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安全情報局發出嚴厲警告

澳洲警告:中共通過政治捐款干涉澳內政

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已向澳洲主要政黨發出警告,兩名知名華商的政治捐款可能是中共干涉澳洲政治的一個渠道。圖為澳洲首都坎培拉國會議會大廈。(大紀元圖片)

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已向澳洲主要政黨發出警告,兩名知名華商的政治捐款可能是中共干涉澳洲政治的一個渠道。圖為澳洲首都坎培拉國會議會大廈。(大紀元圖片)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澳大利亞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 Media)和ABC電視台《四角》(Four Corners)專題節目聯合調查組透露,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已向澳洲主要政黨發出警告,兩名知名華商的政治捐款可能是中共干涉澳洲政治的一個渠道。對此,總理特恩布爾已下令要重新修訂澳洲的反間諜和反外國干涉法律。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前總理艾伯特和反對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都曾分別單獨聽取過安全情報局有關澳洲受到中共影響力威脅的報告。各大黨的主要官員們也都曾接到安全情報局有關中共滲透的報告。

金融時報援引特恩布爾週二(6日)的話表示:「中國應當始終尊重其他國家的主權,這裡面當然包括我們自己的主權」,「正如現代中國是以堅持國家主權為基礎建立起來的一樣」。

情報局2015年發祕密簡報後兩黨未重視

據《時代報》報導,2015年,安全情報局局長路易斯(Duncan Lewis)曾向澳洲三大主要政黨的高級行政官員發布祕密簡報,提到兩名華裔商人、億萬富翁、房地產開發商黃向墨 (Huang Xiangmo)和周澤榮(Chau Chak Wing)及其公司向澳洲政黨捐贈大約670萬澳元的事宜。

但澳洲聯盟黨和工黨當時對此警告並未引起重視。此後,兩大黨仍繼續接受他們的政治捐贈,其中聯盟黨收下了897,960澳元、工黨接受20萬澳元。

工黨參議員協助華商入籍

據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 Media)和ABC電視台《四角》(Four Corners)專題節目聯合調查組透露,在去年聯邦大選前的幾個月,新州工黨參議員達斯蒂厄里(Sam Dastyari)曾多次為黃向墨獲得澳洲公民身分出頭,他的辦公室曾四次致電移民部進行干預,他本人也給移民部打過兩次電話了解此事。但黃的入籍申請已被澳洲安全情報局叫停。

2016年9月達斯蒂厄里被曝曾接受了黃向墨所在的玉湖集團捐贈的數千元捐款,用於支付其差旅和法務費用的醜聞,之後達斯蒂厄里不得不辭去職位。

費爾法克斯媒體和ABC電視台的調查指,在去年聯邦大選的前兩週,黃向墨還試圖通過捐贈40萬元,作為向工黨的中國政策施加影響的籌碼。

前貿易部長受聘中國集團年掙88萬

上述調查還指,去年前澳洲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接受嵐橋集團(Landbridge Group)董事長、中國億萬富翁葉成(Ye Cheng)的聘請,擔任嵐橋集團高級兼職經濟顧問。

羅布一年從嵐橋集團獲得88萬澳元的諮詢費。羅布每月7.3萬澳元的諮詢費自去年大選前開始,此前他已宣布辭去墨爾本的戈爾茲坦(Goldstein)選區的議員職務。

葉成與中國的重要貿易政策決策人聯繫密切。去年10月,北領地政府以總值5.06億澳元將達爾文港租賃給嵐橋集團99年,曾引發澳洲軍方高層的擔憂。

安全情報局深憂中共滲入澳洲

澳洲安全情報局對中共正在干預澳洲的政府機構,和利用政治捐贈系統來接近澳洲政黨深表擔憂。

澳洲八名高級情報官員在祕密簡報中表示,中共比其它運用軟實力或祕密行動來施加影響的國家都要活躍得多,規模也更大。

澳洲國立大學(ANU)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梅德卡爾夫(Rory Medcalf)表示:「人們認識到了問題的存在,但情報機構並沒有被授權或擁有財力來管理這些事情。」「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向政界發出警告。澳洲政界需要制定一系列政策,以維護澳洲的主權、制定符合澳洲利益的獨立政策,和限制外國對澳洲決策的影響。」

情報局長表示中共選派有影響力商人捐贈

路易斯於2015年開始向聯盟黨的聯邦主管們和工黨的全國祕書祕密匯報,並特別提到了黃向墨和周澤榮。

消息人士說,在安全情報局2015年的機密簡報中,路易斯沒有提出各黨派在未來應拒絕政治捐贈的問題,但他強調說,中共會選派有影響力的商人,這些政治捐款可能會帶有附加條件。

消息人士已證實,安全情報局認為黃向墨和周澤榮與中共有著深厚、但不透明的關係。

這兩位在中國出生的商人曾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進行過大量的政治捐款,通常是在聯邦或州大選的籌備期間當各黨派急需資金的時候。

例如,周澤榮和黃向墨的公司曾分別向西澳自由黨捐贈20萬澳元,那裡是澳洲外長畢肖普(Julie Bishop)的「大本營」。

2013年大選時,黃向墨向自由黨捐贈70萬澳元,艾伯特因此與他相識。艾伯特在那次大選中成為澳洲總理。

2014年,黃向墨向前貿易部長羅布捐贈10萬澳元,當時正值羅布敲定澳中自由貿易協定之際。

費爾法克斯媒體和《四角》節目聯合調查組透露,上次聯邦大選時,黃向墨承諾向工黨捐款40萬澳元,但在工黨影子國防部長康羅伊(Stephen Conroy)公開抨擊中共將南中國海軍事化後,他威脅要取消捐款。

工黨需要這筆錢來資助競選活動,並敦促黃向墨履行承諾。

在康羅伊攻擊中共南海問題的第二天,工黨參議員達斯蒂厄里在悉尼的一個媒體活動上與黃向墨站在了一邊,他說,南海是北京關注的問題。達斯蒂厄里這一立場與他所在的工黨的立場相悖。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達斯蒂厄里事先知道黃向墨威脅要停止捐款。

一週後,在黃向墨繼續扣著這40萬元捐款之際,工黨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招待了黃向墨。

後來,達斯蒂厄里由於被披露接受黃向墨和另一位中國捐助人的資助,失去了其在影子內閣的位子。黃向墨並未支付40萬元捐款。

黃向墨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ACPPRC)主席。《時代報》報導說,該機構與中共統戰部關係密切。周澤榮也與中共統戰部有密切聯繫。

周澤榮曾在一些場合接待過許多澳洲政界人物,包括前總理何華德和陸克文。

澳洲將審查反間諜法和反外國干涉法

特恩布爾已下令對澳洲的反間諜和反外國干涉法律進行一次嚴格審查。

聯邦律政部長布蘭迪斯(George Brandis)在回答費爾法克斯媒體和ABC電視台《四角》節目聯合調查組的提問時說,外國干涉對澳洲的主權、民眾安全、經濟以及「對我們民主的廉正性」的威脅日益嚴重。布蘭迪斯已承諾在今年年底前,對澳洲的反間諜和反外國干涉的一系列法律進行修訂。#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