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兒語錄(六)

作者:曾錚

曾錚的女兒(前排左二)在學校的合唱團表演。(曾錚提供)

人氣: 5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21)
在女兒宣布她自己也是大法弟子幾個月之後,有一天她突然對我說:「媽媽,我想跟你說點事兒。我在國內的時候,當過學校小報的編輯,編輯過反大法的內容。我那時不明白嘛。你說我是不是應該發表一個嚴正聲明聲明那些東西作廢呢?」

雖然以前就知道中共搞全民動員反法輪功,在中小學都搞什麼簽名等等,但聽到自己的女兒居然也被騙參與其中,還是非常震驚。如果她不自己說出來,我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趕快對她說:「你說得對,絕對應該發個聲明。媽媽很高興你把這事兒說了出來。你悟性很好!」

於是,2004年12月1日,剛滿12歲幾天的女兒寫下了如下嚴正聲明。該聲明於2004年12月4日發表於明慧網: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未修煉前受邪惡欺騙,在學校辦過對大法不好的小報。我在此鄭重聲明,以前說過和寫過的對大法不利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會做好師父所說的三件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曾錚的女兒2004年7月從悉尼到美國參加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及其它活動期間攝於紐約曼哈頓。(曾錚提供)
曾錚的女兒2004年7月從悉尼到美國參加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及其它活動期間攝於紐約曼哈頓。(曾錚提供)

(22)
2004年11月,在女兒12歲生日數日之前,大紀元網站發表了震撼雄文《九評共產黨》,詳述共產黨的歷史罪行和邪惡本質,並由此引發了海內外華人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的「三退」大潮。時至今日(2017年6月),三退總人數已超過2億7千萬。

由於《九評共產黨》非常長,而且內容非常沉重嚴肅,完全是成人讀物,我從未指望12歲的女兒會有興趣把它看下來。誰曾想,她不但從頭到尾讀完了,還跟我討論,她是否也應該發個退隊聲明。

我再次被她的悟性所震撼。要知道,那時候三退剛剛開始,好多成年人還沒有悟到應該退出呢。我高興地說:「是,應該發個聲明。你想怎麼說?我來幫你打字。」

於是她給我口述了如下三退聲明:
「我很倒霉,曾經入過那個倒霉的少先隊。但我又很幸運,在加入那個倒霉的共青團之前出了國。我現在嚴正聲明退出少先隊。」

我一邊暗自好笑,一邊幫她打完了字,並發到大紀元的三退網站上。

2004年12月13日,她的聲明出現在三退網站。

我還想說,她這份三退聲明比我的退黨聲明早發了三天。我自己的退黨聲明,是2004年12月16日發表在大紀元網站的,鏈接如下:

曾錚:聲明退黨 做個明明白白的中國人 http://www.epochtimes.com/b5/4/12/16/n749521.htm

曾錚的女兒2004年7月在法輪功集會結束後攝於美國華盛頓國會山莊。(曾錚提供)
曾錚的女兒2004年7月在法輪功集會結束後攝於美國華盛頓國會山莊。(曾錚提供)

(23)
我女兒上學比別的孩子早兩到三年,所以11歲來澳洲前,在中國已經上初二了,相當於澳洲和美國的八年級。我在澳洲申請到難民身分並把女兒接來後,需要先送她去語言學校學英語。對她來說,相當於從「神童級別」一下子降到「從零開始」。

她第一天從語言學校回來後,我問她:「能聽懂老師說什麼嗎?」

「聽不懂。」

「那怎麼辦呢?」我真的有點擔心起來。

結果她說:「管它呢!」

女兒的回答再次讓我吃驚。「管它呢!」11歲孩子的思維跟大人就是不一樣。

語言學校每天放學挺早,對於已經適應了中國的繁重學習任務的女兒來說,可能頗有「解放」之感吧?她學校附近有個公共圖書館,裡面有些中文藏書。她每天一放學就鑽到圖書館去,然後抱一大摞中文書回來看。每次看著她抱中文書回來,我都發愁地想:「她啥時候開始看英文書呢?」

女兒就這麼天天去,圖書館的人都認識她了。那裡面爲數不多的中文書,很快就被她看光了。

然後,我都忘了是啥時候了,有一天我突然看見她真的捧著好厚的一本英文書在看!「哦,這真是謝天謝地!」

看來,對於已經來到西方國家的孩子,家長們其實不用擔心他們的英文。生活在英文的環境,孩子怎麼都能學會並適應。更要緊的反倒是不要讓他們忘了中文呢。說不定在不久的將來,中文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人必學的語言呢。

曾錚與女兒2005年4月攝於澳大利亞悉尼邦代海灘(Bondi Beach)。(曾錚提供)
曾錚與女兒2005年4月攝於澳大利亞悉尼邦代海灘(Bondi Beach)。(曾錚提供)

(24)
女兒在語言學校學完一年英文以後,就該轉入「正常」中學了。這時她12歲,按澳大利亞的規定應該上七年級,所以我也就給她報了七年級,比她在中國的年級「降」了一級。我想她總是到了一個新環境,慢慢來好些,不要給她太大壓力。

上正常學校的第一天,我帶著她坐公交車去只有幾站地遠的學校。澳洲學生坐公交都是免費的。我覺得以女兒的智力水平,這麼近的路,她完全可以自己找回家,所以就跟她說,放學後自己坐公交回家吧。

結果到了下午,我突然接到女兒的電話說她迷路了,不知到了哪裡了。我們後來發現她坐錯車了,跑到離家相反的方向去了,她越坐越覺得不對,下了車就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了。我告訴她別慌張,走到路口去,把路牌上的路名念給我聽,然後我對著地圖找那是哪裡。那個年頭還沒有智能手機,也沒有GPS,開車都是靠地圖的。我讓女兒站在原地別動,等我開車去接她。

結果還沒等我查明白地圖,女兒又來電話了,興奮又無比驕傲地說:「媽媽,你不用來接我了,現在我在警車裡!警察正在送我回家!」

果然,沒過多久,幾名警察就帶著女兒出現在樓梯上。我迎上前去。一名警察問女兒:「這是你媽媽嗎?」女兒說是,警察們就笑嘻嘻地把她交到我手裡,揮揮手走掉了,連門都沒進。

我問女兒:「怎麼回事?」

女兒說:「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有人看見我穿著校服站在路邊,猜想我一定是迷路了,就報了警。警察就來送我回家了。」

對於我和女兒來說,這是一個美麗的「意外」。澳洲民衆的善良,澳洲警察的高效率,讓我們深受感動。在中國,「爲人民服務」只是一句空洞的政治口號,再後來變成一個大笑話。而在澳大利亞,警察真的是在爲人民服務,只不過人家不吭不哈地服務就是了。@#(未完,待續)

曾錚的女兒(前排右一)在學校的合唱團表演。(曾錚提供)
曾錚的女兒(前排右一)在學校的合唱團表演。(曾錚提供)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
2017-06-20 11: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