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六四屠殺時中共使用了開花彈

人氣: 277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4日訊】1989年6月4日,一場震驚中外的大屠殺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據各方披露的資料,至少上萬人遇難。時任總書記的趙紫陽傳到海外的錄音,披露了當年的一些細節。趙說:「當年要求開槍鎮壓態度最堅決的是李鵬、陳希同,不在位的老人中是王震,鄧小平是最後階段才下決心的。」不管怎樣,正是鄧拍板調用大批野戰軍,對付赤手空拳的民眾,製造了天安門慘案,中共這樣的歷史無論經過多少年,都沒有任何人可以抹去。

中共軍隊使用「開花彈

更令人髮指的是,在鎮壓過程中,中共軍隊居然使用了「開花彈」。 2004年2月,北京軍醫蔣彥永在給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寫的呼籲給1989年民主「正名」的信中提到,他是解放軍三0一醫院的外科醫生,89年「六四」時是普通外科的主任。6月3日晚上,他接到急診室呼叫後趕到時,只見地上和床上躺著臉上和身上到處是血的青年,其中兩人已經死亡,他們「是被中國人民子弟兵用人民給予的武器殘殺了的自己的人民」。

蔣彥永提到,他們醫院共有18間手術室,都被用來展開搶救。從十點多開始到半夜十二點,在這兩個小時中,他們醫院的急診室就接收了89位被子彈打傷的,其中有7人因搶救無效而死亡。

蔣彥永透露,中共軍隊當時開槍射殺民眾使用的子彈乃是「開花彈」。他說,「約在十二點時,送來了一位少校軍官(這是當晚我們救治的唯一的軍人),他的左上臂中部有子彈貫通傷,X片顯示肱骨粉碎性骨折,周圍軟組織中有大量金屬碎片(我意識到這是一種鉛制的開花彈)。這位軍官告訴我們,他當天進城到親戚家造訪,晚上回來到軍事博物館(他的工作單位)門口馬路邊上,被過路的部隊用連發掃射的子彈擊傷。他的右邊是一位老人,左邊是一個小孩。這一老一少,均被子彈擊中,當場死亡。」「送他來的是一位參加過越南戰爭的退伍軍人。他當時就對在場的很多傷員和工作人員講,『這次部隊用機槍、坦克殺害自己的老百姓,更是天理難容。往後部隊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再也不可能還有威信了。』」

所謂「開花彈」是達姆彈(dumdums)的俗稱,是英國製造的一種槍彈。這是一種雖不具備貫穿力但具有極高淺層殺傷力「擴張型」子彈。子彈本身口徑不一,多半由步槍發射,然而所造成的傷口與口徑成倍數相差,並且與口徑成正比。這種子彈也是國際公法禁止使用的。也就是說,這種子彈的殺傷力超過普通的子彈,而無疑肯定有一部分原本應該獲救的學生卻因為這樣的子彈而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中共使用這樣的子彈,該是怎樣的殘忍?!

民間證實中共惡行

2005年,原北京醫院醫務人員張小姐也在海外向媒體證實,當時她看到許多受了重傷的學生,明顯是被「開花彈」擊中。

另據天安門母親的發起者丁子霖女士尋訪到的188名「六四」受難者名單,其中有13人死於開花彈,占7%。他們最大的42歲,最小的只有19歲。他們當中有6人是在天安門的西邊復興門、六部口、木樨地和五棵松遭到槍擊的,1人是在東長安街中彈的,4人是在天安門廣場的正南方前門和正義路中彈的。

另據海外評論人士未普所撰文章,他的一個親戚在6月3日晚在木樨地被兩顆子彈射中,一顆是開花彈。他在奄奄一息之際,被附近的義務救護員發現,並被送進了北京復興醫院,後來因該院人滿為患,被轉到其它醫院,做了幾次大手術,終因被開花彈炸裂了的肝、膽、胃、腎和消化器官無法修復,兩天後眼角掛著淚珠斷了氣。

是誰下的使用「開花彈」的命令?

那麼,究竟是誰下的裝備和使用這種國際禁用的子彈的命令?鄧小平還是其他軍方高級將領?或者是中共軍隊的軍需後勤部門以及中央軍委需要承擔責任?至今沒有答案。但無論是誰下的這樣的命令,都是歷史的罪人,並在未來一定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結語

民國北洋政府時期,曾發生了導致47人遇害的「三一八」慘案。當時的政府在全國的抗議聲中很快倒台,因為「政府一旦向徒手的青年學生與平民百姓開了槍,就踐踏了為政之德的最低底線,也越過了維護社會秩序的法治界限」。

幾十年後,中共不僅「踐踏了為政之德的最低底線」,而且居然使用國際禁用的「開花彈」鎮壓反貪污、爭民主的學生運動,其向世界和中國人昭示了中共從來就沒有把人民當人看,為了維護其專政統治,其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中共仰仗著 龐大的專政機器和欺騙手段,苟延殘喘至今日,但欠下累累血債的它,正無可避免的走向最後的覆亡。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6-04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