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土上的高僧足跡(11)大唐

【文史】預測精準的天文奇才 僧一行

作者:皇甫容

《高僧觀棋圖》。(公有領域)

    人氣: 35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部大唐才子傳囊括了唐朝大小名士,若說僧一行,無論他的才華學養,還是德行修為都堪為一代奇人,卻無緣榜首。是造化弄人,還是奇人應有奇運?雖然無緣才子傳,不過這個智慧超常、心在方外的僧人卻在青史留下天文般的炫麗色彩,引人遐思。

拒絕奸佞 出家為僧

一行,俗姓張,名遂,他是大唐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張公瑾的孫子。您知道張公瑾是何人嗎?他就是在玄武門之變時,以一人之力死死擋住了玄武門外李建成、李元吉事先安排的二千精兵。真真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由李建成、李元吉引爆的這場蕭牆之禍,最終止於玄武門事件,大唐盛世的燦爛得以在穩定一統的格局下輝煌地展開。

一行禪師畫像,白描。(公有領域)
一行禪師畫像。(公有領域)

他的祖上是赫赫有名的驍勇武將,不過一行無心官場,而是青睞佛門,唯願青燈古卷相伴。對於他,要降伏這方寸之心,比在戰場征伐更為艱難。

少年一行聰慧過人,自幼讀書博覽經史,尤其精通曆法、陰陽、五行學說。武則天稱制,所言所行逆天叛道,大開殺戮,幾乎滅絕唐室子孫。她的侄兒武三思也仗著武后的權勢,縱橫京師飛揚跋扈。武三思沽名釣譽,四處拉攏文士為己所用。他仰慕一行學識,想和他結交。不過一行身為忠臣之後,不屑與其為伍。為躲避武三思的糾纏,就歸隱嵩山出家為僧。

一行曾經四處求訪賢師,以探究天文曆法演變的妙義。一日,他來到天台山國清寺,看到有一處院子長著十多棵松樹,而庭門附近有一處流水。

一行立在門外,聽到一僧人正在布算的聲音,忽然僧人對他的徒兒說:「今日當有一位弟子遠道而來,向我求問算法。已經到門口了,怎能沒有人引導他呢?」

僧人再一算,又說道:「門前的水應當向西流,那個弟子就到了。」一行聽到這番話就進入院中,向僧人稽首懇請算法,這時他豁然看到門前的水正流向西方。(《酉陽雜俎》卷五)

唐睿宗即位後,曾數次聘請一行出山,一行都稱病不出。唐朝皇帝大權在握,但是作為監管天下子民的天子不會以權力去打壓一個僧人,不會剝奪他修佛的自由意願,於是也就隨他去了,不再攪擾。

一行的天文成就

唐玄宗將一行請入集賢院,問他有甚麼本領。一行回答說,除了擅長記憶外,就沒有其他的特長了。於是玄宗叫宦官拿出一本宮女名冊,一行看了一眼,就隨手合上。他掩卷背誦,而且背得很快,完全就像在照著花名冊在念一樣,從頭到尾都背誦下來,竟然沒有漏掉一個。玄宗驚訝世上還有這等異人。(《宋高僧傳》卷五)

西漢落下閎定制太初曆時曾說:八百年後會差一日。屆時必有聖賢出世加以糾正。從西漢到大唐開元年間,正好八百年期滿。一行禪師奉命編撰新曆,推出《大衍曆》,這部曆法分為曆法和歷術兩部份。曆法論述編制的原理,歷術則說明計算日月五星位置、運行、日食月食的方法,其結構系統周密,後世曆法家多按照它的結構來編寫曆法,直到明朝末年吸收西洋曆法後才有所改變。一行的《大衍歷》糾正先朝數術大家的失誤。落下閎果然所言不差。

一行奉命製造新的儀器,用以觀測日、月的位置和運動情況。唐玄宗親自為黃道游儀撰寫銘文,並將新的儀器安置在靈台上用以測量星度。

一行禪師製成黃道游儀,玄宗召見他,並讓他在武成殿向百官介紹它的用途。此儀機巧精妙被認為是神功。(《舊唐書》列傳141)一行通過觀察,發現恆星位置移動的現象。這比英國天文學家哈雷在1718年提出恆星自行的觀點提早了近千年。

此後,唐玄宗又命一行、梁令瓚等人鑄造新的渾天儀,新儀以銅鑄的大圓球表示天球渾圓的氣象,球體上刻著星座、赤道,並在赤道等環上刻有周天度數。球體通過水力推動球體自轉,自轉的速度和實際天空同步,一晝夜旋轉一週。(《舊唐書》志第十五 天文上)

開元十二年(724年),一行倡議在全國二十四個地方測量北極高度和冬夏至日和春秋分日的日影長度,並設計一種叫做復矩圖的儀器,用來測量北極高度。(這種實測子午線的工作在世界上還是第一次。)

預言安史之亂

僧一行上表勸諫唐明皇:「陛下,日後萬萬不可以宗子擔任宰相,也不能用蕃臣擔任武將。」僧一行指的是宗室子李林甫日後會獨攬朝廷大權,安祿山則會在朝庭外發動兵變,東都將被逆賊攻破。但是唐玄宗不明其意。(《廣德神異錄》)

《明皇幸蜀圖》(公有領域)

唐玄宗曾問一行禪師,大唐國祚如何。一行說:「鑾輿有萬里之行。社稷終吉。」玄宗震驚地說不出話來。後因安史之亂,唐玄宗避禍蜀地,御駕行至萬里橋時,玄宗忽然想起一行說的話。果真是萬里之行。唐昭宗曾被封為吉王,一行所說「社稷終於吉」,意思是大唐國運至昭宗時,就完結了。日後果然應驗。

一行臨終就已預言安史之亂,唐玄宗避難蜀地之事。他在袋中裝下一物,令他的弟子獻給唐玄宗。唐玄宗打開一看,是蜀地的當歸。唐玄宗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安史之亂爆發後,唐玄宗避難四川。當他從四川回駕時,方纔明白蜀地當歸的意思。

罷朝三日悼念高僧

開元十七年,在一行圓寂之前,玄宗於夢中來到華嚴寺遊覽,他看到寺中的一間禪室繩床、竹窗氣象蕭條。(繩床,唐時從印度傳入,可以折疊,椅背垂足而坐。)天亮後,唐玄宗聽說一行禪師患病,正在華嚴寺養病。

於是派人去探望禪師。使者回來後,稟報一行的居住情況,所言與玄宗夢境完全契合。玄宗感歎良久,下旨命京城的十位大德高人為一行結壇祈福。一行病情減輕後,隨玄宗御駕前往新豐。不久,一行再次患病。唐玄宗親自探望後,一行沐浴後端坐圓寂。

玄宗獲悉一行圓寂的消息,哀傷不已,罷朝三日。下詔停龕21日為其傷悼。並命人取出府庫五十萬錢在銅人原建塔立碑。玄宗親自御書碑文,賜其謚號大惠禪師。

僧一行留下了斑斕的天文成就,也在青史留下精準的預言傳奇。他身為方外之人,將一身才智展現在滾滾紅塵。超凡的智慧,卓越的成就,並未掩沒他身為僧侶的事實。這也為人們帶來額外的花絮,他對天文的預測不是來自電腦;對後世的預言,也並非來自現代科技手段,但結果卻很準確。

在沒有電腦的時代,人曾經創造出很多的奇蹟。為甚麼?是否和人的信仰有關?這個仁者見仁的問題,想必會在每個人的心裏找到不同的答案。@*#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