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斥中共打壓異見者 何清漣回應「使館式問題」

人氣: 50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樂予美國馬里蘭州報導)「這位先生剛才問的問題,對我來說,從我踏上美國的土地,凡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這樣的問題。這是『使館式問題』。」在經濟講座之後的提問環節上,何清漣這樣概括道。

6月24日,大華府地區波多馬克文化沙龍邀請社會經濟學者何清漣程曉農分析中國經濟走勢。程曉農簡單地介紹了自己曾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做政策研究,並提到與趙紫陽共同工作的經歷。

在提問環節中,一位聽眾向程曉農提出兩個問題,一是對於近年來中國經濟政策轉為調整內需怎樣看待,二是如何保證過去的個人經歷不會影響到目前研究的獨立性。他說:「我好奇你現在怎麼做這些經濟研究。你原來可能在社科院,跟趙紫陽一起,那是第一手。但我有一個感覺,你不能讓你過去不好的經歷影響你現在進行經濟研究的獨立性。要是老讓一些負面的情緒影響你,你的研究成果、得出的結論,就是不太讓人信服。」

對此,程曉農回應,過去的經歷,並不能簡單概括為正面或負面。參與政策討論的工作經歷給了他很大的幫助,讓他練就了看問題的「穿透力」,這是旁人難以獲得的。中國國內外的學者可獲得的數據來源幾乎是相同的,但從中的取捨、分析的角度和研究的方法不同,得出的結論可能是完全相悖的,這與所謂的「理念」並無關係。

何清漣則補充說,這是「使館式問題」——中國大使館常常派人來問這種問題,雖然這位先生本人可能不屬於這種情況,但這個問題就是該類別的典型代表。

何清漣首先從技術上解答,來到美國以後,研究中國經濟的數據更為豐富。包括中情局的預測、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全球資本流動監測中心等研究機構的數據,對於分析中國的金融和經濟情況都很有幫助。

何清漣表示:「講到立場問題,說老實話,中國政府有一個特別惡劣的習慣,很多中國人也有,就是射殺帶壞消息來的人。……中國政府就是用打壓批評者、迫害批評者的方法來解決問題,但問題是存在的。」她以個人經歷為例——著作《現代化的陷阱》預測了中國數十年來的社會發展情況,但這本書使她的命運斷成兩截,在深圳家中受到長期監視,不得不出走海外。

作為學者,何清漣認為做研究應當對社會負責、秉持學術良知,不應盲目附和政府。何清漣也建議華人朋友保持開放的心胸、傾聽不同意見、開闊視野,身在海外就不要接受中共政權的「領導」,更沒有必要跟隨中共壓制批評意見。她的話贏得了現場觀眾的掌聲。#

附:何清漣答「領館式問題」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7-06-29 3: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