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六四屠殺後中共官方媒體人的抗議

人氣: 113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6月04日訊】「六四」鎮壓前,走上北京街頭反腐敗、爭民主的還包括中共官方保有良知的媒體人。前新華社新聞部主任張萬舒2009年在香港出版了有關八九民運的《歷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實錄》一書,該書揭露了「六四」開始至中共軍隊進入北京城的內情,包括軍人筆錄在群眾力阻下,如何調動十萬兵力,甚至不惜換上便裝,以六條路線趕及六月四日前進駐天安門廣場,揭開流血鎮壓的序幕。書中使用的都是第一手採訪資料。

書中還披露,在學運期間,新華社有四百多名編輯、記者曾參加遊行並聲援絕食學生。這樣的情況在人民日報社、央視等中共官媒也同樣出現。中共內部「倒戈」恰恰說明中共是如何的不得人心。那麼,在中共開槍屠殺學生和民眾後,這些媒體人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呢?當年反抗中共的媒體人身在何處?

央視播音員黑衣出鏡

很多人都記得,1989年6月4日19時《新聞聯播》,央視播音員杜憲和薛飛身著黑衣出鏡。他們語速緩慢、沉重的播報了六四事件中共戒嚴部隊開入天安門廣場清場的新聞,杜憲最後以「請大家記住這黑色的日子」作為新聞的結語。那一晚,讓很多人難忘!

杜憲和薛飛為公開抗議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第二天他們就被停止出鏡播音,緊跟中共的李瑞英和羅京取代了他們。杜憲和薛飛的主播生涯就此結束。杜憲被調到了經濟部當編輯,薛飛則被調到專題部《神州風采》節目組做紀錄片。

有文章透露,在杜憲到經濟部報到時,全體同仁離座起立歡迎,鼓掌長達數分鐘,令杜憲熱淚盈眶。而薛飛報到那天,雖然央視高層下了特別指示,但仍受到了「熱情而不過分」的歡迎。公道自在人心。

後來,杜憲離開了央視,做過主持,最後到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藝術學院任副教授。而薛飛也從央視辭職,1992年遠赴匈牙利經商,2001年回國。2014年7月9日,薛飛接受了香港黨媒鳳凰網的專訪,薛飛表示:「學生當時反的是對的,他們的焦點就是反腐敗,如果那個時候把這事杜絕了,哪有現在這麼費勁,還得打大老虎。」「這個東西不是我個人的歷史,是中國的歷史和北京所有老百姓的歷史。你問任何一個北京老百姓都會告訴你這個歷史,這是大家共同的東西。」訪談引發網友共鳴,但很快即被刪除。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譴責中共

6月4日早上6時25分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台播出了這樣一份新聞稿:「這裡是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請記住1989年6月3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

「成千上萬的群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們國際廣播電台的工作人員。」

「士兵駕駛著坦克戰車,用機關槍向無數試圖阻攔戰車的市民和學生掃射。即使在坦克打開通路後,士兵們仍繼續不分青紅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開槍射擊。目擊者說有些裝甲車甚至輾死那些面對反抗的群眾而猶豫不前的步兵。」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部深深地哀悼在這次悲劇中死難的人們,並且向我們所有的聽眾呼籲:和我們一起來譴責這種無恥地踐踏人權及最野蠻的鎮壓人民的行徑。」「鑒於目前北京這種不尋常的形勢,我們沒有其它新聞可以告訴你們。我們懇請聽眾諒解,並感謝你們在這最沉痛的時刻收聽我們的廣播。

事後人們得知,撰寫這份新聞稿的正是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的兒子吳曉鏞,他當時是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部副主任。這份新聞稿濃縮了他6月4日早上在路上所見、心中所想。因為這篇報道解放軍鎮壓情況,讉責政權行徑的新聞稿,吳曉鏞失去了4年人身自由,並連累了吳學謙的仕途。後來吳曉鏞移民美國。

2014年,吳曉鏞曾接受香港商業電台簡短的採訪,他表示對當年的行為並不後悔。他亦表示,在外國講假話的代價大;反觀中國,則是講真話代價大。他說,當時他雖不贊成學生的活動,但更不接受中共軍隊傷害人民,加上有同事喪生,因此決定講真話。

《人民日報》報導中共開槍

《歷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實錄》一書還透露,因為中共官媒記者、編輯對學生的支持,中共喉舌出現了「失控」的局面。當年5月下旬,中共中宣部成立了「中央新聞報道指導小組」,提出七條指導,藉以控制報道方向。七條指導包括「要報道戒嚴的必要性」,及 「一個多月以來攻擊黨的反動言論,要逐漸進行批判」等。新華社原社長穆青聞後坦言,根據上述要求,這種報道非常難寫,而且記者的牴觸情緒很大,也不願寫。

當時《人民日報》採用擦邊球方法發表「戒嚴第一天」。 但至6月3日晚上,張萬舒收到前線記者報告指軍隊開入木樨地,軍隊終於開槍的消息,穆青聞言痛苦的說﹕「今夜,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夜。」另一名副社長郭超人說﹕「歷史將不會忘記這一夜」。

《人民日報》的編採人員對此反抗激烈,當時的副總編輯陸超祺,淮許記者報導6月4日凌晨軍隊入城開槍情況,該報道題為「北京的一夜」,最後陸超祺被撤職。

中青報記者不寫報導

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曾表示,因為中宣部向所有媒體傳達指令,並成立中央新聞指導小組,控制報導方向,當時各個媒體難以執行此指令,因為編輯及記者消極抗議,不願按照新聞小組的報導方向,作非事實的報導。中青報的編輯記者也不寫報道,從五月底直至六四開槍事件發生,整整一個月,全部用新華社代稿,記者不作報導。

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出走美國

 曾先後擔任中共江蘇省委第一書記、江蘇省五屆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許家屯,「六四」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他默許中共駐港機構支持學運。在「六四」慘案發生後,許家屯亦出走美國,後被開除中共黨籍。2016年在美國去世。

結語

 關於中共媒體人的反抗,因資料有限,尚無法一一列出,但肯定不止文中提到的這些。作為中共體制內的媒體人,他們對於中共的腐敗、撒謊成性、凶殘、黑暗應該有更多的了解,而當年他們的選擇也在秉持著良知。無疑,「六四」的槍聲讓他們更加認清了中共的本性。

曾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宣傳處副處長、新華社前副社長的李普在此前接受大紀元的電話採訪時表示,坦克大規模的上街,這是古今中外都沒有的,「六四這樣的事,慈禧太后不敢幹,北洋軍閥不敢幹,日本帝國主義占領北京不敢幹,國民黨的軍隊也不敢幹,惟有共產黨的軍隊這麼幹,這不是恥辱嗎?」而這樣幹了的中共在將自己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同時,也在等待著清算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莆山

評論
2017-06-05 1: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