七年。學術界更認同墓誌銘,因為五代時期(945年)編寫的《舊唐書》,史料承傳難免有誤。

《唐故恆山湣王墓誌銘》:「大唐故恆山湣王荊州諸軍事荊州大都督墓誌銘王諱承乾,字高明,太宗文武聖皇帝長子,貞觀十七年十月一日薨。」

也就是說:太子李承乾死於熒惑守心前星(心前星:對應太子)的當年。

[8]《梁書》:「梁武帝太清三年(549年)正月壬午,熒惑守心……三月丙子(5月3日),熒惑守心……五月丙辰(6月12日),高祖崩於淨居殿,時年八十六。」 因為不可能同年兩次守心,可見天象官的水準有限,時間也給提前了,懷疑史官為附會「先天象、後人事」的理念而做了改動。

[9]《敕捨道事佛》: 「門下,大經中說道有九十六種,唯佛一道,是於正道,其餘九十五種,皆是外道。朕捨外道,以事如來,若有公卿能入此誓者,各可發菩提心。老子周公孔子等,雖是如來弟子,而為化既邪,止是世間之善,不能革凡成聖。公卿百官,侯王宗室,宜反偽就真,捨邪入正……門下速施行。」

[10]《南史•蕭宏傳》

[11]《隋書•食貨志》

[12]《南史•蕭正德傳》

[13]《梁書•武帝紀》:「二月己卯,白虹貫日。庚辰,魏司徒侯景求以豫、廣、潁、洛、陽、西揚、東荊、北荊、襄、東豫、南兗、西兗、齊等十三州內屬。」

[14]《梁書•武帝紀》:(永安侯蕭確)確排闥入,啟高祖曰:「城已陷矣。」高祖曰:「猶可一戰不?」對曰:「不可。臣向者親格戰,勢不能禁,自縋下城,僅得至此。」高祖歎曰:「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複何恨。」

[15]《南史•卷七•梁本紀中》:疾久口苦,索蜜不得,再曰:「荷,荷!」遂崩。#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